当前位置: 首页 > 系统分类 > 文章分类 > 民哲优秀作品 > 天茂:似与不似——“三”的哲学智慧
民哲门派电子月报
2015年民哲大会几件事的公开讨...
年鉴频道
王有容君 2013年鉴:文明统一...
智者先生 2013年鉴:圆融哲学
鲁晨光君 2013年鉴:颠倒色觉...
逍遥子君 2013年鉴:核心思想...
贺君山君 2013年鉴:行进途中...
芳言先生 2013年鉴:思想短语...
何在先生 2013年鉴:我在20...
慈天元君 2013年鉴:以广义函...
天茂先生 2013年鉴:逻辑悖论...
俞明三君 2013年鉴:函学简介
高旷先生 2013年鉴:哲学 科...
王孝明君 2013年鉴:上帝是否...
闻苏先生 2013年鉴:辩证主义...
杨升山君 2013年鉴: 时间的...
古尔思君 2013年鉴:基于汉语...
杨成先生 2013年鉴:全息哲学...
小李扉刀 2013年鉴:空值逻辑
罗若翔君 2013年鉴:事物发生...
求索真相的两种殊途与同归
民间智库
中国道路新境界—— 外国政党政要...
逍遥子:强烈质疑越演越烈的强拆与...
论时间的本质
“福”字中隐藏的中国传统:高大上...
凌绝岭:给民间力量以更多空间
知风:“国考”盛景是晨曦还是暮色...
黄雪涛:《精神卫生法》的贡献和缺...
民哲优秀作品
反负定律
天茂:似与不似——“三”的哲学智...
林再兴:论虚实之存在
俞明三:从数学之函到函学之函
俞明三:函学是什么学问?
逍遥子:《超级大统一论》一
慈天元:函论简述
肖斌:《哲学必须从不可知论中复活...
逻辑学
伤脑筋:零逻辑
逍遥子:《逻辑大厦》
中国人自古不讲逻辑?
伦理学
《伦理学》
桑德尔:钱不该买什么
胥志义:公民没有站起来,国家何能...
哲学语言学
逍遥子:语词词性层次的哲学研究方...
美学
《美学》
熊平:极权主义美学的一片投影
鲁晨光:译码模型:一个对称的色觉...
鲁晨光:颠倒色觉逻辑可能性如何导...
儒学
关于中国未来政治发展的保守主义思...
中国文化中的儒教问题:起源、现状...
关于重建中国儒教的构想
陈明:即用见体再说
道教与道学
张无屮 《阴符经》是《道德经》的...
宫哲兵 当代道家
《道德经》的宇宙观:北极轴心说
钟祥 论庄子的自我价值取向
太素先生 悟道随笔
佛教与佛学
金刚经的40句名言
参禅的先决条件
莲池大师:沙弥律仪要略
慈仁:三十七道品與五戒十善八關齋...
南怀瑾:《释迦佛抬头悟道悟到了什...
基督教天主教
内地基督教发展公益事业的必备条件...
从基督教界、知识界、政界三个视角...
基督教中国化的难点及建议
“大时代”中的神学思考
伊斯兰教
给中国各教信徒的一封信
无神论的破产 真主存在的论断
伊斯兰的核心价值观
伊斯兰伦理道德的基本范畴
信仰是世界上最坚强的力量
自然哲学(自然科学 技术 工程)
自然哲学
信息论
心象论
鲁晨光:从自然科学的角度看快感和...
政治哲学
政治哲学
《官话实说》:县市工作为何总是行...
师刚:“地下”病》中国政治的歇斯...
资中筠:难言改革痛楚
邱成江:实践不是检验理论(真理)...
打造中国哲学社会科学学术话语体系...
从“根本成就”上把握中国特色社会...
逍遥子:国家目的论
刘松萝:官员财产公开已经刻不容缓
笑蜀:基于生活的抗争,才最有力
肖畅:决策民主化必须有实质性探索
逍遥子:论当代中国政治转型当中必...
合理按章纳督用税:用“科学发展观...
赵宗彪:我们距二次文革就一个小时
郑春浩:阻挡和谐发展的主要障碍到...
经济哲学
经济哲学
杜君立:腐败蔓延的腐败经济学
张维迎:改革进程开始逆转
李铁:“计划经济”政策正在借尸还...
任福君 谢小军:警惕实用主义的科...
文化哲学
文化哲学
老湾:[“家奴文化”批判之9]
老湾:[“家奴文化”批判之8]
老湾:[“家奴文化”批判之7]
老湾:[“家奴文化”批判之6]
林建刚:董时进与梁漱溟的分歧
老湾:[“家奴文化”批判之五]:...
老湾:[“家奴文化”批判之四]:...
老湾:[“家奴文化”批判之三]:...
老湾:[“家奴文化”批判之二]:...
老湾:“家奴文化”批判之一:“孔...
军事哲学
军事哲学
沈志华:毛泽东派兵入朝作战的决心
海权论
毛泽东军事思想
战争论
鬼谷子
尉缭子
三十六计
孙膑兵法
吴子兵法
司马兵法
诸葛亮兵法
孙子兵法
易学(风水 相 名 梦)
相学
梦学
《周易预测学》初探
周易研究的作用和意义?
风水常识
《姓名学》概念
气功
闵一得:还源篇阐微(三)
闵一得:还源篇阐微(二)
闵一得:还源篇阐微(一)
傅金铨:顶批试金石
马齐:陆地仙经(清)
大小周天的修炼机理与验证
哲学潜科学
哲学潜科学
哲学评论(书 史 人)
逍遥子评论:“有高远哲学思维的民...
转文》四大名著的内在关联:从青年...
天茂:似与不似——“三”的哲学智慧

 

 

似与不似——“三”的哲学智慧
田 茂
内容再要:《似与不似》根据《老子》“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的启示,从现实角度出发,以辩证思维为基础,结合我国传统文化的“阴阳”观,顺应现代科学发展的大趋势,考察了哲学、文化、宗教、社会、政治、经济等各个方面的现实,从而建立了一个“一、二、三”的认识体系。不仅还顺应了“国学热”的大潮流,而且还与我国政府近年来大力提倡的“建立和谐社会”、“提倡科学发展观”的新理念极为吻合。
关键词:三、似与不似、阶段、状态、综合
 
过去的哲学认为:人们对世界的认识最终都要归到“一元”或“二元”。这两种认识虽然抓住了世界的某些本质,但也都存在着不同程度的缺陷:“一元论”者容易简单片面孤立地看待问题,从而导致只看重于事物的某个方面而忽视其另一方面;“二元论”者虽然看到了事物的两个方面,但往往强调对立而忽略融合,从而容易走向不讲是非、不辨真假的诡辩论和相对主义。
早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我国学术界就有人根据我国特有的传统文化观念,提出了一种以“一分为三”和“三分法”为特征的新的哲学观点——“三论”。近年来,“三论”学说正在越来越多地被更多的人所接受,“三论”队伍正在不断扩大。《似与不似》正是这个队伍中的一名新成员。
既不同于国学大师庞朴老先生《一分为三论》的历史角度,又迥异于资深研究员雷正良先生“三分法”和俞明三先生《三点论》的理论角度,《似与不似》根据《老子》“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的启示,从实实在在的现实角度出发,以辩证思维为基础,结合我国传统文化的“阴阳”观,顺应现代科学发展的大趋势,考察了哲学、文化、宗教、社会、政治、经济等各个方面的现实,从而建立了一个“一、二、三”的认识体系,尤其是其中“三”的概念,提醒人们要特别关注那个表面看来平淡无奇,但认真追究起来,却常常会使人感到神妙莫测、难以捉摸,具有一种忽隐忽现、似有似无、好似幽灵一般特性的第“三”者。这一看法,不仅还顺应了“国学热”的大潮流,而且还与我国政府近年来大力提倡的“建立和谐社会”、“提倡科学发展观”的新理念极为吻合。
本系统在形式逻辑和辩证法的基础上,结合我国传统文化中的阴阳学说,吸取了古今中外历代哲学家的优秀思想,参考了近现代最新的科技成果,从时间和空间的各个方面对客观事物和人类社会进行了严谨的科学分析,试图运用清晰与明确的语言来解读模糊而令人困惑的现实,向人们展示了认识世界的一个新视角和新方法,弥补了过去哲学上只强调“一元”和“二元”,而不注重“三元”的缺憾,大大地充实和扩展了辩证法思想。
《似与不似》根据《老子》“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的启示,不仅在“总论”中完成了一个关于“三”的框架结构和分类,而且还在各章建立了一系列通俗而简明的科学模型,如“圈子”、“绳子”、“链条”等等,并对人们经常使用的“适中”、“平衡”、“自然”、“人为”、“有序”、“无序”……等概念,进行了科学的界定和有一定深度的讨论。通过一些历史考证、文化比较、科学论证、社会发展、宗教信仰、人际交往……等等方面的案例分析,对“三”的意义、属性、特征、特点和应用,都进行了有益的探讨。尤其对数学家、逻辑学家大伤脑筋的“悖论”问题的剖析,另辟蹊径,具有一定的独到见解。
总之,《似与不似》是在用清晰、明确的现代科学语言来解读模糊的现实世界,解读以《老子》和《易经》为代表的玄妙的中国传统文化。其表述通俗易懂,尽量避免专业学术著作的深奥说教,很适合喜欢中国传统文化、对科学探索感兴趣、爱好哲学思考的中等文化程度以上的读者来阅读。
《似与不似》为通俗哲学读物,其读者对象为中等文化程度以上的知识分子。全书向人们提供了一个新的思想交流的平台,不仅使读者能够了解到最新的学术动态,增加他们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兴趣,强化他们的现代科学素养,而且还能开阔他们的眼界,提高他们认识问题、分析问题和处理问题的能力,使每个受益者在激烈竞争的市场经济大潮中,能够更加有效、更加自然地学习、工作和生活,从而使他们的生活变得更加轻松、自由和洒脱。
需要强调的是:这里只提“三”,任何对“三”的修饰(如一分为三、三元、三维、三点)都是对“三”的限定。
《似与不似》涉及到了以下的热点问题:
老子与周易的核心观念
如何用科学的方法来解“道”
太极图的三种类型及标准形式
诡辩的深层原因
悖论产生的根源
有限与无限的数学关系
矛盾双方之间的最佳平衡点
中国文化最核心的理念
东西方文化在结构上的根本差别
一、 从不同的角度来看待“三”
阶段一:事物在其内部还没有形成较为明显的矛盾双方。是事物的初级阶段,其严格意义只在初生的那一瞬间。外部表现特征为“静”。
阶段二:在事物的内部,形成了相互依存、相互吸引、又相互斗争的矛盾双方,是事物的成长、发展阶段。这一阶段基本上贯穿了事物的大部过程,是人们注意的焦点。其外部特征表现为“动”。
阶段三:事物内部矛盾双方达到调和或统一。是事物的成熟、衰老阶段,其严格意义只在事物死亡的那一瞬间。外部特征表现为“静”,与“阶段一”极为相似。它的到来,意味着一个新生事物的“阶段一”将要诞生。
状态一:其内部阳性成分占主导。所以外部呈现出热、明、动、外、刚、显……等阳性特征。
状态二:其内部阴性特征占主导。所以外部呈现出冷、暗、静、内、柔、隐……等阴性特征。
状态三:是区别于“一”、“二”两种状态的第三种状态。它又可细分为“似一似二”、“非一非二”和“似一非一、似二非二”三种类型。
一般说来,三部分的界限是过渡性的,因此都是模糊的。所以任何事物的三种状态均布满了其三个阶段的任意一个瞬间。抽象地看,其图像为波浪式曲线,它的振幅呈正态分布。如图0-1所示:
 
 
 
 
 
 
 
 
 
 

图0-1 “一、二、三”时空综合关系平面分布图

 
 

 

 
 

如果把空间扩展为二维,则更加接近实际,此时的图像为螺旋式曲线。见图0-2:
 
 
 
 
 
 
 
 
 
 
 
 
 
 
 
 
 
 
 

图0-2 “一、二、三”时空综合关系立体分布图

 
 

 

 

二、  “三”的各种具体类型
由于“三”不易被人认识的特殊性,它不仅在过去的理论上往往容易被人所忽视,即使在人们使用它时,也常常没有一个统一的名称。如阴、阳之间的那个“三”,既可以命其为“和”,也可称其为“太极”或“道”,还能将它描述为“阴阳相交”;更有甚者,由于“三”还常常与“一”和“二”处在不同层次,使得人们容易误解它为另一层次中的“一”和“二”。所以,就导致了“三”的观念并不能被当前哲学界所普遍接受和认识的结果。
为了扭转这种不良局面,特将“三”做出如下各种分类,以求得前辈和同道们的认可。
这一大类是“一分为三”、“三点论”、“三分法”等“三论”学说的基础,它主要考虑的是空间因素而基本上与时间无关的一个类别。其中又可细分为中介型、融合型和包容型这三种类型。
中介型:
这种类型的“三”指的是处于“一”和“二”两者之间的某个位置的情况。儒家的中庸之道,所提倡的在说话办事的时候要讲究个“度”,不可走极端,要防止“过犹不及”,应该保持一种较为“适中”的认识和做法的观点,就是这种类型的“三”最为广泛的应用。这也是“三”在所有类型中的一种比较明显和容易被人认识的类型。在此种类型下的“一”、“二”、“三”,基本上是处在同一层次内,“三”和“一”、“二”比起来,只有合适的位置,没有明显的高低之分。这种类型的例子比较多,
融合型:
这种类型的“三”是在 “一”和“二”矛盾双方的融合与混和中产生出来的新一代。显然,这个新一代与其上一代肯定不是处在同一层次上的。在科学上被称之为“边缘学科”或“交叉学科”的就是属于这种情况。
包容型:
有些时候,特别是在理论概念的分类上,我们会发现只有两种类型而找不出第三种类型的情况发生。这时,我们所说的“三”指的则是“一”和“二”矛盾双方的整体和全部以及两者的关系本身。
此种分类主要考虑的是时间因素,即事物在其发展变化过程中所经历的三个阶段。具体可分为原始型、成熟型和节奏型三种类型。
成熟型:
这种类型的“三”比较容易理解,即事物发展的高级阶段,或称为事物发展的成熟期,我们有时也说某人技艺臻于化境,指的就是这种情况。这个阶段相对于前两个阶段来说,非常明显地产生了一个质的突变。
初始型:
在事物发展的最初阶段,还没有一分为二成为矛盾状态之时,可看作是“一”和“二”的特殊包容型,我们称之为初始型。
节奏型;
在文学艺术作品中,有时要找出至少三个相似元素并进行排列,以便营造类似于音乐中的节奏感。如修辞中的排比句,美术、摄影作品中常见某一形象的重复出现,都必须得至少出现三个或三个以上的相似形式,而且其意境层层递进,最后才能形成特有的节奏感。我们称这种类型的“三”为节奏型。
有些“三”的类型,我们不能只从时间或空间单方面来考虑,而是需要从时空两个方面都要同时考虑,才比较合适。这种类别的“三”,我们称之为综合类。其中又可分为插足型、独立型和超越型三种,这三种类型中的“三”是依次从弱到强逐步成长起来的。
插足型:
我们有时会在看似只有“二者必居其一”的情况下,意外地发现了非常隐蔽的第“三”者;或者在当矛盾双方僵持不下,问题得不到解决之时,有第三方插进来,或激化矛盾,或者对矛盾双方进行调和,使得问题很快得以解决。我们称之为插足型。
独立型:
在时空中,矛盾三方处在同一层次,互相牵制和制约,形成三足鼎立之势,造成事物的平衡和稳固,称之为独立型“三”。
超越型:
这种类型的“三”并不是简单的矛盾融合,而是一种站在比“一”和“二”更高层次上的超越与俯瞰,对“一”和“二”具有统率和定夺的作用。
三、  “三”的整体特性
对于上述各种类型的“三”,一般来说,大致存在如下的几种共有特性:
完备性:
当事物只处于两种状态时,往往呈现的是对立和斗争,是属于一种不完备情况,只有当第三种状态参与进来之时,问题才能明朗化,才有可能最终得到解决,此时事物才算完备。虽然“一”也具有完备性,但和“三”比较起来,这个完备是模糊的,不明确的。
简洁性:
虽然四、五、六……可以愈来愈详细,愈来愈完备,但是,同样也会愈来愈繁琐;惟有“三”,既照顾到矛盾双方,又考虑到了两者的关系,所以这是一个集完备和简洁于一身的最佳分类。
成熟性:
“三”所对应的状态是一个动态变化的,它往往诞生于“一”和“二”相互碰撞的的成熟阶段,在随后的变化中,第“三”种状态会逐渐发展壮大起来,最后可能超越前两种状态。因此,它具有成熟的特性。同样,“似一似二”、“非一非二”和“似一非一、似二非二”的特性决定了“三”具有一种似是而非、使人看不真切的模糊和隐蔽的特性。本书将力求用清晰明确的科学语言解释之。
历史考证表明,当人类还处在“结绳记事”的蒙昧时期,对数的认识就是以“三”为大。也就是说,当时人们对数的分辨最高只能达到“三”,大于三以上的数就认为是“很多”,无法分辨个数,必须得利用“结绳”(在绳子上打结)或者“刻画”(用刀子在树、岩石或陶器等器物上面刻下简单的笔画)的方法才能对数和量进行统计(“记事”)和简单计算。因此,“三”是当时人们对数和量认识上的一个极限。
虽然,后来的发展,早已突破了这个极限,但是“三”给人类留下的印象异常突出,以至于现代人类在进行与数有关的实践中,往往把“三”看作一个很完备的数,看作是一个比“一”和“二”更加完备、更加不易超越的数。“三人为众”,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我们再从汉字结构上看,“一”、“二”、“三”这三个字是依次用最简单的三个横画来表示的,而在随后的数字“四、五、六、七、八、九、十、百、千、万……”的写法上却使用了不同于“一、二、三”的复杂结构。这说明我们的祖先在造字的时候,一方面是延续了“刻画”的习惯,而更重要的则是已经认识到“一、二、三”与其它数之间在意义上和使用上已经有了根本的不同,因此,就自然而然地在字型上以明显的结构差别来把它们区别开来。
这就充分地说明古人在蒙昧向文明过渡的时代,就已经有意无意地认识到“一、二、三”这三个数对其它的数具有统率作用,并且已经模糊的地感觉到“三生万物”这样一个极为深刻的道理了。
这里有个统计:《辞海》(1980年版)中以“三”字打头的词汇多达512条,大大超过了以“一”和“二”打头的词(分别为247条、183条),事实上,“三”也是《辞海》中收集词汇最多的字之一。
五、 是与不是似与不似
我们过去对知识的传授特别强调的是“是与不是”,今后,随着科学的发展,社会的进步和人们认识的深化,我们会发现需要越来越多地认识和使用“似与不似”类型的知识结构和思维方式。
“是与不是”是清晰的,而“似与不似”则是浑沌的;
“是与不是”是可数的,而“似与不似”则是不可数的;
“是与不是”是间断的,而“似与不似”则是连续的;
“是与不是”是有限的,而“似与不似”则是无限的;
“是与不是”是理性的,而“似与不似”则是感性的;
“是与不是”是能够彻底分解的,而“似与不似”则是不能彻底分解的;
“是与不是”是容易表述的,而“似与不似”则是很难表述的;
“是与不是”是可以按部就班地学习的,而对“似与不似”的认识则是需要一定的悟性的。
总的来说,“似与不似”是现实的,是模糊的,是可以认识但又不能最终彻底认识的。我们应该明白的是,虽然对于我们有限的生命来说,无限的世界并不可能被完全彻底地搞清楚,但是,随着认识的深入,我们总是可以无限接近那个极限的。
第一章  圈内与圈外
我们每个人都处在许多大大小小的、有着逐步递进层次的圈子之中。在适当的时候,只有跳出圈外,在更广阔的空间去看待圈子中的一切,才能算是走出了“阶段二”,突变到“阶段三”,占据了对圈子认识上的更高层次。
第二章  绳子与链条
绳子的结构是线状的,链条的结构是环状的;绳子系统是一致的,链条系统是完备的。形式逻辑只能适用于绳子结构,而辩证逻辑可适用于链条结构。小逻辑系统的结构是绳子式的,大逻辑系统的结构却是链条式的。“上帝”系统是绳子式的,“道”系统是链条式的。
第三章  两头与中间
当我们面对一个陌生事物的时候,一开始对它的看法总是一会儿偏左,一会儿偏右,只有随着认识的逐步深入,才能最终接近一个比较“适中”的态度。通过一个并不太复杂的数学计算,我们得到这个“适中”点的范围在[1/3,1/2)∪(1/2, 2/3]之内,其精确位置是黄金分割点0.618……。
第四章  失重与平衡
一般来说,比较极端的做法常常要引出极端的结果;较为适中的态度和做法,其结果也比较和缓。
第五章  人为与自然
人的行为由于“趋利”的缘故,所以本质上是破坏平衡;而大自然是不存在“私心”的,所以在本质上是维护平衡。所以我们在处理问题的时候,应该遵循“自然问题自然处理,人为问题人为解决”的原则,来分别对待。
第六章  说得清与说不清
愈接近于基本问题,愈接近于世界的终极问题,说不清的成分就愈大。因此,“道”和“绝对理念”都是软的,都是可以追其来源的;而“上帝”和“公理化系统”这样的硬本原只能存在于某些人的头脑之中。
第七章  有限与无限(悖论问题剖析)
悖论的实质就是“三”。
表面上看,悖论产生是由于破坏了“时间静止、空间有限、因素单一”的形式逻辑条件,但从根本上来说,悖论出现的根源在于,它涉及到了“无限”。
使数学真正渡过“第三次危机”的唯一办法就是:把整个数学分为大小两类系统。
第八章  东方与西方
中、西文化最根本的不同就是链条与绳子的差别。
西方文化追求极端的特性,使得西方人的观念只能在“神”和“人”这两个极端之间跳来跳去,或者被神压制,或者个性解放;
而东方文化比较和缓的特性,则决定了东方人的观念在“神”与“人”之间必然要找出一个中间类型——“公”或“官”。
第九章  官方与民间
因此说,单纯的科学手段并不能解决全部问题,科学还得“非科学”来配合。对知识的获得,对真理的检验,综合起来应该是存在着三条路径:实践,推理和体悟。
第十章  运动与静止
动对于生命的意义是“强壮”,静对于生命的意义则是“长寿”。
我国传统的太极拳以及气功瑜珈之类的柔和运动必将逐步进入大多数人的生活之中,因为这是人类向更高级生命进化的必要途径之一。
第十一章  有序与无序
熵增加原理与耗散结构理论分别对应于老子说的“天之道”和“人之道”。有序与无序通过混沌构成一个完整的“一、二、三”链条。
通过《周易》六十四卦新方图的建立,发现了十六个特殊卦在今本卦序上的位置具有一定的规律性。
又通过对太极图历史的考察,设想了一个太极图生成的动画,并对太极图的类型进行了归类,建立了标准太极曲线的数学方程。
第十二章  先进与落后
人类社会并不总是所有的方面都在进步。科学上的进步是无疑的,但在哲学、文学、宗教、艺术等方面的历史最高点并不都在当代。
人的功能分为正常功能、超常功能和特异功能,特异功能其实是一种低级功能。
目前人类正逐步向中年迈进,共产主义社会一定会在人类进入老年的时候实现,但并非人们想象中的那么美好。
五行学说可以解释许多不解之谜,“外气”研究也不可停止,许多看似落后的东西里面很可能隐藏着非常先进的因素。
任何完善的理论中也都存在着自相矛盾。
(完)
 
说明:本文是由中国社会出版社于2009年7月出版的《似与不似——“三”的哲学智慧》一书的简化浓缩版。
作者信息:田茂,男,1955年生人,高级讲师
工作单位:山西省晋中市榆次区教师进修校
住宅电话:0354-3032022
电子信箱:sydntxgzz@126.com
 

用户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用户名: 匿名用户
E-mail:
评价等级:
评论内容:
验证码: captcha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站务处理  |   帮助中心 
电话: 0579-85451476 E-mail: tyllxy8@163.com
哲学圣坛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02320号
义乌网络公司东阳网络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