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系统分类 > 文章分类 > 经济哲学 > 经济哲学
民哲门派电子月报
2015年民哲大会几件事的公开讨...
年鉴频道
王有容君 2013年鉴:文明统一...
智者先生 2013年鉴:圆融哲学
鲁晨光君 2013年鉴:颠倒色觉...
逍遥子君 2013年鉴:核心思想...
贺君山君 2013年鉴:行进途中...
芳言先生 2013年鉴:思想短语...
何在先生 2013年鉴:我在20...
慈天元君 2013年鉴:以广义函...
天茂先生 2013年鉴:逻辑悖论...
俞明三君 2013年鉴:函学简介
高旷先生 2013年鉴:哲学 科...
王孝明君 2013年鉴:上帝是否...
闻苏先生 2013年鉴:辩证主义...
杨升山君 2013年鉴: 时间的...
古尔思君 2013年鉴:基于汉语...
杨成先生 2013年鉴:全息哲学...
小李扉刀 2013年鉴:空值逻辑
罗若翔君 2013年鉴:事物发生...
求索真相的两种殊途与同归
民间智库
中国道路新境界—— 外国政党政要...
逍遥子:强烈质疑越演越烈的强拆与...
论时间的本质
“福”字中隐藏的中国传统:高大上...
凌绝岭:给民间力量以更多空间
知风:“国考”盛景是晨曦还是暮色...
黄雪涛:《精神卫生法》的贡献和缺...
民哲优秀作品
反负定律
天茂:似与不似——“三”的哲学智...
林再兴:论虚实之存在
俞明三:从数学之函到函学之函
俞明三:函学是什么学问?
逍遥子:《超级大统一论》一
慈天元:函论简述
肖斌:《哲学必须从不可知论中复活...
逻辑学
伤脑筋:零逻辑
逍遥子:《逻辑大厦》
中国人自古不讲逻辑?
伦理学
《伦理学》
桑德尔:钱不该买什么
胥志义:公民没有站起来,国家何能...
哲学语言学
逍遥子:语词词性层次的哲学研究方...
美学
《美学》
熊平:极权主义美学的一片投影
鲁晨光:译码模型:一个对称的色觉...
鲁晨光:颠倒色觉逻辑可能性如何导...
儒学
关于中国未来政治发展的保守主义思...
中国文化中的儒教问题:起源、现状...
关于重建中国儒教的构想
陈明:即用见体再说
道教与道学
张无屮 《阴符经》是《道德经》的...
宫哲兵 当代道家
《道德经》的宇宙观:北极轴心说
钟祥 论庄子的自我价值取向
太素先生 悟道随笔
佛教与佛学
金刚经的40句名言
参禅的先决条件
莲池大师:沙弥律仪要略
慈仁:三十七道品與五戒十善八關齋...
南怀瑾:《释迦佛抬头悟道悟到了什...
基督教天主教
内地基督教发展公益事业的必备条件...
从基督教界、知识界、政界三个视角...
基督教中国化的难点及建议
“大时代”中的神学思考
伊斯兰教
给中国各教信徒的一封信
无神论的破产 真主存在的论断
伊斯兰的核心价值观
伊斯兰伦理道德的基本范畴
信仰是世界上最坚强的力量
自然哲学(自然科学 技术 工程)
自然哲学
信息论
心象论
鲁晨光:从自然科学的角度看快感和...
政治哲学
政治哲学
《官话实说》:县市工作为何总是行...
师刚:“地下”病》中国政治的歇斯...
资中筠:难言改革痛楚
邱成江:实践不是检验理论(真理)...
打造中国哲学社会科学学术话语体系...
从“根本成就”上把握中国特色社会...
逍遥子:国家目的论
刘松萝:官员财产公开已经刻不容缓
笑蜀:基于生活的抗争,才最有力
肖畅:决策民主化必须有实质性探索
逍遥子:论当代中国政治转型当中必...
合理按章纳督用税:用“科学发展观...
赵宗彪:我们距二次文革就一个小时
郑春浩:阻挡和谐发展的主要障碍到...
经济哲学
经济哲学
杜君立:腐败蔓延的腐败经济学
张维迎:改革进程开始逆转
李铁:“计划经济”政策正在借尸还...
任福君 谢小军:警惕实用主义的科...
文化哲学
文化哲学
老湾:[“家奴文化”批判之9]
老湾:[“家奴文化”批判之8]
老湾:[“家奴文化”批判之7]
老湾:[“家奴文化”批判之6]
林建刚:董时进与梁漱溟的分歧
老湾:[“家奴文化”批判之五]:...
老湾:[“家奴文化”批判之四]:...
老湾:[“家奴文化”批判之三]:...
老湾:[“家奴文化”批判之二]:...
老湾:“家奴文化”批判之一:“孔...
军事哲学
军事哲学
沈志华:毛泽东派兵入朝作战的决心
海权论
毛泽东军事思想
战争论
鬼谷子
尉缭子
三十六计
孙膑兵法
吴子兵法
司马兵法
诸葛亮兵法
孙子兵法
易学(风水 相 名 梦)
相学
梦学
《周易预测学》初探
周易研究的作用和意义?
风水常识
《姓名学》概念
气功
闵一得:还源篇阐微(三)
闵一得:还源篇阐微(二)
闵一得:还源篇阐微(一)
傅金铨:顶批试金石
马齐:陆地仙经(清)
大小周天的修炼机理与验证
哲学潜科学
哲学潜科学
哲学评论(书 史 人)
逍遥子评论:“有高远哲学思维的民...
转文》四大名著的内在关联:从青年...
经济哲学

 

 

 

经济哲学
一、基本说明。
国内关于所谓经济哲学的讨论。所谓经济哲学,是对经济生活和经济学进行哲学反思的一门学科。旨在通过经济学和哲学的联盟,发挥两门学科的优势,对人类社会面临的重大社会存在和发展问题进行整体性的综合研究。经济哲学的兴起是经济学和哲学相互融合和范式变革的产物。马克思是将哲学与经济学相结合的典范,他从哲学与经济学的结合走向历史的深处。对于经济哲学的学科性质,仍有不同认识:有的学者主张经济哲学的研究对象是社会经济系统;有的学者认为其研究对象是经济理论的发展规律、经济学的前提和基本概念;有的学者认为政治经济学就是经济哲学。
二、民间及国外思想状况。
  “经济学从本质上说,就是一种哲学,是人们认识经济现象或解释经济活动的一种认识论方法论。”这段话,可以认为是对经济哲学较浅显的说明。事实上,经济哲学不是新兴学科,也不是哲学与经济学的交叉学科。经济哲学是经济学的基石,是经济学的根源,是经济学的应有之意。
  一切自然科学社会科学皆分化自哲学,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当“概念是严格的,明确的和普遍被接受的等等,只要得出结论的推理方法在人们(至少大多数与此有关的人)中间得到一致赞同,才有可能建立一门形式的或经验的科学”。然而与自然科学不同的是,社会科学虽获得了独立,却仍必须紧紧扎根于哲学的基础之上。因为,在一切社会科学中,我们在关注那些具体的专业对象之外,都会有意或无意地存在一种目的性的欲求,“意识到支配我们的一切行为的正确性”,这是一种见解而非知识。例如,在研究消费者行为选择这一专业问题时,经济学家们都有意或无意地暗藏着对改善人自身的生存状况这一目的的欲求。仅对于消费者行为而言我们拥有诸多的研究方法--经验的或形式的;而对于改善人自身之生存状况,经济学家们却迷糊了,不知道该做什么--就在这时,许多经济学家开始选择逃避的办法。正是在这里,经济学寻到了其属于"更大的整体的一部分,即哲学的一部分。也正是在这里,我们知道了经济哲学就是经济学最本质的部分,是经济学在构建起自身的科学大厦时的基石。
  因此要理解经济哲学,我们必须理解哲学。这也是为何前文中称那些对经济哲学的定义乃教科书式的原因:即未理解哲学,也未理解经济学。什么是哲学?“哲学”:φιλοσ?φια,这是古希腊人对哲学一词的写法,词根为σοφ??,意为“智慧的人、贤者”。然而,似乎还是赫拉克利特的残篇第三十五中那句话更容易让我们理解哲学的涵义:爱智慧的人应当熟悉很多事物。这句话可以对应于数千年后维特根斯坦的那句话:上帝准许哲学家洞悉置于每个人眼前的事物。是的,我们可以停止学究式的考古了,我们已经找到了答案。哲学就是“寻求普遍性的知识,寻求关于整体的知识”。
  在我们如此理解了哲学之后,我们便可以找到经济哲学的概念,其来源于经济学中怎样都无法甩脱的哲学式的思索;来源于将扎根在经济学理论深处的见解转化为知识的尝试;来源于那些无法用数学公式统计图表来解决的对经济事务性质的理解。在此,我们可以很轻易地由列奥·斯特劳斯对于“政治哲学这一概念的阐释中获得对于经济哲学的定义。经济哲学就是要试图真正了解经济事务的性质以及正确的或完善的经济制度这两方面的知识。
  可是,当我们提出经济哲学的定义之后,我们发现这远未达到我们的目标。无论从什么方面来看,当代的经济学已经远远悖离了经济哲学,以致于仅仅提出--更确切地说,应当是重申--经济哲学的概念在大多数经济学家看来是一种属于18世纪的迂腐:对于任何实际的经济问题都于事无补。
  因此,我们还需要强迫我们的经济学家们去考虑一些他们总是在回避,或者说总是在推脱--超出自身的专业领域之外--的问题。这些问题,在莱昂内尔·罗宾斯自信地写下经济学“是把人类行为当作目的与具有各种不同用途的稀缺手段之间的一种关系来研究的科学”之后,尤其在他将经济学的研究局限在于回答“人们达到其目标的过程如何受制于手段的稀缺”之后,已经成为经济学家可以名正言顺地不去理会的问题了。换句话说,经济学家将自身围进了实证主义的牢笼。但是“社会科学所涉及的是精神事件的参与,而以神入的方式"理解"这些事件当然是一种不同于想要或能够解答精密自然科学的公式的任务”。当经济学家在自信地写下Max U=f(X),s.t. 时,是否真正地以及正确地意识到了这公式背后的种种假设了呢?是否意识到这些假设不仅仅是对于客观事物,还包括种种人的生活以及人自身的假设呢?是否意识到当这些假设面对人类自身时其必然牵涉到对人类所处的整体性环境的理解呢?当经济学家们意识到并认真思索、探寻这些问题时,便进入了经济哲学的思考;也只有当经济学家进行这样的思考时,经济学才真正回到了其本真:关于人的社会科学,数学公式才会消除那僵化硬冷的外表。连罗宾斯自己都不得不承认:经济学家若仅仅是经济学家,在自己的研究领域碰巧不是天才……,便是个可怜虫。
  在这里我们真正地进入了争论的中心:经济学家是否应该去理会这样的思考呢?在当代的经济学理念中,回答显然应当是否定的。去进行这样的思考,去了解一切经济事务的性质,去认识正确的或完善的经济制度,显然有悖于自马克斯·韦伯之后建立起来的社会科学研究方法:任何社会科学研究的基本任务都在于对实在进行经验的因果分析,揭示事件固有的和可能的联系。是的,如同政治哲学、法哲学乃至历史哲学一样--当然,经济哲学更迅速、也更彻底些--经济哲学衰败了,并且较之于其他社会科学来说更为严重些,其似乎已经从人们的头脑中被抹去了。以致于今天的人们突然发现了一门“新兴学科”:经济哲学。因此,在被唯科学主义与实证的唯理性主义笼罩下的今天看来:经济哲学既非科学,亦非历史。更确切地说,仍是那种观念:经济哲学属于前现代时期思想家头脑中不成熟--不科学、不理性--而在如今看来则是迂腐的概念,没有存在的理由。
  由此可见,重申经济哲学的定义确实不能说明什么问题。问题不在于定义本身,问题在于这样一个概念是否必要。换句话说,经济学是否需要对在经济现象的因果逻辑分析之外的思考,是否有必要获得这些关于经济事务的性质以及完善的经济制度的知识。在此时我们必须而且应当表明我们的立场:这是完全有必要的。我们在此并非意欲让每个经济学家都成为哲学家如果这样来理解便是曲解了我们的意图,这样的想法是荒唐且可笑的。但是我们明确反对这样的观点:……认识所意欲的东西本身的意义。……按照一般专门化的劳动分工,这个任务至少部分地落在专业经济学科的范围以外:这是社会哲学的任务。因为韦伯自身也认识到:我们无法通过对经验材料的"无前提的"研究揭明什么东西对我们有意义。相反,确定某物的意义是它成为研究对象的前提。 --
  是的,经济研究的对象是活生生的人的行为,是纷繁芜杂的社会现实,在我们未获得对于这些经验现象的一种理解之前,我们怎么能够对其进行逻辑的和实证的分析呢?无视现实而盲目地崇尚于科学与理性的力量,其结果必然是令人恐惧的,社会科学道德价值的沦丧在二十世纪已经并且在这个世纪仍在造成可怕的灾难。然而,当我们面对眼前的经济现象时,我们便不可避免地进入了价值判断。你有选择的权利,却没有不选择的权利--萨特这句名言是对“价值无涉原则在社会科学领域泛滥的今天最有力的批评。社会科学研究中遵奉所谓绝对的价值中立是一种道德败坏,"观察社会或人类现象而不是提出价值判断的习惯,对任何偏爱的事物都具有腐蚀的作用。
(以上由本网站站长编辑而成)
2012/5/29
下一篇: 任福君 谢小军:警惕实用主义的科学观
上一篇: Empty!

用户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用户名: 匿名用户
E-mail:
评价等级:
评论内容:
验证码: captcha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站务处理  |   帮助中心 
电话: 0579-85451476 E-mail: tyllxy8@163.com
哲学圣坛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02320号
义乌网络公司东阳网络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