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系统分类 > 文章分类 > 伊斯兰教 > 伊斯兰的核心价值观
民哲门派电子月报
2015年民哲大会几件事的公开讨...
年鉴频道
王有容君 2013年鉴:文明统一...
智者先生 2013年鉴:圆融哲学
鲁晨光君 2013年鉴:颠倒色觉...
逍遥子君 2013年鉴:核心思想...
贺君山君 2013年鉴:行进途中...
芳言先生 2013年鉴:思想短语...
何在先生 2013年鉴:我在20...
慈天元君 2013年鉴:以广义函...
天茂先生 2013年鉴:逻辑悖论...
俞明三君 2013年鉴:函学简介
高旷先生 2013年鉴:哲学 科...
王孝明君 2013年鉴:上帝是否...
闻苏先生 2013年鉴:辩证主义...
杨升山君 2013年鉴: 时间的...
古尔思君 2013年鉴:基于汉语...
杨成先生 2013年鉴:全息哲学...
小李扉刀 2013年鉴:空值逻辑
罗若翔君 2013年鉴:事物发生...
求索真相的两种殊途与同归
民间智库
中国道路新境界—— 外国政党政要...
逍遥子:强烈质疑越演越烈的强拆与...
论时间的本质
“福”字中隐藏的中国传统:高大上...
凌绝岭:给民间力量以更多空间
知风:“国考”盛景是晨曦还是暮色...
黄雪涛:《精神卫生法》的贡献和缺...
民哲优秀作品
反负定律
天茂:似与不似——“三”的哲学智...
林再兴:论虚实之存在
俞明三:从数学之函到函学之函
俞明三:函学是什么学问?
逍遥子:《超级大统一论》一
慈天元:函论简述
肖斌:《哲学必须从不可知论中复活...
逻辑学
伤脑筋:零逻辑
逍遥子:《逻辑大厦》
中国人自古不讲逻辑?
伦理学
《伦理学》
桑德尔:钱不该买什么
胥志义:公民没有站起来,国家何能...
哲学语言学
逍遥子:语词词性层次的哲学研究方...
美学
《美学》
熊平:极权主义美学的一片投影
鲁晨光:译码模型:一个对称的色觉...
鲁晨光:颠倒色觉逻辑可能性如何导...
儒学
关于中国未来政治发展的保守主义思...
中国文化中的儒教问题:起源、现状...
关于重建中国儒教的构想
陈明:即用见体再说
道教与道学
张无屮 《阴符经》是《道德经》的...
宫哲兵 当代道家
《道德经》的宇宙观:北极轴心说
钟祥 论庄子的自我价值取向
太素先生 悟道随笔
佛教与佛学
金刚经的40句名言
参禅的先决条件
莲池大师:沙弥律仪要略
慈仁:三十七道品與五戒十善八關齋...
南怀瑾:《释迦佛抬头悟道悟到了什...
基督教天主教
内地基督教发展公益事业的必备条件...
从基督教界、知识界、政界三个视角...
基督教中国化的难点及建议
“大时代”中的神学思考
伊斯兰教
给中国各教信徒的一封信
无神论的破产 真主存在的论断
伊斯兰的核心价值观
伊斯兰伦理道德的基本范畴
信仰是世界上最坚强的力量
自然哲学(自然科学 技术 工程)
自然哲学
信息论
心象论
鲁晨光:从自然科学的角度看快感和...
政治哲学
政治哲学
《官话实说》:县市工作为何总是行...
师刚:“地下”病》中国政治的歇斯...
资中筠:难言改革痛楚
邱成江:实践不是检验理论(真理)...
打造中国哲学社会科学学术话语体系...
从“根本成就”上把握中国特色社会...
逍遥子:国家目的论
刘松萝:官员财产公开已经刻不容缓
笑蜀:基于生活的抗争,才最有力
肖畅:决策民主化必须有实质性探索
逍遥子:论当代中国政治转型当中必...
合理按章纳督用税:用“科学发展观...
赵宗彪:我们距二次文革就一个小时
郑春浩:阻挡和谐发展的主要障碍到...
经济哲学
经济哲学
杜君立:腐败蔓延的腐败经济学
张维迎:改革进程开始逆转
李铁:“计划经济”政策正在借尸还...
任福君 谢小军:警惕实用主义的科...
文化哲学
文化哲学
老湾:[“家奴文化”批判之9]
老湾:[“家奴文化”批判之8]
老湾:[“家奴文化”批判之7]
老湾:[“家奴文化”批判之6]
林建刚:董时进与梁漱溟的分歧
老湾:[“家奴文化”批判之五]:...
老湾:[“家奴文化”批判之四]:...
老湾:[“家奴文化”批判之三]:...
老湾:[“家奴文化”批判之二]:...
老湾:“家奴文化”批判之一:“孔...
军事哲学
军事哲学
沈志华:毛泽东派兵入朝作战的决心
海权论
毛泽东军事思想
战争论
鬼谷子
尉缭子
三十六计
孙膑兵法
吴子兵法
司马兵法
诸葛亮兵法
孙子兵法
易学(风水 相 名 梦)
相学
梦学
《周易预测学》初探
周易研究的作用和意义?
风水常识
《姓名学》概念
气功
闵一得:还源篇阐微(三)
闵一得:还源篇阐微(二)
闵一得:还源篇阐微(一)
傅金铨:顶批试金石
马齐:陆地仙经(清)
大小周天的修炼机理与验证
哲学潜科学
哲学潜科学
哲学评论(书 史 人)
逍遥子评论:“有高远哲学思维的民...
转文》四大名著的内在关联:从青年...
伊斯兰的核心价值观

 

丁士仁[1]

(兰州大学伊斯兰文化研究所,甘肃兰州 730000)

【摘要】:

伊斯兰曾经是人类文明的一大动力,为人类的进步和社会的发展做出过巨大的贡献。而主导这一文明方向的,是它的价值体系中的核心价值观。伊斯兰的核心价值观,是信仰伊斯兰的各民族人民共同奋斗的目标和普遍遵守的原则,是《古兰经》和圣训定制的评价标准和追求目标。纵观伊斯兰的价值体系,其中始终贯穿着一个主体精神,即它的核心价值观,那就是“敬主爱人”,它构成了穆斯林处世为人的基本立场和态度。这一概念包含了两方面的内容:对真主的“敬”和对人类的“爱”。它曾是人类文明的动力,而且若得到奉行,仍然是社会发展的源泉。

 

【关键词】:伊斯兰  核心价值观  敬主爱人  敬畏


 

宗教信仰是人的一种本能要求。[2] 自古以来,人类出于本能,不断探索幽玄世界,求知事物的本质和真相,最后在宗教中满足了心灵的追求。宗教不仅为人揭示了现实世界的本质和幽玄世界的奥秘,而且还蕴藏着无数令人神往的境界。在漫长的人类历史中,宗教的价值体系始终是吸引人的灵魂的东西,也是社会进步的动力和人类生存的基础。它使一代又一代的群体义无反顾地坚持某种信仰,以及信仰赋予他们的观念。伊斯兰作为一个世界性的宗教,其价值体系在千百年来深受世人的赞誉,也吸引了诸民族人民的心灵,被亿万人信奉和遵守。

伊斯兰的价值体系非常庞大,而且相当精细,涉及人类思想和行为的方方面面。事无巨细,伊斯兰对之制定了相应的选择标准和判断原则。在这博大的价值体系中,处于主导地位和支配作用的理念,是其核心价值观。伊斯兰的核心价值观,是信仰伊斯兰的各民族人民共同奋斗的目标和普遍遵守的原则。它是《古兰经》和圣训定制的评价标准和追求目标,支撑着伊斯兰庞大的价值体系。纵观伊斯兰的价值体系,其中始终贯穿着一个主体精神,那就是“敬主爱人”,它就是伊斯兰的核心价值观。

   “敬主爱人”包含了两方面的内容:对真主的“敬”和对人类的“爱”。 这两个概念构成了穆斯林处世为人的基本立场和态度,它像两条巨大的经纬线,网络着每一个穆斯林。在伊斯兰看来,作为一个信徒,与真主的主仆关系,使得他须臾离不开真主的呵护和养育,与同类的手足关系,使他片刻离不开他人的协作和帮助。处在这两种关系之间,正确处理与真主、与同类的关系,是每一个穆斯林的基本素养,而“敬主爱人”是这一素质的最高表现。

 

 

一、敬主

 

按伊斯兰的观点,人作为真主的被造物,其生命来自真主,并蒙受真主无限的恩惠才得以延续,而且籍真主的引导,生活才有了目的,行动有了方向。人的生存离不开真主,时刻受真主的保护和养育,因此,人对真主自发的感情必然是“敬”。“敬主”是指对真主的敬畏、崇敬和虔诚,伊斯兰用“泰格瓦”一词概括了这一精神的全部内涵。“泰格瓦”(敬畏)一词及其派生词在《古兰经》中前后出现了240次之多,用以说明信士的人格属性和行为规范。《古兰经》频频提及“敬畏”,足以说明它对信仰的支撑作用了。首先,“敬畏”是列圣对其民众的基本要求,据《古兰经》揭示,历史上每位先知,在受命为圣后,对其民众的第一个要求就是“拜主”和“敬畏”。《古兰经》记述了自真主派遣给人类的第一位使者努哈及其之后几位大圣对其宗族的告诫[3],其中把“敬畏”列为主要事项。例如:“(努哈圣人)说:‘我的宗族啊!你们应当崇拜真主,除他之外,绝无应受你们崇拜的。难道你们不敬畏吗?”[4]。继他之后,所有的圣人都告诫自己的民众要敬畏真主,《古兰经》还记载了呼德圣人、萨利哈圣人、鲁特圣人、舒埃卜圣人和伊利亚斯圣人教导他们的民众要敬畏真主的言辞[5]。由此可知,列圣的教义和教导中,“敬畏”是基本的内容,也是他们教义的重要组成部分。同样,伊斯兰也将“敬畏真主”置于教义的核心地位,《古兰经》说:“众人啊!你们当敬畏你们的养主,他从一个人创造了你们”[6];又说 “你们当敬畏真主,要知道真主与敬畏者同在”。[7] 伊斯兰还把“敬畏真主”作为衡量一个真信士的标准,“你们当敬畏真主,若你们是信士”。[8]

另外,伊斯兰为其信徒制定了各种功修,也倡导一切善行,其目的不为别的,只为培养信士的敬畏心。《古兰经》明确揭示了通过功修和礼仪所要达到的效果,说:“它们(牺牲物)的肉和血,都不能达到真主,但你们的虔诚(敬畏)能达到他”。[9] 即朝觐时宰的牲,真主不需要它的肉和血,他要的只是人的一颗敬畏的心。《古兰经》说:“众人啊!你们当崇拜你们的养主,他创造了你们和你们以前的人,以便你们敬畏”;[10] 又说:“信士们啊!斋戒已成为你们的定制,犹如它曾为前人的定制一样,以便你们敬畏”。[11]

《古兰经》如此强调“敬畏”,历代的圣人也宣扬“敬畏”,到底何为“敬畏”呢?本文将《古兰经》中阿拉伯语“泰格瓦”一词译为“敬畏”。根据词源学意义,“泰格瓦”表示“防备”、“警惕”、“虔诚” 、“畏惧”之意。[12] 即谨防真主的惩罚,防止陷入罪恶,有敬畏之意,而且外在表现出一种虔诚。所以,“泰格瓦”一词常翻译为“敬畏”,也翻译为“虔诚”。然而,“敬畏”( “泰格瓦”)的内涵远不止这些,根据《古兰经》的精神,从以下几个方面去理解这一概念,方能把握其本质意义:

 

1.  无限的崇敬

真主是万能的造物主,他创造了森罗万象的宇宙,包括其中的天体、繁星和生命,以及宇宙间秩序的完美和自然界的协调。人稍加参悟,便会感觉真主的伟大和睿智,情不自禁地会对他产生崇敬的心理。《古兰经》说:“昼夜的轮流,以及真主在天地间所造的森罗万象,在敬畏的民众看来,此中确有许多迹象”。[13] 参悟宇宙的浩瀚和万物的奥秘,足以让人无限地敬重真主。

 

2.  无限的爱戴

真主养育众世界,呵护着大地上的万物和生灵。他为了生命的延续,造就了生命所需的所有条件,为了人类的幸福,他预备了供人享用的一切佳美之物。善于思维的人,会因感恩载德而产生无限的敬仰和爱戴。[14] 《古兰经》说:“信道的人们,对于敬爱真主,尤为恳挚”[15]。先知穆罕默德说:“你们不能成为正信士,直到真主和我成为你们的至爱”[16]。爱戴是对真主无限崇敬的结果,也是亲身体会各种恩典后的自然感情流露。

 

3.  崇拜真主

真主是唯一的创造者和唯一的养育者,只有他才有资格享受人类的顶礼膜拜,舍他而崇拜他物,便是对真主权利的亵渎,是对真主的不敬。历代的先知的使命都是宣扬“认主独一、信主独一和拜主独一”的信条。《古兰经》中真主对先知穆罕默德说:“在你之前,我所派遣的使者,都奉到我的启示:你们应当崇拜我,除我之外绝无应受崇拜的”[17] ;还说:“你们崇拜真主,不要以物配主”[18]。伊斯兰将崇拜他物看做对真主所行的最大不义,“确实,以物配主是巨大的不义”[19]。真正认识了真主的伟大和他的洪恩的人,自然不会崇拜他以外的人。

 

4.顺从主命

凡真主命令的,当勤于践行,凡真主禁止的,该极力回避[20],这就是对真主的敬畏。真主的命令和禁戒包含在伊斯兰的法律法规中,严格遵守真主的法度,维护教法的尊严,视合法为合法并践行之,视非法为非法并远离之,便是敬畏的具体表现。《古兰经》说:“谁尊敬真主的标识(与真主有关的事项,包括法规),那是心中的敬畏”[21]。伊斯兰著名的先贤哈桑·巴索勒(642~728)说:“(敬畏者就是那些人)他们远离了真主禁止他们的事项,完成了真主规定他们的事物”。[22] 即在顺从主命中体现对真主的“敬”。

 

5. 谨慎畏惧

真主不仅是仁慈宽厚的主,也是严厉惩恶的主。真主创造了天堂,为善人和信主者预备的居所;他造了火狱专门惩治恶人和不信者。真主的仁慈体现在对善人的厚报上,他的严厉表现在对恶人的严惩上,对造福世界的善人善事善念,真主报以天堂的各种恩典,对祸国殃民的恶人恶事恶意,他要处以严厉的惩罚。真主是明察秋毫的,一尘之重的善或恶都逃不脱真主的监查,若隐若现的善念和邪念都瞒不住他的监视。因此,敬畏便是畏惧真主的惩罚而向善,畏惧自己行为的苦果而行好。《古兰经》说:“你们当防备火狱,那是用人和石头做燃料的”[23];又说:“你们当畏惧在你们之前的(罪恶),和在你们之后的(罪恶),以便你们蒙主怜悯”[24]。著名经注学家伊本·凯西尔在解释“敬畏”一词时,就用了“畏惧”[25]。

 

二、爱人

 

人类是真主的被造物,而且是一切被造物中最高贵的种类。真主创造他,具有特殊的意图,并且赋予一定的义务。真主所精心创造的东西,从本质上讲是高贵的。他与真主有如此紧密的关系,敬主爱主必然要推及到爱他的创造物,也就是把爱真主之情延伸到他的被造物身上。《古兰经》说:“你当以善待人,就象真主善待你一样”[26]。先知说:“真主在末日会说:‘阿丹之子啊!我曾害病,你没有探视,’他(阿丹子孙中一人)说:‘我如何探视你,主啊!你是众世界的主?’他(主)说:‘你不知道吗,我的一位仆人生病,你没有探视?你如果探视他,会发觉我就在他跟前’; ‘阿丹之子啊!我曾向你讨食,你没有招待我,’他(阿丹子孙中一人)说:‘我如何招待你,主啊!你是众世界的主?’他(主)说:‘你不知道吗,我的一位仆人向你讨食,你没有招待?你如果招待他,会发觉我就在他跟前’;‘阿丹之子啊!我曾向你讨水喝害病,你没有给水探视,’他(阿丹子孙中一人)说:‘我如何让你饮水,主啊!你是众世界的主?’他(主)说:‘你不知道吗,我的一位仆人向你讨水,你没有给水?你如果让他饮水,会发觉我就在他跟前’。[27] 真主时刻关怀着他的每一个仆人,关心他们的冷暖。因此,为了真主,人类应该互爱。先知穆罕默德还说:“真主把仁慈分成一百份,将其中的一份降在了大地上,而其中一部分就是人与人之间的互爱”。[28] 根据伊斯兰的观点,“互爱”应该是人与人之间应有的立场,是阿丹的子孙之间本该的感情。

伊斯兰将“爱人”的内容划归到几个层面:爱父母、爱兄妹、爱妻室、爱弱者、爱人类。即从爱身边最亲的人开始,由近及远地将全人类纳入了爱的对象。

 

(1)、爱父母

伊斯兰命人孝敬父母,将十月怀胎之苦和精心养育之劳作为人应回报的最大恩情。《古兰经》说:“我命人孝敬父母,他母亲辛辛苦苦地怀他,他的断乳是在两年之中。(我说)你应当感谢我和你的父母”[29]。伊斯兰详尽地规定了爱父母的内容,并把“爱父母”同一个人的最终归宿联系起来,穆圣说:“谁虐待自己的父母或其中的一位,谁将来要进火狱”[30]。“爱父母”体现在时时用温和的语言和行动感谢他们,时时为他们的幸福和健康祈祷,用温顺的言词跟他们交流。《古兰经》说:“你们应当只崇拜他(真主),应当孝敬父母。如果他们中的一个人或两个人在你的堂上达到老迈,那么,你不要对他俩说‘呸!’ 不要呵斥他俩,你应当对他俩说有礼貌的话,你应当必恭必敬地服侍他俩,你应当说‘我的主啊!求你怜悯他俩,就象我年幼时他俩养育我那样’”( 《古兰经》,17:23-24)。伊斯兰把爱父母看作仅次于拜主的功修,赋予了它极高的地位,要求人们把孝敬父母当作人道中的首要义务,甚至为了赡养双亲可以不参加捍卫宗教的出征。[31]。

 

(2)、爱兄妹

一母所生的弟兄姊妹,具有血缘关系,由于父母的纽带,天生就有相亲相爱的自然感情。伊斯兰很珍视这种人性的诉求,因而给同胞兄妹赋予优先的权利,让人首先爱自己血缘上最亲近的人,而后由近及远推及他人。先知穆罕默德说:“你当爱你的母亲、父亲,弟兄姐妹,然后最亲近的人,然后再最亲近的人”[32] 。尽管伊斯兰把所有穆斯林视为弟兄,但血缘关系也不忽视,在遗产分配中,有时会给亲弟兄姊妹留有一定的份额,而不是笼统的穆斯林弟兄。

 

(3)、爱妻室

对一个人来说,除了父母恩重如山外,最亲的莫过妻子儿女了,他们彼此间有血肉相连的关系。伊斯兰命令其信徒善待妻子,爱护子女。《古兰经》说:“他(真主)从你们的同类中为你们创造配偶,以便你们依赖她们,并且使你们相互爱悦,相互怜恤”[33]。先知穆罕默德说:“你们中最优秀的人,是最能善待妻小的人”[34],。伊斯兰将善待家人跟信仰挂钩,不爱家小不是简单的道德问题或做人问题,而是直接关系到了信仰。先知穆罕默德说:“不疼爱子女,不尊敬长辈的人不是我的教民”[35] 。

 

(4)、爱弱者

伊斯兰给弱者给予了极大的同情,《古兰经》无数次提到了救助和善待弱者。弱者指孤儿寡女、老弱病残,也包括家境贫寒、逢凶遇难、遭受不幸的人。《古兰经》说道:“你们当崇拜真主,不要以物配他,当孝敬父母,当优待亲戚,当怜恤孤儿,当救济贫民”[36];先知穆罕默德说:“为孤寡人和穷难人奔波的人,犹如为主道出征的人,也像白天斋戒,晚上礼拜的人”[37] 。这些穷难之人,伊斯兰将他们看做“弱者”,视为施与“爱”的对象,用各种方法爱他们,包括用“天课”接济。《古兰经》说:“(你们)将所爱的财物施济亲戚、孤儿、贫民、旅客、乞丐。”[38]

 

(5)、爱人类

全人类是阿丹的子孙,在真主面前人人平等,从人性上,大家都是人。《古兰经》说:“众人啊!我确已从一男一女创造你们,我使你们成为许多民族和宗族,以便你们相互认识。”[39] 真主创造了信主者,也造了不信者,由于他们都是真主的创造,因而具有同等的地位。因此,伊斯兰号召人们相互敬爱、相互尊重。穆圣说:“全人类是真主的家属,真主最喜爱的人,是善待真主的家属者”[40];又说:“你们没有正信,直到对人仁慈”,他们(圣门弟子)说:“真主的使者呀,我们都是仁爱者!”他说:“仁爱不是一个人对他的同伴表示偏爱,而是普遍的爱”[41]。

实际上,爱真主的被造物,就是对对真主的敬爱,穆圣说:“为寻求真主的喜悦而爱他人者,已尊重了崇高威严的真主”[42]。对人类的爱,表现在保护每个人的尊严,不管他具有什么样的信仰。每个人都是真主创造的一个生命,是神圣的。据布哈里记载,有一次,一群犹太人出殡,当死者被抬过先知穆罕默面前时,他主动地为死者起立,这时,有人对他说,死人是犹太人,先知说:“难道他不是一个生命吗?”。[43]

“敬主”与“爱人”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涉及两个截然不同的对象,但二者具有密切的联系。“敬主”是种子,“爱人”是果实;“敬主”是灵魂,“爱人”是形式,二者相辅相成。没有“敬主”的心理基础,就没有“爱人”的行为表现。同样,不真心“爱人”者,实际没有诚心“敬主”。这种联系建立在人与真主的密切关系上,每一个个体生命都是真主的精心杰作,真主不会不爱自己的创作,不会不爱惜他自己的作品,尽管他的被造物时常由于无知而不信奉他、不顺从他。真主所爱惜的,人类一定要替他爱惜。真主施爱于众生,他造佳美的万物供他们享用,让他们丰衣足食。《古兰经》说:“他从天空降下雨水,而借雨水生出许多果实,做你们的给养”;[44]又说:“大地的动物,没有一个不是由真主负担其给养的”。[45] 真主就这样保护和养育着人类和众生,受真主保护的,理应受到人类的爱护。因此,爱人就是爱主、敬主,如常言所说“爱屋及乌”。

 

三、“敬主爱人”的表现形式

内在的观念必然要转化成外在的行为和态度,否则,这一价值观将是一句空洞的口号。作为伊斯兰的核心价值观,“敬主爱人”的精神不仅贯穿在伊斯兰的价值体系和一切评判标准当中,而且也体现在这一价值观的载体——信士的身上。“敬主爱人”的价值观念一旦扎根在人的内心深处,会对人的心灵和举止带来一定的改变,会让人从内心和外表有所表现。内在的表现形式首先是虔诚,对真主的“敬”必然通过崇拜、忠实、顺从和畏惧来完成,这些素质表现在人的身上就是对主的虔诚。其次,“敬主爱人”的精神在人心中能够产生“自律”的功效,因为敬畏真主和惧怕他的威严会使人自觉遵守真主的一切法度。胸中跳动着一颗“敬畏心”,会让人时时感到真主的明察,从而处处谨防真主的禁戒,执行真主的命令。

“敬主爱人”的精神使人超越民族、地域、语言和信仰的局限,用全人类的视野看待问题。因为真主是全人类的主,他既是信奉者的主,也是不信者的主,无论信与不信,真主都养育着他们。由于人与真主的亲密关系,使得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变得密切和亲近。因此,“敬主爱人”的核心价值观会引起下列外在表现:

 

1.对人尊重

每个人都是真主创造的,正因为是真主的创造而个个都有相等的尊严。《古兰经》说:“我给阿丹的后裔给予了尊严”[46]。有尊严的人,个个都是平等的,从人性而言人人都是相同的,这是真主给他们的权利。先知穆罕默德在“辞朝”演说中明确吩咐:“众人啊!你们的养主是一个,你们的祖先是一个,你们全部属于阿丹,阿丹来自泥土;阿拉伯人并不比非阿拉伯人高贵,白人也不比黑人高贵,唯凭内心的敬畏”。 [47] 因此,属于人的尊严,是应当受到保护的,人与人之间应相互尊重。

 

2.待人宽厚

每个人有宣扬真理的义务,但没有赐予正道的权力;有导人为善的义务,却没有评判是非的权力。谁能走上正道,是真主的权力,谁能进入天堂,是凭真主的意愿。[48]人只有履行自己义务的本分,没有迫使他人就范的权力。人应该为自己没有尽到责任而遗憾,不应为他人没有听从忠告而怨恨。人走怎样的路,是真主的意愿,他人无法改变。因此,人应该尊重真主的权力和意愿,履行自己的职责,宽厚地对待跟自己思想不同的人。《古兰经》说:“你要原谅,要劝导,要避开愚人”。[49]

 

3. 跟人和睦

伊斯兰倡导和平,把处理人际关系看做信仰的一部分。先知穆罕默德说:“信士,就是让众人对其生命和财产放心的人”,[50]不管他是否顺从真主。另外,伊斯兰把处理好邻里关系当做考核个人信仰程度的一个指标。先知穆罕默德说:“让邻居不得安宁的人,不是真正的信士”。[51] 即作为一个真正的信士,须得保证邻居的安宁与舒心。即便非穆斯林邻居,也应享受穆斯林邻居的善待。[52]

 

 

4.待人谦虚

“敬主”使人懂得自己的位置和身份,清楚自己的渺小及真主的伟大,从而变得谦虚,使人始终不忘自己的本分,知道自己的能力范围和权力限度,不向真主的能力发起挑战,不争夺真主的权利。先知穆罕默德说:“威严是他(真主)的外衣,骄傲是他的斗篷,(真主说:)谁来争夺,我将惩罚谁”[53]。在真主的能力面前,人显得极其渺小,在大灾大难面前显得格外脆弱和无能,敬主的人必然懂的谦虚。

 

5. 与人方便

人类都依靠真主的给养生存,靠相互的协助发展。每个人日常生活中离不开同类的协作,因此,相互之间给以方便是至关重要的。《古兰经》说:“信教的人们啊!若有人在座席中对你们说‘请退让一点吧!’你们就应当退让些,真主将使你们宽裕。若有人对你们说:‘你们起来吧!’你们就应当起来。”[54]先知穆罕默德说:“你们要给人容易,不要强人以难;要给人安宁,不要让人疏远”。[55] 即使非穆斯林也要给予帮助,提供各方面的方便。《古兰经》说:“多神教徒当中如果有人求你保护,你应当保护他,直到他听到真主的言语,然后,把他送到安全的地方。”[56] 向非穆斯林提供方便,不单纯是让他了解伊斯兰,还要有实质性的帮助,让他摆脱困境。

 

结束语

“敬主爱人”是伊斯兰的核心价值观,它的魅力在历史上吸引了无数的民族,也为人类的进步和社会的文明做出过巨大的贡献。伊斯兰是一个社会化的宗教,与现实生活联系紧密,它的各种观念不可避免地会体现在信众的社会活动中,深刻挖掘伊斯兰的优秀成分,对改变穆斯林的思想观念和行为举止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伊斯兰曾经是人类文明的一大动力,若将其核心价值观再次得到奉行,在今天的社会它仍然会发挥它的动力作用。因为这一精神能使人变得虔诚自律,使社会变得和谐稳定,人人之间相亲相爱。总之, 通过“敬主爱人”的核心价值观,伊斯兰要使其信徒变得思想崇高和举止文明,成为社会发展的有生力量,让穆斯林变成高素质的文明群体。


 

注释:

[1] 丁士仁(1966—),男,回族,甘肃省临潭县人,博士,兰州大学伊斯兰文化研究所所长,主要从事伊斯兰教和阿拉伯哲学的教学与研究。

[2] 现代宗教学创始人,著名德国宗教学家M. 缪勒说,宗教信仰是人的一种天赋,就像人有感官和理性一样,信仰也是天生的,它是人的一种本能。

[3] 阿丹圣人是人类的第一个先知(奈宾),但不是使者(热苏里),而第一个使者是努哈圣人。

[4] 《古兰经》,23:23.

[5] “他们的弟兄呼德曾对他们说:‘你们怎么不敬畏呢?’”(《古兰经》,26:124);“他们的弟兄撒立哈曾对他们说:‘你们怎么不敬畏呢?’”(《古兰经》,26:142);“他们的弟兄鲁特曾对他们说:‘你们怎么不敬畏呢?’”(《古兰经》,26:161);“他们的弟兄舒埃卜对他们说:‘你们怎么不敬畏呢?’”(《古兰经》,26:177);“他们的弟兄伊利亚斯对他们说:‘你们怎么不敬畏呢?’”(《古兰经》,39:124)。

[6] 《古兰经》4:1.

[7] 《古兰经》2:194.

[8] 《古兰经》4:57.

[9] 《古兰经》22:37.

[10] 《古兰经》2:21.

[11] 《古兰经》2 :183。

[12] 《阿拉伯语汉语词典》,商务印书馆,1979年,第1484页。

[13] 《古兰经》 10:6。

[14]  真主是无似像、无定所、不现形的主,无物可以指代他,对他的爱戴表现在几个方面:其一,爱护真主的创造物,泛爱众生。其二,做真主在大地上的代治者,替真主治理世界,改善人类的生存环境;其三,跟从先知的引导,《古兰经》告诉先知穆罕默德:“你说:‘如果你们喜爱真主,就当顺从我,真主喜爱你们’”。《古兰经》3:31

[15] 《古兰经》2:165

[16] 《布哈里圣训集》

[17] 《古兰经》21:25

[18] 《古兰经》4:36

[19] 《古兰经》31:13

[20] 见伊本·凯西尔注,《伊本·凯西尔经注》,思想院,贝鲁特,1984年,第1册,第227页。

[21] 《古兰经》22:32

[22] 见伊本·凯西尔注,《伊本·凯西尔经注》,思想院,贝鲁特,1984年,第1册,第40页。

[23] 《古兰经》2:24

[24]  《古兰经》36:45

[25] 见伊本·凯西尔注,《伊本·凯西尔经注》,思想院,贝鲁特,1984年,第3册,第341页。

[26]  《古兰经》28:77

[27] 《穆斯林圣训集﹒道德篇》

[28] 《布哈里圣训集》

[29]《古兰经》31:14

[30] 《穆斯林圣训集》

[31]  有人问穆圣:“我要出征吗?” 他说:“你有父母吗?”他说:“有!” 穆圣说:“就为他俩奋斗吧!”见《布哈里圣训集》

[32] 《布哈里圣训集》

[33]  《古兰经》30:21

[34] 《伊本·哈巴尼圣训集》

[35] 《替尔米宰圣训集》

[36] 《古兰经》4:36

[37] 《布哈里圣训集》

[38] 《古兰经》2:177

[39] 《古兰经》49:13

[40] 百海盖,《百海盖圣训集》

[41] 妥伯拉尼,《妥伯拉尼圣训集》

[42]《艾合麦德圣训集》

[43]  优素夫·格尔达威,《伊斯兰了解入门》(阿拉伯文版),瑞萨莱出版社,贝鲁特,2001年,第1版,277-278。

[44]  《古兰经》2:22

[45]  《古兰经》11:6

[46] 《古兰经》17:70

[47]  优素夫·格尔达威,《伊斯兰了解入门》(阿拉伯文版),瑞萨莱出版社,贝鲁特,2001年,第1版,277-278。

[48] 《古兰经》说:“你必定不能使你所喜爱的人遵循正道,真主却能使他所意欲的人遵循正道。”《古兰经》28:56

[49] 《古兰经》7:199

[50] 《布哈里圣训集》、《穆斯林圣训集》

[51] 《布哈里圣训集·礼节篇》,圣训院,开罗,2000年,第4册149页。

[52] 先知说:“非穆斯林的邻居应该享受邻居的情谊”   百海盖,《信仰分支》,知识书院,贝鲁特,1990年,第6册254页。

[53] 《穆斯林圣训集﹒道德篇》

[54] 《古兰经》58:11

[55] 《布哈里圣训集》、《穆斯林圣训集》

[56] 《古兰经》9:6

(文章来源于:伊斯兰之光(norislam.com)资讯。)

用户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用户名: 匿名用户
E-mail:
评价等级:
评论内容:
验证码: captcha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站务处理  |   帮助中心 
电话: 0579-85451476 E-mail: tyllxy8@163.com
哲学圣坛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02320号
义乌网络公司东阳网络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