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系统分类 > 文章分类 > 道教与道学 > 《道德经》的宇宙观:北极轴心说
民哲门派电子月报
2015年民哲大会几件事的公开讨...
年鉴频道
王有容君 2013年鉴:文明统一...
智者先生 2013年鉴:圆融哲学
鲁晨光君 2013年鉴:颠倒色觉...
逍遥子君 2013年鉴:核心思想...
贺君山君 2013年鉴:行进途中...
芳言先生 2013年鉴:思想短语...
何在先生 2013年鉴:我在20...
慈天元君 2013年鉴:以广义函...
天茂先生 2013年鉴:逻辑悖论...
俞明三君 2013年鉴:函学简介
高旷先生 2013年鉴:哲学 科...
王孝明君 2013年鉴:上帝是否...
闻苏先生 2013年鉴:辩证主义...
杨升山君 2013年鉴: 时间的...
古尔思君 2013年鉴:基于汉语...
杨成先生 2013年鉴:全息哲学...
小李扉刀 2013年鉴:空值逻辑
罗若翔君 2013年鉴:事物发生...
求索真相的两种殊途与同归
民间智库
中国道路新境界—— 外国政党政要...
逍遥子:强烈质疑越演越烈的强拆与...
论时间的本质
“福”字中隐藏的中国传统:高大上...
凌绝岭:给民间力量以更多空间
知风:“国考”盛景是晨曦还是暮色...
黄雪涛:《精神卫生法》的贡献和缺...
民哲优秀作品
反负定律
天茂:似与不似——“三”的哲学智...
林再兴:论虚实之存在
俞明三:从数学之函到函学之函
俞明三:函学是什么学问?
逍遥子:《超级大统一论》一
慈天元:函论简述
肖斌:《哲学必须从不可知论中复活...
逻辑学
伤脑筋:零逻辑
逍遥子:《逻辑大厦》
中国人自古不讲逻辑?
伦理学
《伦理学》
桑德尔:钱不该买什么
胥志义:公民没有站起来,国家何能...
哲学语言学
逍遥子:语词词性层次的哲学研究方...
美学
《美学》
熊平:极权主义美学的一片投影
鲁晨光:译码模型:一个对称的色觉...
鲁晨光:颠倒色觉逻辑可能性如何导...
儒学
关于中国未来政治发展的保守主义思...
中国文化中的儒教问题:起源、现状...
关于重建中国儒教的构想
陈明:即用见体再说
道教与道学
张无屮 《阴符经》是《道德经》的...
宫哲兵 当代道家
《道德经》的宇宙观:北极轴心说
钟祥 论庄子的自我价值取向
太素先生 悟道随笔
佛教与佛学
金刚经的40句名言
参禅的先决条件
莲池大师:沙弥律仪要略
慈仁:三十七道品與五戒十善八關齋...
南怀瑾:《释迦佛抬头悟道悟到了什...
基督教天主教
内地基督教发展公益事业的必备条件...
从基督教界、知识界、政界三个视角...
基督教中国化的难点及建议
“大时代”中的神学思考
伊斯兰教
给中国各教信徒的一封信
无神论的破产 真主存在的论断
伊斯兰的核心价值观
伊斯兰伦理道德的基本范畴
信仰是世界上最坚强的力量
自然哲学(自然科学 技术 工程)
自然哲学
信息论
心象论
鲁晨光:从自然科学的角度看快感和...
政治哲学
政治哲学
《官话实说》:县市工作为何总是行...
师刚:“地下”病》中国政治的歇斯...
资中筠:难言改革痛楚
邱成江:实践不是检验理论(真理)...
打造中国哲学社会科学学术话语体系...
从“根本成就”上把握中国特色社会...
逍遥子:国家目的论
刘松萝:官员财产公开已经刻不容缓
笑蜀:基于生活的抗争,才最有力
肖畅:决策民主化必须有实质性探索
逍遥子:论当代中国政治转型当中必...
合理按章纳督用税:用“科学发展观...
赵宗彪:我们距二次文革就一个小时
郑春浩:阻挡和谐发展的主要障碍到...
经济哲学
经济哲学
杜君立:腐败蔓延的腐败经济学
张维迎:改革进程开始逆转
李铁:“计划经济”政策正在借尸还...
任福君 谢小军:警惕实用主义的科...
文化哲学
文化哲学
老湾:[“家奴文化”批判之9]
老湾:[“家奴文化”批判之8]
老湾:[“家奴文化”批判之7]
老湾:[“家奴文化”批判之6]
林建刚:董时进与梁漱溟的分歧
老湾:[“家奴文化”批判之五]:...
老湾:[“家奴文化”批判之四]:...
老湾:[“家奴文化”批判之三]:...
老湾:[“家奴文化”批判之二]:...
老湾:“家奴文化”批判之一:“孔...
军事哲学
军事哲学
沈志华:毛泽东派兵入朝作战的决心
海权论
毛泽东军事思想
战争论
鬼谷子
尉缭子
三十六计
孙膑兵法
吴子兵法
司马兵法
诸葛亮兵法
孙子兵法
易学(风水 相 名 梦)
相学
梦学
《周易预测学》初探
周易研究的作用和意义?
风水常识
《姓名学》概念
气功
闵一得:还源篇阐微(三)
闵一得:还源篇阐微(二)
闵一得:还源篇阐微(一)
傅金铨:顶批试金石
马齐:陆地仙经(清)
大小周天的修炼机理与验证
哲学潜科学
哲学潜科学
哲学评论(书 史 人)
逍遥子评论:“有高远哲学思维的民...
转文》四大名著的内在关联:从青年...
《道德经》的宇宙观:北极轴心说

《道德经》的宇宙观:北极轴心说

            风行九天  中华九鼎

  主 题 词:道德经  宇宙观  帝  太一  北极星  轴心说
  内容摘要:宇宙观,尤其是自然科学,是影响一个思想体系及社会制度的重要因素。离开了表征自然规律的宇宙观背景,人类就会因误入错误观念的陷阱,而使人类社会遭受不应有的灾难和伤害。《道德经》是建立在中华古文明的宇宙观——北极轴心说之上的,一个和谐的自然哲学理论体系;它在21世纪必然会放射出无与伦比的光芒,照耀人类文明发展的道路!

  梯利、伍德在《西方哲学史•序论》中声称:“每一种思想体系或多或少地有赖于其所由兴起的文明、以前各种思想体系的性质、及其创始者的个性;它反过来对当代和后代的思想和制度发生很大的影响。所以哲学史必须力求把每一种宇宙观放在它适当的背景中,把它看作是一个有机整体的一部分,把它同它过去、现在和将来的文化的、政治的、道德的、社会的和宗教的因素联系起来。”
  但是,我们在“西方哲学史”希腊哲学中看到的却是,不管是对元素论、原子论、物活论;还是对于心灵论。“智者对所有这些理论都抱否定态度,断定解决宇宙问题的尝试是徒劳无益的。其理由是,在这个领域里不可能取得确实的知识。”⑴
  于是,苏格拉底“以对话的形式引申出真理的艺术”⑵、柏拉图的“理念论”遂成为西方哲学的中流砥柱,而“宇宙观”则被交给了一个全知全能的神——上帝去掌握。因此,也就出现了近现代科学上牛顿的皈依之举和霍金、温伯格面对“大爆炸之前”问题追问的精神“颤抖”。
  同样,在冯达文、郭齐勇主编的《新编中国哲学史》绪论——“三皇”传说提供的文化意蕴中载:“中国古史又有伏羲氏的传说。大概成书于战国年间的《周易•系辞下》称:古者包牺氏之王天下也,仰则观象于天,俯则观法于地,观鸟兽之文与地之宜。近取诸身,远取诸物,于是始作八卦,以通神明之德,以类万物之情。作结绳而为网罟,以佃以渔,盖取诸离。包牺氏没,神农氏作,……神农氏没,黄帝、尧、舜氏作。
这表明,伏羲氏的故事,与有巢氏、隧人氏、神农氏的故事一样,透露出的主要是作为中国文化源头的先秦时期的观念走向与西方和印度传统不同的、浓重的‘人间性’。”⑶
  在这里我们无意辨析中国哲学史中所表现出的概念随意性、名词混淆性和学术内在规范的缺失。我们所要指出的是通过上面两段引述,所证明的自先秦之后、古希腊开始,中、西哲学的一个共同的认识论转向:从对自然的探索转向了对社会统治理念的寻求。以至20世纪末,在东西文化之间差异的加深和加剧的历史现实中,出现了越来越强烈的“文明冲突论”。
  从而,我们发现,西方宗教观念产生的来源不是人类对于自然原理的追索,而是对社会统治的期待。更为可悲的是由此带来的思想混乱,即统治者对“宇宙观”的漠视和宗教对上帝、真主、神的固守。至此,我们也将更加清楚伽利略被监禁前嘟嚷“反正地球在那儿转呢”时的内心痛苦,以及布鲁诺在火堆上依然坚贞不屈的真正原因。那就是,他们所坚持的是:无论上帝交给宗教裁判所什么样的权力,虽然人身可灭,但是宇宙的自然法则却是永世长存的。
  与此相反,我们本土的道教,其宗教观念,却一直未有对“宇宙观”的离异和屏弃。甚至,紫阳真人对那些游离了“宇宙观”本象而误求金丹大道的方术学者直斥为:“迷迷相引,无有出期。”⑷
  而其承继的正是天台真人张伯端悟真诗篇《西江月》:不辨五行四象,哪分朱汞铅银。抽添火候未曾闻,早便称呼居隐。不解自思己错,更将错路教人。误他永世在迷津,似恁欺心安忍。⑸
  并论曰:“惟于有形质之中,而得其无形质之用。则自粗造精,超凡入圣,始得铅汞之秘矣。”⑷
  从这一问题出发,我们深深感到一直被众多注家忽略和轻视,被沈善增先生特别关注而又错解的,关于《道德经》第四章“吾不知谁之子,象帝之先”⑹一句中的“帝”字的解释,日益紧迫地被提高到《道德经》注释的规范确认上来。
  因为这一“帝”字,在《道德经》中虽然只出现一次,但是,它却不仅关系到作为一个思想体系的《道德经》之宇宙观的背景,而且更直接涉及到《道德经》理论体系的科学性证明。
  首先,让我们了解一下中国古代的宇宙观。
  “我国早在春秋时代就已经完整地建立起北斗极星、四象、九宫、二十八宿体系。四象即指春天在东、南、西、北四个方向看到的星象。(古人)形象地命之曰苍龙、朱雀、白虎、玄武。每一象又分七舍,月亮大约每天经过一舍。这四象又分别称为东宫、南宫、西宫和北宫,再加上北斗极星所居之中宫,共为五宫。中宫以北极星(太一星)为中央,包括北斗七星所在的拱极区。北极星有帝星之称,居中不动,众星拱卫,形成巍峨的紫微宫。北极星是紫微垣中最明亮的一颗星,位于天极之中,成为定向的中心坐标。⑺
  “《灵枢•卫气行》曰:‘子午为经,卯酉为纬。天周二十八宿,而一面七星,四七二十八星,房昂为纬,虚张为经。’以上明白无误地告诉我们,古人已经有了‘天球’概念。就是说,以观测者为圆心,以无限长为半径,南北为经,东西为纬,以周天二十八宿为标记。这个天球,以北极星(又称太一、天心)为轴心,北斗七星为枢机,自东向西不停地旋转着。⑻
  “古人以春天的天象为观察起点,《说卦》曰:‘帝出乎震,震东方也’即为佐证。每年春,‘龙星’出现于东方地平线上,为春耕之始。”⑼
  谭结实在其《千古绝唱璇玑图》中则解释为:“古人把‘北斗七星’称为‘璇玑’,用今天的话说就是旋转的机械。据《星经•北斗》的解释,北斗七星俗称‘七星杓’,七颗星的名称分别是:一曰天枢;二曰天璇;三曰天玑;四曰天权;五曰玉衡;六曰开阳;七曰摇光。从天璇、天枢间的距离,延长约五倍远的天空,有一颗亮度为二级的星就是‘北极星’。

古人认为:在茫茫宇宙中有一只无形的大手,摇动把柄,使力天权,推动机械,转动天枢,从而使满天星斗都围绕天心(即北极)旋转不停。
  正如孔颖达为《书经•舜典》作疏时所说:‘璇玑玉衡,以齐七政。’‘是王者正天文之器’。因为在浑天仪(璇玑)上有一个圆盘,安在一个光滑的玉轴上,可透明的圆盘上刻有360度,可以观察天象。同样地把360度划分为每15度一格,就定出了二十四节气的时间和二十八宿在星空的位置及七十二候象。”⑽
  为了简化称呼,同时也为了与“地心说”、“日心说”宇宙观通约,我们将中华古文明的宇宙观定义为:北极轴心说。
  其次,在道教方面。
  北京白云观三清阁、四御殿内供奉的4位大帝,其中之一就是执掌天经地纬和日月星辰四时气候运行的中天紫微北极大帝。
  其三,关于郭店考古文献《太一生水》与《道德经》的内在关联。
  安乐哲、郝大维在《道不远人——比较哲学视域中的<老子>》著作中阐述道:
  “我们可以假设:如果说《太一生水》在其演化这一方面不属于《道德经》的一部分,那么,它起码也应该是第64章修订改进本的一个诠释性评著。
  文本问题之外,更大范围来看,《太一生水》的重要性在于这对于我们如何理解道家宇宙观给予了一个相当重要的说明。该文献简直就是我们所知的中国宇宙论的最早记录。这不仅非常重要地使我们看到了《道德经》其他篇章中那些简约、隐含的宇宙论意向(比如25、38、42、51和52章),而且还相当明确地与这些章节的语言相呼应。”⑾
  其四,更为惊奇的是:北极星是“一颗”聚星。
  W•C•丹皮尔在当代学术研究绕不过去的科学史经典名著《科学史及其与哲学和宗教的关系》中,论及‘变星’时,曾举例说:“我们熟悉的‘北极星’,由分光测量,知其含有每四日互相绕转一周的两星,还有一个以12年为周期的第三星,以及一个大约20000年为周期的第四星。”⑿
  “双星绕转彻底澄清了直观上静止不动而又独一而尊的‘太一’‘帝’星观念,它使阴阳原理在宇宙观的层面上又得到了更深刻地确证。”⒀
  综而观之,在“象帝之先”一句中,无论是单字“帝”,还是单词“象帝”,其准确的所指无疑应该是“帝星”之帝,也就是被称为‘太一’的北极星,而非其它。
  何况,作为史官,又精通百家的大学问家老子,对“帝”的思考和运用,除了“帝星”的含义之外,是形成不了他的自然哲学思想体系的。
  正因为如此,才有尹志华的下述观点“邵雍认为,‘老子知《易》之体者也’。王安石认为,‘老子之言可谓协于《易》矣!’”⒁
  我们之所以提出“北极轴心说”,并不是要复古倒退到两千年前的认识水平。而是试图说明像大爆炸理论的形成,并不能抹杀“地心说”、“日心说”的历史一样,只为着确切地描述在人类文明发展的“第一轴心时期”,中华民族的伟大的科学成就和破解《道德经》的大门。
  尤其是意在表明,由于现象世界的误导和欺骗性,使得人们一旦离开了科学发展的观念,一意固守习惯的成见给人带来的灾难和不良后果。很显然,如果周文王和周公旦若是清楚“太一”“帝星”是“聚星”,又有着双星环绕的事实的话,也许就不会出现以“乾”为首的《周易》思想体系和“周礼”的确立。孔子、司马迁对待老子的态度,也势将更加清楚和明确,而不会再做“犹龙”和“隐士”之言。董仲舒的“天人感应”之论也就不会神乎其神地“独尊儒术”,而能够进入科学的领域,为中华民族造福了。

  注释:
  ⑴[美]梯利著  伍德增补《西方哲学史》第11页  商务印书馆2004年10月北京第6次印刷
  ⑵[美]梯利著  伍德增补《西方哲学史》第58页  商务印书馆2004年10月北京第6次印刷
  ⑶ 冯达文、郭齐勇主编《新编中国哲学史》第3页  人民出版社2005年8月第1版
  ⑷ 云峰散人永嘉夏宗禹著《悟真篇讲义》第86页  《正统道藏》印于1991年,北京白云观翻印
  ⑸ 云峰散人永嘉夏宗禹著《悟真篇讲义》第85页  《正统道藏》印于1991年,北京白云观翻印
  ⑹ 任法融著《道德经释义》第19页  三秦出版社1988年12月第1版
  ⑺ 常秉义著《周易与历法》第158页  中华华侨出版社2002年1月第2版
  ⑻ 常秉义著《周易与历法》第164页  中华华侨出版社2002年1月第2版
  ⑼ 常秉义著《周易与历法》第165页  中华华侨出版社2002年1月第2版
  ⑽ 谭结实著《千古绝唱璇玑图》第8页  法门寺古籍业书1997年版
  ⑾[美]安乐哲、郝大维著《道不远人》第279页  学苑出版社2004年10月北京第一版
  ⑿ W•C•丹皮尔著《科学史及其与哲学和宗教的关系》第143页  李珩译  张今校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⒀ 薛英俊、李桂秋著《变化之道》第85页  陕西人民出版社2006年10月第1版
  ⒁ 尹志华著《北宋<老子>注研究》第8页  四川出版集团巴蜀书社2004年11月第1版

  参考文献:
  ⒈[波兰]尼古拉哥白尼著《天体运行论》叶式辉译 易照华校 陕西人民出版社、武汉出版社2001年第1版
  ⒉[英]史蒂芬霍金著《果壳中的宇宙》  吴忠超译  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2002年12月第1版
  ⒊[美]S温伯格著《终极理论之梦》  李泳译  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2003年5月第1版
  ⒋ 宫哲兵著《唯道论的创立——质疑中国哲学史“唯物”“唯心”体系》  2004年4月第一版

        ⒌ 沈善增著《还吾老子》  上海人民出版社2004年12月第一版
  ⒍ 杜光庭注《太上老君清静经注解》 北京白云观翻印 公元一九八八年岁次戊辰仲秋 

(来源于中国道学网)

用户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用户名: 匿名用户
E-mail:
评价等级:
评论内容:
验证码: captcha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站务处理  |   帮助中心 
电话: 0579-85451476 E-mail: tyllxy8@163.com
哲学圣坛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02320号
义乌网络公司东阳网络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