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系统分类 > 文章分类 > 佛教与佛学 > 莲池大师:沙弥律仪要略
民哲门派电子月报
2015年民哲大会几件事的公开讨...
年鉴频道
王有容君 2013年鉴:文明统一...
智者先生 2013年鉴:圆融哲学
鲁晨光君 2013年鉴:颠倒色觉...
逍遥子君 2013年鉴:核心思想...
贺君山君 2013年鉴:行进途中...
芳言先生 2013年鉴:思想短语...
何在先生 2013年鉴:我在20...
慈天元君 2013年鉴:以广义函...
天茂先生 2013年鉴:逻辑悖论...
俞明三君 2013年鉴:函学简介
高旷先生 2013年鉴:哲学 科...
王孝明君 2013年鉴:上帝是否...
闻苏先生 2013年鉴:辩证主义...
杨升山君 2013年鉴: 时间的...
古尔思君 2013年鉴:基于汉语...
杨成先生 2013年鉴:全息哲学...
小李扉刀 2013年鉴:空值逻辑
罗若翔君 2013年鉴:事物发生...
求索真相的两种殊途与同归
民间智库
中国道路新境界—— 外国政党政要...
逍遥子:强烈质疑越演越烈的强拆与...
论时间的本质
“福”字中隐藏的中国传统:高大上...
凌绝岭:给民间力量以更多空间
知风:“国考”盛景是晨曦还是暮色...
黄雪涛:《精神卫生法》的贡献和缺...
民哲优秀作品
反负定律
天茂:似与不似——“三”的哲学智...
林再兴:论虚实之存在
俞明三:从数学之函到函学之函
俞明三:函学是什么学问?
逍遥子:《超级大统一论》一
慈天元:函论简述
肖斌:《哲学必须从不可知论中复活...
逻辑学
伤脑筋:零逻辑
逍遥子:《逻辑大厦》
中国人自古不讲逻辑?
伦理学
《伦理学》
桑德尔:钱不该买什么
胥志义:公民没有站起来,国家何能...
哲学语言学
逍遥子:语词词性层次的哲学研究方...
美学
《美学》
熊平:极权主义美学的一片投影
鲁晨光:译码模型:一个对称的色觉...
鲁晨光:颠倒色觉逻辑可能性如何导...
儒学
关于中国未来政治发展的保守主义思...
中国文化中的儒教问题:起源、现状...
关于重建中国儒教的构想
陈明:即用见体再说
道教与道学
张无屮 《阴符经》是《道德经》的...
宫哲兵 当代道家
《道德经》的宇宙观:北极轴心说
钟祥 论庄子的自我价值取向
太素先生 悟道随笔
佛教与佛学
金刚经的40句名言
参禅的先决条件
莲池大师:沙弥律仪要略
慈仁:三十七道品與五戒十善八關齋...
南怀瑾:《释迦佛抬头悟道悟到了什...
基督教天主教
内地基督教发展公益事业的必备条件...
从基督教界、知识界、政界三个视角...
基督教中国化的难点及建议
“大时代”中的神学思考
伊斯兰教
给中国各教信徒的一封信
无神论的破产 真主存在的论断
伊斯兰的核心价值观
伊斯兰伦理道德的基本范畴
信仰是世界上最坚强的力量
自然哲学(自然科学 技术 工程)
自然哲学
信息论
心象论
鲁晨光:从自然科学的角度看快感和...
政治哲学
政治哲学
《官话实说》:县市工作为何总是行...
师刚:“地下”病》中国政治的歇斯...
资中筠:难言改革痛楚
邱成江:实践不是检验理论(真理)...
打造中国哲学社会科学学术话语体系...
从“根本成就”上把握中国特色社会...
逍遥子:国家目的论
刘松萝:官员财产公开已经刻不容缓
笑蜀:基于生活的抗争,才最有力
肖畅:决策民主化必须有实质性探索
逍遥子:论当代中国政治转型当中必...
合理按章纳督用税:用“科学发展观...
赵宗彪:我们距二次文革就一个小时
郑春浩:阻挡和谐发展的主要障碍到...
经济哲学
经济哲学
杜君立:腐败蔓延的腐败经济学
张维迎:改革进程开始逆转
李铁:“计划经济”政策正在借尸还...
任福君 谢小军:警惕实用主义的科...
文化哲学
文化哲学
老湾:[“家奴文化”批判之9]
老湾:[“家奴文化”批判之8]
老湾:[“家奴文化”批判之7]
老湾:[“家奴文化”批判之6]
林建刚:董时进与梁漱溟的分歧
老湾:[“家奴文化”批判之五]:...
老湾:[“家奴文化”批判之四]:...
老湾:[“家奴文化”批判之三]:...
老湾:[“家奴文化”批判之二]:...
老湾:“家奴文化”批判之一:“孔...
军事哲学
军事哲学
沈志华:毛泽东派兵入朝作战的决心
海权论
毛泽东军事思想
战争论
鬼谷子
尉缭子
三十六计
孙膑兵法
吴子兵法
司马兵法
诸葛亮兵法
孙子兵法
易学(风水 相 名 梦)
相学
梦学
《周易预测学》初探
周易研究的作用和意义?
风水常识
《姓名学》概念
气功
闵一得:还源篇阐微(三)
闵一得:还源篇阐微(二)
闵一得:还源篇阐微(一)
傅金铨:顶批试金石
马齐:陆地仙经(清)
大小周天的修炼机理与验证
哲学潜科学
哲学潜科学
哲学评论(书 史 人)
逍遥子评论:“有高远哲学思维的民...
转文》四大名著的内在关联:从青年...
莲池大师:沙弥律仪要略

 

沙弥律仪要略
莲池大师
 
上篇 戒律門
    佛制出家者,五夏以前專精戒律;五夏以後方乃听教參禪。是故沙彌剃落,先受十戒,次則登壇受具。今名為沙彌,而本所受戒,愚者茫乎不知;狂者忽而不學,便擬躐(lie)等,罔意高遠,亦可慨矣。因取十戒,略解數語,使蒙學知所向方。好心出家者,切意遵行,慎勿違犯。然後近為比丘戒之階梯,遠為菩薩戒之根本。因戒生定,因定發慧,庶幾成就聖道,不負出家之志矣。若樂廣覽,自當閱律藏全書。後十戒,出沙彌十戒經。佛敕(chi)舍利弗,為羅羅說。
    一曰不殺生。
    解曰︰上至諸佛、聖人、師僧、父母,下至飛蠕動、微細昆蟲,但有命者,不得故殺。或自殺,或教他殺,或見殺隨喜。廣如律中,文繁不錄。經載冬月生虱,取放竹筒中,暖以綿絮,養以膩物,恐其饑凍而死也。乃至濾水覆燈,不畜貓狸等,皆慈悲之道也。微類尚然,大者可知矣!今人不能如是行慈,復加傷害可乎?故經雲︰“施恩濟乏,使其得安,若見殺者,當起慈心。”噫,可不戒歟!
    二曰不盜。
    解曰︰金銀重物,以至一針一草,不得不與而取。若常住物,若信施物,若僧眾物,若官物,民物,一切物。或奪取,或竊取,或詐取,乃至偷稅冒渡等,皆為偷盜。經載︰“一沙彌盜常住果七枚;一沙彌盜眾僧餅數番(fan);一沙彌盜眾僧石蜜少分,俱墮地獄。”故經雲︰“寧就斷手,不取非財。”噫,可不戒歟!
   三曰不淫。
    解曰︰在家五戒,惟制邪淫;出家十戒,全斷淫欲。但干犯世間一切男女,悉名破戒。《楞嚴經》載寶蓮香比丘尼,私行淫欲,自言淫欲非殺非盜,無有罪報。遂感身出猛火,生陷地獄。世人因欲,殺身亡家。出俗為僧,豈可更犯!生死根本,欲為第一。故經雲︰“雖淫?(yin )而生,不如貞潔而死。”噫,可不戒歟!
四曰不妄語。
    解曰︰妄語有四︰一者妄言。謂以是為非,以非為是,見言不見,不見言見,虛妄不實等。二者綺語。謂妝飾浮言靡語,艷曲情詞,導欲增悲,蕩人心志等。三者惡口。謂粗惡罵詈(li)人等。四者兩舌。謂向此說彼,向彼說此,離間恩義,挑唆斗爭等。乃至前譽後毀,面是背非;證入人罪,發宣人短,皆妄語之類也。若凡夫自言證聖,如言已得須陀洹果、斯陀含果等,名大妄語,其罪極重。余妄語,為救他急難,方便權巧,慈悲利濟者不犯。古人謂︰“行己之要,自不妄語始。”況學出世之道乎?經載︰沙彌輕笑一老比丘,讀經聲如狗吠。而老比丘者,是阿羅漢,因教沙彌急懺,僅免地獄,猶墮狗身。惡言一句,為害至此。故經雲︰“夫士處世,斧在口中,所以斬身,由其惡言。”噫,可不戒歟!
五曰不飲酒。
    解曰︰飲酒者,謂飲一切能醉人之酒。西域酒有多種︰甘蔗、葡萄,及與百花,皆可造酒。此方只有米造,俱不可飲。除有重病,非酒莫療者,白眾方服。無故一滴不可沾唇。乃至不得酒,不得止酒舍,不得以酒飲人。儀狄造酒,禹因痛絕;紂作酒池,國以滅亡。僧而飲酒,可恥尤甚。昔有優婆塞,因破酒戒,遂並余戒俱破。三十六失,一飲備焉,過非小矣。貪飲之人,死墮沸屎地獄,生生愚痴,失智慧種。迷魂狂藥,烈于砒(pi )鴆(zhen)。故經雲︰“寧飲烊銅,慎無犯酒。”噫,可不戒歟!
   六曰不著香花鬘,不香涂身。
    解曰︰花者,西域人貫花作,以嚴其首。此土則繒絨金寶,制飾巾冠之類是也。香涂身者,西域貴人,用名香為末,令青衣摩身。此土則佩香、燻香、脂粉之類是也。出家之人,豈宜用此?佛制三衣,俱用粗疏麻布,獸毛蠶口,害物傷慈,非所應也。除年及七十,衰頹之甚,非帛不暖者,或可為之,余俱不可。夏禹惡衣,公孫布被。王臣之貴,宜為不為,豈得道人,反貪華飾?壞色為服,糞掃蔽形,固其宜矣。古有高僧,三十年著一緉鞋,況凡輩乎?噫,可不戒歟!
    七曰不歌舞倡妓,不往觀听。
    解曰;歌者,口出歌曲;舞者,身為戲舞;倡妓者,謂琴、瑟、簫管之類是也。不得自作,亦不得他人作時,故往觀听。古有仙人,因听女歌,音聲微妙,遽(ju)失神足,觀听之害如是,況自作乎?今世愚人,因法華有琵琶、鐃(nao)、鈸(bo)之句,恣學音樂。然法華乃供養諸佛,非自娛也。應院作人間法事道場,猶可為之。今為生死,舍俗出家,豈宜不修正務,而求工技樂?乃至圍棋、陸博、骰(tou)擲、摴(chi)蒱(pu)等事,皆亂道心,增長過惡。噫,可不戒歟!
   八曰不坐高廣大床。
    解曰︰佛制繩床,高不過如來八指,過此即犯。乃至漆彩雕刻,及紗絹帳褥之類,亦不宜用。古人用草為座,宿于樹下,今有床榻,亦既勝矣!何更高廣,縱恣幻軀?脅尊者,一生脅不著席。高峰妙禪師,三年立願不沾床凳;悟達受沉香之座,尚損福而招報。噫,可不戒歟!
    九曰不非時食。
    解曰︰非時者,過日午,非僧食之時分也。諸天早食,佛午食,畜生午後食,鬼夜食。僧宜學佛,不過午食。餓鬼聞碗缽聲,則咽中火起,故午食尚宜寂靜,況過午乎?昔有高僧,聞鄰房僧,午後舉爨(cuan),不覺涕泣,悲佛法之衰殘也。今人體弱多病,欲數數食者,或不能持此戒,故古人稱晚食為藥石,取療病之意也。必也知違佛制,生大慚愧,念餓鬼苦,常行悲濟。不多食,不美食,不安意食,庶幾可耳!如或不然,得罪彌重。噫,可不戒歟!
十曰不捉持生像金銀寶物。
    解曰︰生即金也;像,似也,似金者銀也。謂金色生本自黃,銀可染黃似金也。寶者,七寶之類也。皆長貪心,妨廢道業。故佛在世時,僧皆乞食,不立煙爨,衣服房舍,悉任外緣,置金銀于無用之地。捉持尚禁,清可知矣。鋤金不顧,世儒尚然,釋子稱貧,畜財奚用?今人不能俱行乞食,或入叢林,或住庵院,或出遠方,亦未免有金銀之費。必也知違佛制,生大慚愧,念他貧乏,常行布施。不營求,不畜積,不販賣,不以七寶妝飾衣器等物,庶幾可耳。如或不然,得罪彌重。噫,可不戒歟!
    ——沙彌律儀要略卷上終
 
 
下篇 威儀門
    佛制沙彌年滿二十,欲受具足戒時,若問不能具對沙彌事者,不應與具足戒。當雲︰“卿作沙彌,乃不知沙彌所施行,沙門事大難作,卿且去熟學,當悉聞知,乃應受具足戒。今授卿具足戒,人謂佛法易行,沙門易作。”故當先問。以下條則,于沙彌威儀諸經,及古清規,今沙彌成範中節出。又宣律師行護律儀,雖誡新學比丘,有可通用者,亦節出。良以末法人情,多諸懈怠,聞繁則厭,由是刪繁取要,仍分類以便讀學,間有未備,從義補入一二。其有樂廣覽者,自當檢閱全書。
 
敬大沙門第一
    不得喚大沙門字,不得盜听大沙門說戒,不得轉行說大沙門過,不得坐見大沙門過不起;除讀經時、病時、剃發時、飯時、作眾事時。《行護》雲︰“五夏以上,即黎位,十夏以上,即和尚位。”雖比丘事,沙彌當預知之。
    事師第二
    欲入戶,當先三彈指。若有過,和尚、阿黎教誡之,不得還逆語。視和尚、阿黎,當如視佛。若使出不淨器,不得唾,不得怒恚。若禮拜,師坐禪不應作禮,師經行不應作禮,師食、師說經、師梳齒、師澡浴、師眠息等,俱不應作禮。師閉戶,不應戶外作禮。欲入戶作禮,應彈指三遍,師不應,應去。持師飲食,皆當兩手捧,食畢僉(qian)器,當徐徐。侍師不得對面立,不得高處立,不得太遠立,當令師小語得聞,不費尊力。若請問佛法因緣,當整衣禮拜,合掌胡跪;師有語,澄心諦听,思惟深入。若問家常事,不須拜跪,但端立師側,據實申白。師若身心倦,教去應去;不得心情不喜,現于顏色。凡有犯戒等事,不得覆藏,速詣師哀乞懺悔;師許,則盡情發露,精誠悔改,還得清淨;師語未了,不得語。不得戲坐師座,及臥師床,著師衣帽等。為師馳達書信,不得私自拆看,亦不得與人看,到彼有問,應答,則實對;不應答,則善辭卻之;彼留,不得便住,當一心思師望歸。師對賓,或立常處,或于師側,或于師後,必使耳目相接,候師所須。師疾病,一一用心調治房室、被褥、藥餌、粥食等。持衣授履,洗浣(huan)烘曬等,具于律中,茲不繁錄。
    附︰凡侍師,不命坐,不敢坐;不問,不敢問,除自有事欲問。凡侍立,不得倚壁靠桌,宜端身齊足側立。欲禮拜,若師止之,宜順師命勿拜。凡師與客談論,涉道話,益身心者,皆當記取。師有所使令,宜及時作辦,不得違慢。凡睡眠,不得先師。凡人問師諱,當雲上某字下某字。凡弟子,當擇明師,久久親近,不得離師太早;如師實不明,當別求良導。設離師,當憶師悔,不得縱情自用,隨世俗流,行不正事。亦不得住市井鬧處,不得住神廟,不得住民房,不得住近尼寺處,不得與師各住,而行世法中一切惡事。
   隨師出行第三
    不得過歷人家。不得止住道邊,共人語。不得左右顧視,當低頭隨師後。到檀越家,當住一面,師教坐應坐。到他寺院,師禮佛或自禮,不得擅自鳴磬。若山行,當持座具隨之。若遠行,不得相離太遠。若渡水,當持杖徐試淺深。持瓶攜錫等,具如律中,文繁不錄。
    附︰若偶分行,約于某處會,不得後時。師受齋,當侍立出生;齋畢,當侍立收貝親。
    入眾第四
    不得爭座處。不得于座上,遙相呼語笑。眾中有失儀,當隱惡揚善。不得伐勞,顯己之功。凡在處,睡不在人前,起不在人後。凡洗面,不得多使水。擦牙吐水,須低頭引水下,不得噴水濺人。不得高聲鼻涕、嘔吐。不得于殿塔,及淨室、淨地、淨水中涕唾,當于僻處。吃茶湯時,不得只手揖人。不得向塔洗齒,及向和尚、阿黎等。凡聞鐘聲,合掌默念雲︰“聞鐘聲,煩惱輕;智慧長,菩提生;離地獄,出火坑;願成佛,度眾生。唵,伽啰帝耶,娑诃。”不得多笑;若大笑,即哈欠,当以衣袖掩口。不得急行。不得将佛灯私就己用。若燃灯,当好以罩密覆,勿令飞蛾投入。供佛毕,取开圆者,不得先嗅; 除萎者,方供新者;萎者,不得棄地踐踏,宜置屏處。不得聞呼不應;凡呼,俱宜以念佛應之。凡拾遺物,即當白知事僧。
    附︰不得與年少沙彌結友。不得三衣苟簡。不得多作衣服,若有余當舍。不得辦精致絛(tiao)拂、玩器等,妝點江湖,取笑識者。不得著色服,及類俗人衣飾等。不得不淨手搭衣。凡上殿,須束縛褲襪,不得放意自便。不得閑走,不得多言。不得坐視大眾勞務,避懶偷安。不得私取招提竹、木、花、果、蔬菜,一切飲食及一切器物等。不得談說朝廷公府政事得失,及白衣家長短好惡。凡自稱,當舉二字法名,不得雲我,及小僧。不得因小事爭執;若大事難忍者,亦須心平氣和,以理論辯;不可,則辭而去。動氣發粗,即非好僧也。
   隨眾食第五
    聞揵搥(chui)聲,即當整衣服。臨食咒願,皆當恭敬。出生飯,不過七粒,面不過一寸,饅頭不過指甲許。多則為貪,少則為慳。其余蔬菜、豆腐不出。凡出生,安左掌中,想念偈雲︰“汝等鬼神眾,我今施汝供,此食遍十方,一切鬼神共。”凡欲食,作五觀想︰一、計功多少,量彼來處;二、忖己德行,全缺應供;三、防心離過,貪等為宗;四、正事良藥,為療形枯;五、為成道故,方受此食。無呵食好惡。不得以食私所與,若摘與狗。來益食,不得言不用。若己飽,當以手讓卻之。不得爪頭,使風屑落鄰缽中。不得含食語。不得笑談雜話。不得嚼食有聲。如欲挑牙,以衣袖掩口。食中或有蟲蟻,宜密藏掩之,莫令鄰單見,生疑心。當一坐食,不得食訖離座,更坐食。不得食訖,以手指刮碗缽食。凡食不得太速,不得太遲。行食未至,不得生煩惱。或有所需,默然指授,不得高聲大喚。不得碗缽作聲。不得食畢先起。若違僧制,聞白槌,不得抗拒不服。飯中有谷,去皮食之。不得見美味生貪心,恣口食。不得偏眾食。
    禮拜第六
    禮拜不得佔殿中央,是住持位。有人禮佛,不得向彼人頭前逕過。凡合掌,不得十指參差,不得中虛,不得將指插鼻中,須平胸高低得所。不得非時禮拜,如欲非時禮,須待人靜時。師禮佛,不得與師並禮,當隨師後遠拜。師拜人,不得與師同拜。在師前,不得與同類相禮;在師前,不得受人禮。己手持經像,不得為人作禮。
    附︰凡禮拜,須精誠作觀,教列七種禮,不可不知。
    听法第七
    凡遇掛上堂牌,宜早上堂,莫待法鼓大擂。整理衣服,平視直進。坐必端嚴。不得亂語。不得大咳唾。
    附︰凡听法,須聞而思,思而修。不得專記名言,以資笑柄。不得未會稱會,入耳出口。年少沙彌,戒力未固,宜更學律,不得早赴講筵。
   習學經典第八
    宜先學律,後學修多羅,不得違越。凡學一經,須先白師,經完更白別學某經。不得口吹經上塵。不得經案上,包藏茶末雜物。人閱經,不得近彼案前經行。凡經籍損壞,宜速修補。沙彌本業未成,不得習學外書、子史、治世典章。
    附︰不得揀應赴道場經習學。不得習學偽造經典。不得習學命書、相書、醫書、兵書、卜筮書、天文書、地理書、圖讖(chen)書,乃至爐火黃白、神奇鬼怪符水等書。不得習學宣卷打偈。不得習學外道書。除智力有余,為欲知內外教深淺者,可以涉獵,然勿生習學想。不得習學詩詞。不得著心學字求工,但書寫端楷足矣。不得污手執持經。對經典如對佛,不得戲笑。不得案上狼藉卷帙(zhi)。不得高聲動眾。不得借人經看不還,及不加愛重,以致損壞。
    入寺院第九
    凡入寺門,不得行中央,須緣左右邊行;緣左先左足,緣右先右足。不得無故登大殿游行。不得無故登塔。入殿塔,當右繞,不得左轉。不得殿塔中涕唾。繞塔,或三匝、七匝,乃至十百匝,須知遍數。不得以笠杖等,倚殿壁。
    入禪堂隨眾第十
    單上不得抖衣被,作聲扇風,使鄰單動念。下床默念偈雲︰“從朝寅旦直至暮,一切眾生自回護,若于足下喪身形,願汝即時生淨土。”不得大語高聲。輕手揭簾,須垂後手。不得拖鞋作聲。不得大咳(嗽)作聲。不得鄰單交頭接耳,講說世事。或有道伴親情相看,堂中不得久話,相邀林下水邊,乃可傾心談論。若看經,須端身澄心默玩,不得出聲。二板鳴,即宜早進堂。歸位默念偈雲︰“正身端坐,當願眾生,坐菩提座,心無所著。”
    附︰不得穿堂直過。上單下單,俱當細行,勿令鄰單動念。不得單上寫文字,除眾看經教時。不得單上相聚,擺茶夜坐雜話。不得單上縫補衣被。不得眠臥共鄰單說話動眾。
   執作第十一
    當惜眾僧物。當隨知事者教令,不得違戾(li)。凡洗菜,當三易水。凡汲水,先淨手。凡用水,當諦視有蟲無蟲,有以密羅濾過方用。若嚴冬,不得早濾水,須待日出。凡燒灶,不得燃腐薪。凡作食,不得帶爪甲垢。凡棄惡水,不得當道,不得高手揚潑,當離地四五寸,徐徐棄之。凡掃地,不得逆風掃,不得聚灰土,安門扇後。洗內衣,須拾去蟣虱方洗。夏月用水盆了須覆,若仰即蟲生。
    附︰不得熱湯潑地上。一切米面蔬果等,不得輕棄狼藉,須加愛惜。
    入浴第十二
    先以湯洗面,從上至下,徐徐洗之。不得粗躁以湯水濺鄰人,不得浴堂小遺。不得共人語笑。不得洗僻處。凡有瘡癬,宜在後浴;或有可畏瘡,尤宜回避,免刺人眠。不得恣意久洗,妨礙後人。
    附︰脫衣著衣,安祥自在。浴前先洗淨,須細行,不得以洗淨水入浴釜。湯冷熱,依例擊梆,不得大喚。
    入廁第十三
    欲大小便,即當行,莫待內逼倉卒。于竹竿上,掛直裰(duo),折令齊整,以手巾或腰絛系之,一作記認,二恐墮地。須脫換鞋履,不可淨鞋入廁。至,當三彈指,使內人知。不得迫促內人使出。己上,復當三彈指,默念雲︰“大小便時,當願眾生,棄貪痴。蠲(juan)除罪法。”不得低頭視下。不得持草畫地。不得努氣作聲。不得隔壁共人說話。不得唾壁。逢人不得作禮,宜側身避之。不得沿路行系衣帶。便畢,當淨澡手,未澡,不得持物。洗手默念雲︰“以水盥掌,當願眾生,得清淨手,受持佛法。唵,主迦啰耶,娑诃。”
    附︰若小解,要須收起衣袖;又不可著褊衫小解。
    睡臥第十四
    臥須右脅,名吉祥睡,不得仰、覆臥,及左脅臥。不得與師同室同榻,或得同室,不得同榻。亦不得與同事沙彌共榻,或得同室,不得同榻。凡掛鞋履小衣等,不得過人頭面。
    附︰不得脫里衣臥。不得床上笑語高聲。不得聖像及法堂前,攜溺器過。
    圍爐第十五
    不得交頭接耳說話,不得彈垢膩火中。不得烘焙鞋襪,不得向火太久,恐妨後人,稍暖便宜歸位。
   在房中住第十六
    更相問訊,須知大小。欲持燈火入,預告房內知雲︰“火入”;欲滅燈火,預問同房人︰“更用燈否”?滅燈火,不得口吹。念誦不得高聲。若有病人,當慈心始終看之。有人睡,不得打物作響,及高聲語笑。不得無故入他房院。
    到尼寺第十七
    有異座方坐,無異座不得坐。不得為非時之說。若還,不得說其好丑。不得書疏往來,及假借、裁割、洗浣等。不得手為淨發。不得屏處共坐。
    附︰無二人,不得單進。不得彼此送禮。不得囑托尼僧,入豪貴家化緣,及求念經懺等。不得與尼僧結拜父母姊妹道友。
    至人家第十八
    有異座當坐,不宜雜坐。人問經,當知時,慎勿為非時之說。不得多笑。主人設食,雖非法會,亦勿失儀軌。無犯夜行。不得空室內,或屏處,與女人共坐共語。不得書信往來等,同前。若詣俗省親,當先入中堂禮佛,或家堂聖像,端莊問訊。次父母、眷屬等,一一問訊。不得向父母說師法嚴、出家難、寂寥淡薄、艱辛苦屈等事。宜為說佛法,令生信增福。不得與親俗小兒等,久坐、久立、雜話、戲笑;亦不得問候族中是非、好惡。若天晚作宿,當獨處一榻,多坐少臥,一心念佛,事訖即還,不得留連。
    附︰不得左右邪視,不得雜語,若與女人語,不得低聲密語,不得多話。不得詐現威儀,假妝禪相,求彼恭敬。不得妄說佛法,亂答他問,自賣多聞,求彼恭敬。不得送盒禮,效白衣往還。不得管人家務。不得雜坐酒席。不得結拜白衣人,作父母姊妹。不得說僧中過失。
   乞食第十九
    當與老成人俱。若無人俱,當知所可行處。到人門戶,宜審舉措,不得失威儀。家無男子,不可入門。若欲坐,先當瞻視座席︰有刀兵不宜坐,有寶物不宜坐,有婦人衣被莊嚴等不宜坐。欲說經,當知所應說時,不應說時。不得說︰“與我食,令爾得福。”
    附︰凡乞食,不得哀求苦索。不得廣談因果,望彼多施。多得,勿生貪著;少得,勿生憂惱。不得專向熟情施主家,及熟情庵院索食。
    入聚落第二十
    無切緣不得入。不得馳行。不得搖臂行。不得數數傍視人物行。不得共沙彌小兒談笑行。不得與女人前後互隨行,不得與尼僧前後互隨行。不得與醉人、狂人,前後互隨行。不得後故視女人。不得眼角傍看女人。或逢尊宿親識,俱立下傍,先意問訊。或逢戲幻奇怪等,俱不宜看,惟端身正道而行。凡遇水坑、水缺,不得跳越;有路當繞行,無路,眾皆跳越則得。非病緣及急事,不得乘馬,乃至戲心鞭策馳驟。
    附︰凡遇官府,無論大小,俱宜回避。遇斗諍者,亦遠避之,不得住看。不得回寺夸張,所見城中華美之事。
    市物第二十一
   無諍貴賤。無坐女肆。若為人所犯,方便避之,勿從求直。己許甲物,雖復更賤,無舍彼取此,令主有恨。慎無保任致[僣-日+心](愆)負人。
   凡所施行不得自用第二十二
    凡出入往來,當先白師。做新法衣,當先白師;著新法衣,當先白師。剃頭,當先白師。疾病服藥,當先白師。作眾僧事,當先白師。欲有私具紙筆之輩,當先白師。若諷起經唄,當先白師。若人以物惠施,當先白師已,然後受;己物惠施人,當先白師,師听然後與。人從己假借,當先白師,師听然後與;己欲從人借物,當先白師,師听得去。白師听不听,皆當作禮;不听,不得有恨意。
    附︰乃至大事,或游方,或听講,或入眾,或守山,或興緣事,皆當白師,不得自用。
    參方第二十三
    遠行要假良朋。古人心地未通,不遠千里求師。
    附︰年幼戒淺,未許遠行;如行,不得與不良之輩同行。須為尋師訪道,決擇生死。不宜觀山玩水,惟圖游歷廣遠,夸示于人。所到之處,歇放行李,不得徑入殿堂。一人看行李,一人先入問訊,取常住進止,方可安頓行李入內。
    衣缽名相第二十四
    五條衣,梵語安陀會,此雲中宿衣,亦雲下衣,亦雲雜作衣。凡寺中執勞服役,路途出入往還,當著此衣。搭衣偈雲︰“善哉解脫服,無上福田衣,我今頂戴受,世世不舍離。唵,悉陀耶,娑婆訶。”七條衣,梵語郁多羅僧,此雲上著衣,亦名入眾衣。凡禮佛、修懺、誦經、坐禪、赴齋、听講、布薩、自恣,當著此衣。搭衣偈雲︰“善哉解脫服,無上福田衣,我今頂戴受,世世常得披。唵,度波度波,娑婆訶。”二十五條衣,梵語僧伽黎,此雲合,亦雲重,亦雲雜碎衣。凡入王宮,升座說法,聚落乞食,當著此衣。又此衣九品。下品有三︰謂九條、十一條、十三條。中品有三︰謂十五條、十七條、十九條。上品有三︰謂二十一條、二十三條、二十五條。搭衣偈雲︰“善哉解脫服,無上福田衣,我今頂戴受,廣度諸群迷。唵,摩訶迦,波波叱悉帝,娑婆訶。”缽,梵語缽多羅,此雲應量器。謂體、色、量,三皆應法故。體用瓦、鐵二物,色以藥煙燻治。量,則分上、中、下。具,梵語尼師壇,此雲坐具,亦雲隨足衣。開具偈雲︰“坐具尼師壇,長養心苗性,展開登聖地,奉持如來命。唵,檀波檀波,娑婆訶。”
    ——沙彌律儀要略卷下終
 
(来源于中国佛教网)

用户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用户名: 匿名用户
E-mail:
评价等级:
评论内容:
验证码: captcha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站务处理  |   帮助中心 
电话: 0579-85451476 E-mail: tyllxy8@163.com
哲学圣坛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02320号
义乌网络公司东阳网络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