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系统分类 > 文章分类 > 年鉴频道 > 智者先生 2013年鉴:圆融哲学
民哲门派电子月报
2015年民哲大会几件事的公开讨...
年鉴频道
王有容君 2013年鉴:文明统一...
智者先生 2013年鉴:圆融哲学
鲁晨光君 2013年鉴:颠倒色觉...
逍遥子君 2013年鉴:核心思想...
贺君山君 2013年鉴:行进途中...
芳言先生 2013年鉴:思想短语...
何在先生 2013年鉴:我在20...
慈天元君 2013年鉴:以广义函...
天茂先生 2013年鉴:逻辑悖论...
俞明三君 2013年鉴:函学简介
高旷先生 2013年鉴:哲学 科...
王孝明君 2013年鉴:上帝是否...
闻苏先生 2013年鉴:辩证主义...
杨升山君 2013年鉴: 时间的...
古尔思君 2013年鉴:基于汉语...
杨成先生 2013年鉴:全息哲学...
小李扉刀 2013年鉴:空值逻辑
罗若翔君 2013年鉴:事物发生...
求索真相的两种殊途与同归
民间智库
中国道路新境界—— 外国政党政要...
逍遥子:强烈质疑越演越烈的强拆与...
论时间的本质
“福”字中隐藏的中国传统:高大上...
凌绝岭:给民间力量以更多空间
知风:“国考”盛景是晨曦还是暮色...
黄雪涛:《精神卫生法》的贡献和缺...
民哲优秀作品
反负定律
天茂:似与不似——“三”的哲学智...
林再兴:论虚实之存在
俞明三:从数学之函到函学之函
俞明三:函学是什么学问?
逍遥子:《超级大统一论》一
慈天元:函论简述
肖斌:《哲学必须从不可知论中复活...
逻辑学
伤脑筋:零逻辑
逍遥子:《逻辑大厦》
中国人自古不讲逻辑?
伦理学
《伦理学》
桑德尔:钱不该买什么
胥志义:公民没有站起来,国家何能...
哲学语言学
逍遥子:语词词性层次的哲学研究方...
美学
《美学》
熊平:极权主义美学的一片投影
鲁晨光:译码模型:一个对称的色觉...
鲁晨光:颠倒色觉逻辑可能性如何导...
儒学
关于中国未来政治发展的保守主义思...
中国文化中的儒教问题:起源、现状...
关于重建中国儒教的构想
陈明:即用见体再说
道教与道学
张无屮 《阴符经》是《道德经》的...
宫哲兵 当代道家
《道德经》的宇宙观:北极轴心说
钟祥 论庄子的自我价值取向
太素先生 悟道随笔
佛教与佛学
金刚经的40句名言
参禅的先决条件
莲池大师:沙弥律仪要略
慈仁:三十七道品與五戒十善八關齋...
南怀瑾:《释迦佛抬头悟道悟到了什...
基督教天主教
内地基督教发展公益事业的必备条件...
从基督教界、知识界、政界三个视角...
基督教中国化的难点及建议
“大时代”中的神学思考
伊斯兰教
给中国各教信徒的一封信
无神论的破产 真主存在的论断
伊斯兰的核心价值观
伊斯兰伦理道德的基本范畴
信仰是世界上最坚强的力量
自然哲学(自然科学 技术 工程)
自然哲学
信息论
心象论
鲁晨光:从自然科学的角度看快感和...
政治哲学
政治哲学
《官话实说》:县市工作为何总是行...
师刚:“地下”病》中国政治的歇斯...
资中筠:难言改革痛楚
邱成江:实践不是检验理论(真理)...
打造中国哲学社会科学学术话语体系...
从“根本成就”上把握中国特色社会...
逍遥子:国家目的论
刘松萝:官员财产公开已经刻不容缓
笑蜀:基于生活的抗争,才最有力
肖畅:决策民主化必须有实质性探索
逍遥子:论当代中国政治转型当中必...
合理按章纳督用税:用“科学发展观...
赵宗彪:我们距二次文革就一个小时
郑春浩:阻挡和谐发展的主要障碍到...
经济哲学
经济哲学
杜君立:腐败蔓延的腐败经济学
张维迎:改革进程开始逆转
李铁:“计划经济”政策正在借尸还...
任福君 谢小军:警惕实用主义的科...
文化哲学
文化哲学
老湾:[“家奴文化”批判之9]
老湾:[“家奴文化”批判之8]
老湾:[“家奴文化”批判之7]
老湾:[“家奴文化”批判之6]
林建刚:董时进与梁漱溟的分歧
老湾:[“家奴文化”批判之五]:...
老湾:[“家奴文化”批判之四]:...
老湾:[“家奴文化”批判之三]:...
老湾:[“家奴文化”批判之二]:...
老湾:“家奴文化”批判之一:“孔...
军事哲学
军事哲学
沈志华:毛泽东派兵入朝作战的决心
海权论
毛泽东军事思想
战争论
鬼谷子
尉缭子
三十六计
孙膑兵法
吴子兵法
司马兵法
诸葛亮兵法
孙子兵法
易学(风水 相 名 梦)
相学
梦学
《周易预测学》初探
周易研究的作用和意义?
风水常识
《姓名学》概念
气功
闵一得:还源篇阐微(三)
闵一得:还源篇阐微(二)
闵一得:还源篇阐微(一)
傅金铨:顶批试金石
马齐:陆地仙经(清)
大小周天的修炼机理与验证
哲学潜科学
哲学潜科学
哲学评论(书 史 人)
逍遥子评论:“有高远哲学思维的民...
转文》四大名著的内在关联:从青年...
智者先生 2013年鉴:圆融哲学

圆融哲学
                                         智者   著
写在封面:
瞻望属于未来的世界哲学并不难,关键要看你是不是站在人类智慧成果的万峰之巅。
辨明属于未来的世界哲学并不难,关键要看它是不是对人类智慧提出了更高的挑战。

序   言

非圆即缺,圆满意味着没有缺损。世人最期待的结局是圆满,世界上最美的图形是圆形。世人言说追求的是自洽自圆。世间所有的真理就组成了这样一种圆形,通过对这种圆形的解读,可以让我们更方便更直接地揭示真理的存在形态和内在关系。
任何一个真理都不过是真理之圆上的一个点;任何一套理论,都不过是真理之圆上的一条线。我们包容一切真理,同时又怀疑任何一个真理的、一套理论的唯一正确性。对于真理,我们既要有包容精神,又要有批判精神;既要指出其片面性的倾向,又要有意识地为其找到合适的位置,镶嵌在璀灿的真理之圆上。值得我们信仰的是,不是某种理论,而是全部理论构成的真理之圆。
随着理性的完善和真理的发现,人类的最终选择是:将各种各样的真理烂熟于心,努力达到理性直觉的认识境界,在具体的社会实践中进行灵性地选择,体验那种物我两忘、天人合一、游刃有余、出神入化的快慰之感。

目     录
序言……………………………………………………
上部:真理的本相
1、真理之圆
2、人类的智力活动包括哪些内容………………………
3、圆融哲学基本原理之一………………………………
4、圆融哲学基本原理之二 ………………………………
5、圆融哲学基本原理之三 ………………………………
6、圆融哲学基本原理之四 ………………………………
7、圆融哲学基本原理之五 ………………………………
8、圆融哲学基本原理之六………… ……………………
9、圆融哲学基本原理之七…… …………………………
10、圆融哲学基本原理之八 ………………………………
11、圆融哲学基本原理之九 ………………………………
12、圆融哲学基本原理之十 ………………………………

中部:圆融的通灵
1、何谓“圆融哲学”………………………………………
2、圆融哲学的由来…………………………………………
3、人类认识的先决条件是什么?………………………
4、人类的认识的五层境界………………………………
5、与网友谈人类认识的五层境界
6、向佛家学点认识论
7、中国的“天人合一”是哲学的最高境界
8、从打麻将牌说到天人合一
9、智慧大师们为什么会在晚年走向神秘主义?………
10、圆融哲学的意义 ………………………………………
11、与知名作家周树山谈信仰
12、圆融真理的表达 …………………………………
13、圆融哲学与实践 ………………………………………
14、圆融哲学是建设大同世界的哲学基础  ………………

下部:哲学的归真
1、给哲学洗洗澡吧
2、网聊记录:给哲学洗个澡吧
3、什么是哲学?
4、世界上最蠢的一句话是什么?
5、如何理解哲学的“哲”字?
6、哲学与科学的区别
7、哲学在什么意义上才能作为一门学说?
8、哲学要说“普通话”
9、哲学的发生
10、哲学的树林
11、一叶哲学
12、哲学与生活
13、哲学家和猪的痛苦与欢乐
14、关于民间哲学“会学之所”的思考
15、如何提高自己的哲学素养?
16、你怎样才能成神?
17、修在尘世
18、谁是哲学家?

附录
与网友谈圆融哲学四则
来自网友的评论七则


上部:真理的本相
把无数的真理设想为一个变化着的圆形球体,我们便可以方便合理地揭示真理及其相互之间的关系了。
1、        真理之圆

作为具有高级智慧的理性动物,人们在生活中总是离不开一个“理”字。领袖人物有他们的大道理,普通老百姓有自己的小道理。考虑问题,无形中有一种“理”潜在地引导、规范、约束着我们;说话的时候,我们总是在力图说出某个“理”;办事的时候,我们力图遵循一定的“理”。社会科学讲究事理,自然科学讲究物理,精神科学讲究心理。迄今为止,人类社会的所有学问都是为着追求、发现、表达、解释、说明各种各样的“理”。
据说有两个小和尚辩论问题,谁也不服谁,找到第三个小和尚评理。他听来听去,最后说,你们谁也不对。这时候来了一个老和尚,其中一个小和尚把自己的道理向他说了一遍,老和尚说,你是对的呀。另一个小和尚也把自己的道理向老和尚说了一遍,老和尚说,你也是对的呀。最后给他们评理的小和尚说,那就是我错了。老和尚对他说,你也是对的,走,咱们一起喝茶去。
“理”这个东西就是这样令人说不清道不明。有人说“人嘴两扇皮,咋说咋有理”。还有人说“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在这种困境之中,人们不禁发出这样的疑问,到底还有没有个“理”?
在对人们按理去想、按理去说、按理去做的过程进行一番认真的考究后,笔者吃惊地发现,人们在道理的旗帜下,居然也在重复着愚蠢的错误:争论问题旷日持久,看上去很热闹,然而,由于概念所指的差异,实际上并不交锋;两个人争论得面红耳赤,大有不共戴天之势,其实所持道理各有存在的理由。许多看上去是正确的观点,可当一种与之相左的观点出现后,你不能不觉得也很有道理。本来是按照一定的道理去做,结果却并不理想……道理值得研究,而关于道理的道理,即道理本身以及道理与道理之间的本质联系,更有进行研究和探讨的必要。
应该说,每一个思考者都在努力寻找道理,而在这种寻找的过程中,人们必然会生发出对于道理本身的追问。在所有道理中,有关道理的道理则属于更高层次的东西了。通过对认识活动的考察,通过对各种各样的“道理”及其之间关系的分析研究,我将在这里就真理的本相提出一种全新的解说:把无数的真理设想为一个变化着的圆形球体,以便合理地揭示真理的本质及其相互之间的关系。
如果你能认真阅读,细心体会,相信你一定会在理解的基础上发出“原来如此”的慨叹,而你的思想境界也一定会提升到一个新的层面。
我愿意以比迄今为止世界上最富有的人的财产多一元的价格拍卖这一研究成果。你当然可以把我的这句话看作是一个玩笑,因为只要“多一元”,就是谁也买不起,她本来就应该属于全人类的。当然,我这玩笑背后的理由仍旧是相当充分的:在这个世界上,有谁能离得开“理”呢?
2、人类的智力活动包括哪些内容

要认识真理的本相,首先我们要对真理有个总体的把握,要知道人们关于真理的认识都在什么范围之内,换句话说,人们关于真理的认识活动都包括哪些内容?
浩瀚历史,芸芸众生,人类作为一种智慧的生物活动在悠久而广阔的社会舞台上。从远古到如今,从东方到西方,在一切有人的地方,都有智力活动的踪迹。形形色色的语言体现着、皇皇典籍记录着人类无以胜数的智力活动。那么人类这种智慧的生物究竟有哪些智力活动呢?
按照以往的解说,人类的智力活动不过就是认识和实践。这当然有道理,但是,认真加以总结和归纳,我们还可以说,人类的智力活动,包括三个方面的内容。简单地说,人类的全部智力活动所回答和解决的,就是这样三个问题:是什么?怎么样?怎么办?与此相对应,人们的基本的判断有这样三类:1)是还是不是?2)好还是不好等由形容词体现出来的对于状态、属性、价值、关系等判断。3)对还是不对?
下面,我们分别来进行分析。
第一、是什么?此谓对于事物的本真判断。
例如,这是块石头。
这个人。
就是这么个事。
这是个阴谋。
表面上看起来,是什么就下什么定义,完全遵从事物的客观属性。其实问题并非如此简单。按照约定俗成的习惯,我们可以对有形的物做出判断,对具体的事物做出判断,但是对于无形的物,抽象的事,就不容易做出判断。这是一条鱼,就是一条鱼。这是一匹马,就是一匹马。这是黑的,那是白的。可是我们面对同一种心志,可以说那是事业心,也可以说是名利思想,说是争名于朝,争利于市。
下面是发生在文化大革命中的三个事例,我们来看一看人们在回答“是什么”的问题时,概念的理解与使用上出现的问题:
浙江某中学高中生陆荣根专门写批判陶铸两本书的大字报。他来到北京前门大街,张贴出了一张两万多字的大字报,整整用掉了60张大字报纸。
陶铸在《论革命的坚定性》一文中写到:“我们作为一个无产阶级革命家,一定要像岩石一样坚定,当狂风暴雨之夜,风想把它们彻底掀翻,雨想把它们打进沙滩,浪涛想把它们卷入大海,但是它们屹然不动。当风雨过后,当浪涛退后,它们仍旧矗立在大海边,指向蓝天,面对大海。”
陆在大字报中批判说:“面对大海就是面向台湾,指向青天,就是指向国民党的青天白日,就是指向蒋介石。”(见周明主编《历史在这里沉思—1966-1976年纪实》之曾志《如烟往事难忘却》)在这个例子中可以看出,陆荣根的大字报将原文中的概念牵强附会歪曲到了何种程度。
在审判遇罗克时,预审庭宣布:“你公开点名攻击姚文元就是攻击无产阶级司令部。”遇罗克说:“我不知道姚文元是无产阶级司令部的人”。(见周明主编《历史在这里沉思—1966-1976年纪实》王晨  张天来《划破夜幕的陨星》)这里有两个概念显然是不能等同的,一个是“姚文元”,一个是“无产阶级司令部”。遇罗克的回答应该说是比较机智的。当然,如果说,“姚文元”一词不能代表,也不能换作“无产阶级司令部”更为针锋相对。
康生说:“过去把刘少奇的国际政策那一套叫做‘三和一少’(即对帝国主义、修正主义、各国反动派要和,对外援助要少—引者注),现在看这个说法不够,应该把它叫做三降一灭,三降,就是向帝国主义投降,向修正主义投降,向各国反动派投降;一灭就扑灭各国人民的革命运动。” (见周明主编《历史在这里沉思—1966-1976年纪实》)康生显然是把“和”的概念与“投降”的概念等同了。将“对外援助少一点”混淆为“扑灭各国人民的革命运动”。
.........................(内容太多,详见论坛)

用户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用户名: 匿名用户
E-mail:
评价等级:
评论内容:
验证码: captcha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站务处理  |   帮助中心 
电话: 0579-85451476 E-mail: tyllxy8@163.com
哲学圣坛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02320号
义乌网络公司东阳网络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