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系统分类 > 文章分类 > 气功 > 傅金铨:顶批试金石
民哲门派电子月报
2015年民哲大会几件事的公开讨...
年鉴频道
王有容君 2013年鉴:文明统一...
智者先生 2013年鉴:圆融哲学
鲁晨光君 2013年鉴:颠倒色觉...
逍遥子君 2013年鉴:核心思想...
贺君山君 2013年鉴:行进途中...
芳言先生 2013年鉴:思想短语...
何在先生 2013年鉴:我在20...
慈天元君 2013年鉴:以广义函...
天茂先生 2013年鉴:逻辑悖论...
俞明三君 2013年鉴:函学简介
高旷先生 2013年鉴:哲学 科...
王孝明君 2013年鉴:上帝是否...
闻苏先生 2013年鉴:辩证主义...
杨升山君 2013年鉴: 时间的...
古尔思君 2013年鉴:基于汉语...
杨成先生 2013年鉴:全息哲学...
小李扉刀 2013年鉴:空值逻辑
罗若翔君 2013年鉴:事物发生...
求索真相的两种殊途与同归
民间智库
中国道路新境界—— 外国政党政要...
逍遥子:强烈质疑越演越烈的强拆与...
论时间的本质
“福”字中隐藏的中国传统:高大上...
凌绝岭:给民间力量以更多空间
知风:“国考”盛景是晨曦还是暮色...
黄雪涛:《精神卫生法》的贡献和缺...
民哲优秀作品
反负定律
天茂:似与不似——“三”的哲学智...
林再兴:论虚实之存在
俞明三:从数学之函到函学之函
俞明三:函学是什么学问?
逍遥子:《超级大统一论》一
慈天元:函论简述
肖斌:《哲学必须从不可知论中复活...
逻辑学
伤脑筋:零逻辑
逍遥子:《逻辑大厦》
中国人自古不讲逻辑?
伦理学
《伦理学》
桑德尔:钱不该买什么
胥志义:公民没有站起来,国家何能...
哲学语言学
逍遥子:语词词性层次的哲学研究方...
美学
《美学》
熊平:极权主义美学的一片投影
鲁晨光:译码模型:一个对称的色觉...
鲁晨光:颠倒色觉逻辑可能性如何导...
儒学
关于中国未来政治发展的保守主义思...
中国文化中的儒教问题:起源、现状...
关于重建中国儒教的构想
陈明:即用见体再说
道教与道学
张无屮 《阴符经》是《道德经》的...
宫哲兵 当代道家
《道德经》的宇宙观:北极轴心说
钟祥 论庄子的自我价值取向
太素先生 悟道随笔
佛教与佛学
金刚经的40句名言
参禅的先决条件
莲池大师:沙弥律仪要略
慈仁:三十七道品與五戒十善八關齋...
南怀瑾:《释迦佛抬头悟道悟到了什...
基督教天主教
内地基督教发展公益事业的必备条件...
从基督教界、知识界、政界三个视角...
基督教中国化的难点及建议
“大时代”中的神学思考
伊斯兰教
给中国各教信徒的一封信
无神论的破产 真主存在的论断
伊斯兰的核心价值观
伊斯兰伦理道德的基本范畴
信仰是世界上最坚强的力量
自然哲学(自然科学 技术 工程)
自然哲学
信息论
心象论
鲁晨光:从自然科学的角度看快感和...
政治哲学
政治哲学
《官话实说》:县市工作为何总是行...
师刚:“地下”病》中国政治的歇斯...
资中筠:难言改革痛楚
邱成江:实践不是检验理论(真理)...
打造中国哲学社会科学学术话语体系...
从“根本成就”上把握中国特色社会...
逍遥子:国家目的论
刘松萝:官员财产公开已经刻不容缓
笑蜀:基于生活的抗争,才最有力
肖畅:决策民主化必须有实质性探索
逍遥子:论当代中国政治转型当中必...
合理按章纳督用税:用“科学发展观...
赵宗彪:我们距二次文革就一个小时
郑春浩:阻挡和谐发展的主要障碍到...
经济哲学
经济哲学
杜君立:腐败蔓延的腐败经济学
张维迎:改革进程开始逆转
李铁:“计划经济”政策正在借尸还...
任福君 谢小军:警惕实用主义的科...
文化哲学
文化哲学
老湾:[“家奴文化”批判之9]
老湾:[“家奴文化”批判之8]
老湾:[“家奴文化”批判之7]
老湾:[“家奴文化”批判之6]
林建刚:董时进与梁漱溟的分歧
老湾:[“家奴文化”批判之五]:...
老湾:[“家奴文化”批判之四]:...
老湾:[“家奴文化”批判之三]:...
老湾:[“家奴文化”批判之二]:...
老湾:“家奴文化”批判之一:“孔...
军事哲学
军事哲学
沈志华:毛泽东派兵入朝作战的决心
海权论
毛泽东军事思想
战争论
鬼谷子
尉缭子
三十六计
孙膑兵法
吴子兵法
司马兵法
诸葛亮兵法
孙子兵法
易学(风水 相 名 梦)
相学
梦学
《周易预测学》初探
周易研究的作用和意义?
风水常识
《姓名学》概念
气功
闵一得:还源篇阐微(三)
闵一得:还源篇阐微(二)
闵一得:还源篇阐微(一)
傅金铨:顶批试金石
马齐:陆地仙经(清)
大小周天的修炼机理与验证
哲学潜科学
哲学潜科学
哲学评论(书 史 人)
逍遥子评论:“有高远哲学思维的民...
转文》四大名著的内在关联:从青年...
傅金铨:顶批试金石

道书试金石卷之末

济一子金谿傅金铨著

悟明子 荆沙徐立先恭订

乾阳子 麻城俞慕纯恭订

定阳子 樊陵熊怀善恭订

贞阳子 临川李拱辰恭订

长生

仙经皆言长生不死。铨昔年末遇真师,肉眼未明,妄抒己见,谓长生为引人入胜之言。有谈长生者,余妄驳之曰:“秦汉以来,且无论矣,前明遗老,有一在者乎?”说者语塞,莫余能屈。又有谓余者曰:“修丹当用女人。”余吒之曰:“妄乃至此,男既用女,则女必用男。从古女真甚多,若麻姑、藐姑、何仙姑、许飞琼等,不可备举。男而用女,固属无妨,女而用男,此大乱之道,必不可信,必无是理。”

今乃知长生之说,信不诬矣,历有征矣,杏林翁曰:“恭自从得师以来,知此身可不死,知此道可必成。”缘督子曰:“世人不信长生之道,甘为泉下之鬼,千金送葬,果何益哉?”抱朴子曰:“世有积金盈柜,聚钱如山,乃不知有此不死之法,就令闻之,万无一信。”又曰:“大药卒难办得当须且御小药,以自支持,虽服他药万斛,终不能使人长生。世或有好道者,不见此法,不遇真师,无由闻天下之有斯妙事也。”又曰:“达人所以不愁死者,非不欲求,不知所以免死之术,而空自焦愁无益,故云乐天知命不忧耳,岂真不欲久生哉?”阴真君曰:“神道一成,升彼九天,寿同三光,何但亿千。”《洞天秘典》云:“幸遇至人指示长生久视之学。”又曰:“欲学长生又乏囊,可怜无路到仙乡。”张三丰曰:“人能服此药,寿与天地齐,如若不延寿,吾言都是非。”又曰:“世人若会栽接法,长生不死成大觉。”《无根树》曰:“梅寄柳,桑接梨,传与修真作样儿。自古神仙栽接法,人老原来有药医。”《指玄篇》曰:“接命延年。”又曰:“与天齐年。”白玉赡曰:“还年接命,以作长生之客。”又曰:“可怜世上无知识,我得长生寿万年。”又曰:“白头老子能知此,返老还童寿万年。”冲虚子曰:“所以长生者以兵。”李虚庵曰:“阳关一闭,个个长生。”《玉碟记》曰:“天下悠悠,皆可长生。”鬼谷子曰:“贼命可以长生不死。”《参同契》曰:“宅翁复壮丁,耆妪成姹女,改形免世厄,号之曰真人。”又曰:“故为立法,以传后贤,推晓大象,必得长生。”《黄庭经》曰:“独食太和阴阳炁,故能不死天相既。审能修之可长存,服食玄炁可逐生。闭子精路可长活,寿亿万岁将有余,使人长生升九天。长生要妙房中急,长生久视乃飞去。”圣圣相续,皆言长生,愚人少见多怪,习见人世之常理,不睹圣神之奇事。夏虫语冰,其不信宜矣。今略举以证之:许旌阳真君,生于吴孙乾赤乌二年戊子,飞升于东晋孝武帝宁康二年甲戍,涉世一百三十六年;张三丰生于南宋绍兴辛卯,至明永乐尚留人间,几三百岁;

世传彭祖八百岁;楚狂接舆年七百岁;孔安国年四百岁;天门子二百八十岁,犹有童子色。此皆具有明文,历历可考。有志之士,不当如是耶。

筑基成则具六通之一,所谓无漏通,即可以长生不死,仅小证人仙之果,百日间事耳。凡男人年老,八九十岁、百岁,精枯气竭,须要使其无精而复有精,且能御女,能种子。然后由有精而炼至无精,并无精窍,小便缩如童子。则知精已化炁而基成矣。妇人年老,八九十岁、百岁,气血久枯,须要使之无血而生血,复有月信。然后由有经而炼至无经,谓之斩断赤龙,身如处女,则知血已化炁而基成矣。此真实效验,克日可成。非遇真师终成画饼,所谓真诀必要真仙授,世人说者有谁真。又曰,欲求人不死,须寻不死人。吾言非妄,来贤勉之。

师恩

天地生我,不能使我长年。父母育我,不能使我不死。天地生我,不能使我白日羽翰。父母育我,不能使我超升九祖。此师恩之所以等于高厚,法乳所施,有同鞠育也。

若今时捉住阴阳,则他日寿同天地。贝阙瑶宫,掺螭驾鹤,现在九祖,历劫种亲,升为眷属,顾不重欤。

《黄庭经》曰:“授者口师受者盟,云锦凤罗金纽缠。以代割发肌肤全,携手登山咂仙液,金书玉简乃可宣。传得审受告三官,勿令七祖受冥愆。太上微言致神仙,不死之道此其文。”

上阳子曰:“天地之间,此事至大。”紫阳三传非人,三遭其难。仙经具载,可不戒之。倘非其人,彼此受谴,况欲其敬师成道乎?自非真英雄,真豪杰,断不能行此一时二候之事。谓之至易可,谓之至难亦可。所以白玉赡云:“也是难,八十老翁咬铁盘;也是易,一下新竹刀又利。”必也有圣人之体,然后可以行圣人之用。

所谓真师,大概有三等。其上者,真仙真佛,或现身说法,或临坛示教。现身说法,若天女之度马鸣生;钟离之度吕祖。临坛示教,若许祖之乩授樵阳子;吕祖之梦示彭纯一。

其次待诏飞升,暂留人间,或数十年,或百余年,因缘遇合,而得亲问学。如:马鸣生之度阴长生;左元放之度葛仙翁;郑思远之度抱朴子;陈泥丸之度白玉蟾。

其次得师口诀,无力行工,著书访友,以为内助外护。若张紫阳之著《悟真篇》,果得石杏林之徒。《仙佛合宗语录》后跋曰:“若自有力行工者,则传此以度同志之人。若自无力行工,则藉此以遇护道之侣,否则或三代有德向善,兼能助师行工。或力不足,能代募助师,亦可许之。古云法财两助,此之谓也。”

谛观往昔圣真,皆艰难得诀。得诀后又数十年,然后就事。今略举数条:葛仙翁曰:“昔吾得此道三十余年,叹无法财了兹妙道。”抱朴子流珠歌曰:“三十年内,日月长吁,吾今六十,忧赴三途。”张三丰栖静三十年,乃遇郑思远,授以至道,又二十年始就事。龙眉子曰:“手握天机六六秋,年年此夕不胜忧。神功妙乏三人就,黍米灵无二八修。信道龟蛇须福地,要知骑鹤上杨州。谁能假我扶摇力,一举同迁在十洲。”此其人虽语言犹人,衣食犹人,而处心积虑,必有不同于人。

曾记昔年一老先生,自言得真师口诀。余曰:“道为天地之秘机,愚不敢遽问,但问真师来去何如?如何德品?如何度法?此事也,无不可言者。”乃曰:“吾师至诚朴实,不苟言笑,不谈人是非,较人长短,长斋把素,孜孜以度人为事。前后曾度千五百人矣。”余曰:“先生得无误耶,仆观从前圣师,其难其慎,或传一人二人,或不传一人。盖真机秘密,上天所宝,历百劫而一传人。诚如先生所言,何太易易,师传百千,徒复传百千,惟恐人不入其门,不学其道,且愚及妇女,意欲何为?”及观其书,前则抄写丹经,后则胡言不成文理,殆藉真而售其诈者乎!若果系真师,必无求于人,虽欲执贽,彼且不受。盖未审其祖父之德行,一身之贤否。果足荷担道任,为大地众生,蠢动含灵,作一慈父否也。古人待教久而入道精,钟离十试吕祖;邱长春受百难于王重阳;伍冲感切问二十载于曹还阳;白玉蟾十年侍真驭,皆节节传授,非是一口吐尽。白玉蟾曰:“说刀圭于癸酉七月之夕,尽吐露于癸亥春雨之天。”冲虚子逢师于万历已巳三月,受全于戊子三月,盖二十年也。

道极易知,师匠难遇;道极易行,护法难得。惟其至易,是以至难。十月、三年,可数之日月。泥丸祖不云乎,“缚云捉月之机关,得诀修炼夫何难。”上阳子曰:“其道易知,其事易成,初无难也。”冲虚子曰:“调养口腹,安静气体,亦易易事耳。未遇真师,难得者法;既遇真师,难得者财侣。”上阳子曰:“求财求侣炼金丹,财不难兮侣却难。得侣得财多外护,做仙何必到深山。”

二十四问

一问简易 二问眼前 三问可笑 四问心肾 五问家中 六问双修

七问危险 八问黄婆 九问侣伴 十问有作 十一问朝市十二问筑基

十三问炉鼎十四问铅汞十五问火药十六问呼吸十七问日月十八问法天

十九问花月二十问子时二十一问潮信 二十二问卯酉 二十三问沐浴 二十四问顺逆

一问简易

丹经每言简易。《黄庭经》曰:“至道不烦诀存真。”又曰:“治生之道了不烦。”《参同契》曰:“事省而不烦。”钟离祖曰:“此道分明事不多,奈缘福薄执迷何。”萧紫虚曰:“从来至道无多事,自是愚人识不全。”白紫清曰:“只缘简易妙天机,散在《丹经》不肯泄。”石杏林曰:“简易之语,不过半句。证验之效,只在片时。”张紫阳曰:“知者惟简惟易,昧者愈烦愈难。”薛紫贤曰:“其道至简,其韦匪遥。但非丰功伟行,不能遭遇真师。”

[请问]:如何简易?不得妄谈顿悟套语,须要说出实行实践工夫,是行事,不是讲理。张紫阳云:“虽愚昧小人行之,立跻圣地。”此等天机,岂是猜度得来?果系真师,必有真说。

二问眼前

丹经每言眼前,马祖曰:“玄微妙诀无多言,只在眼前人不顾。”又曰:“在眼前,甚容易,得服之人妙难比。”陈泥丸曰:“眼前有路不知处,造空伏死徒冥冥。”又曰:“大道分明在眼前。”又曰:“终日相随在目前。”张三丰曰:“今日方知,道在目前。”薛道光曰:“思量只是眼睛前,自是时人不见。”刘海蟾曰:“眼前觑着不识真。”萧紫虚曰:“金液还丹在眼前,迷者多而悟者少。”上阳子曰:“此窍分明在目前。”吕祖曰:“目前咫尺长生路,多少愚人不悟。”又曰:“真阴真阳是真道,只在眼前何远讨。”

[请问]:在眼前是甚么?果系真师,必能知得。若是盲师,必将曰:“眼前所见,太虚无朕。”此
 

丹经每言可笑。《悟真》曰:“工夫容易药非遥,说破人须失笑。”薛道光曰:“神仙不肯分明说,说与分明笑杀人。”老子曰:“下士闻道大笑之。”吕祖曰:“性命根,生死窍。说着丑,行着妙。人人憎,个个笑。”《葫芦歌》曰:“行着妙,说着丑,惹得愚人笑破口。”杏林翁曰:“此道易生毁谤。”上阳子曰:“偶获一人两人之知,即来千人万人之谤。”

[请问]:闺丹食秽耶?房中采战耶?有何可笑,所笑何事,起世人之惊疑,在那些事上。果系真师,必能知得清楚,说得透彻。

四问心肾

丹经皆言心肾。心为离,肾为坎。《指玄篇》曰:“浓血皮包无价宝。”又曰:“身中自有一阳生。”又曰:“真正大药,在身中求之,不在外取。”这等看来,取坎填离是取肾补心,取肾中之兵,补心中之神;取肾中之水,济心中之火。肾中之水上升,心中之火下降,所谓水火既济而结丹也。然白玉蟾又云:“心肾原来非坎离。”吕相曰:“不在心兮不在肾,穷取生身受气初,莫怪天机都泄尽。”又曰:“虽分彼我,实非闺丹御女之术。若执一己,岂达鹏鸟图南之机。”此又何解?

[请问]:心肾坎离,果出于吾之一身耶?非出于吾之一身耶?但得坎精点离穴,纯乾便可蹑飞琼。离穴我也,此坎精到底是谁?果系真师,自有的解,必不强不知以为知。天地鬼神,森罗有列,妄语狂夫,必遭天戮。

五问家中

丹经皆言在家中,不在外取。张三丰曰:“只在家中取,何劳向外寻。”《洞玄经》曰:“家中原有至宝,世人障蔽难明。”张紫阳曰:“此般至宝家家有,自是愚人识不全。”萧紫虚曰“这般景象家家有,因甚时人不学仙。”白玉蟾曰:“原来家里有真金。”《修真诗》曰:“随时药料家中取。”又曰:“认取家园真种子,好收海底白莲花。”张三丰曰:“家家有个家家有,几个能知几个还。”

[请问]:此家中取,家家有,到底是甚么?名言一身中求之,当曰人人有、身身有,不当曰家家有。果系真师,必不妄谈,必不诳语。衣中珠子,近在眼前,迷人如隔万重山,须知古人字不虚下。

六问双修

丹经皆言性命双修。世人爱身家而不惜性命,只知独坐孤修,不知离宫入定,坎府求玄之妙理。始焉以性而修命,终焉以命而全性。初关炼精化炁,筑基之事;中关炼炁化神,结胎之事;上关炼神还虚,了手之事。初关人仙之果;中关神仙之果;上关天仙之果。初关欲界天之事也;中关色界天之事也;上关无色界天之事也。由欲界天而升色界天,由色界天而升无色界天,性命双全,虚空为体。

[请问]:双修者,两人同修耶?心肾并用耶?果系真师,必能知双修之理,必能行双修之事。

七问危险

丹经多言防危虑险。《四百字》曰:“沐浴防危险,抽添自谨持。”《敲爻歌》曰:“加添火候要防危。”《百句章》曰:“防失防险倾。”正阳祖曰:“果然百日防危险。”又曰:“一年沐浴防危险。”紫阳曰:“大凡火候,只此大周天一场,大有危险。”从古圣真,皆郑重言之,必是当前难忍之大事。

[请问]:有何危险?其危在那些事上?其险在那些处所?果系真师,必能说得切实。

八问黄婆

丹经多言黄婆。《还原篇》曰:“大意要黄婆。”《入药镜》曰:“托黄婆,媒姹女。”张三丰曰:“黄婆劝饮醍醐酒.一日掀翻醉一场。”泥丸祖曰:“回头问取黄婆看。”白玉蟾曰:“等闲寻取旧黄婆。”又曰:“婴儿姹女,阻隔在天涯远,全仗着黄婆在两下缠。”萧紫虚曰:“便须仔细托黄婆。”吕祖曰:“黄婆巧弄千般舌。”又曰:“黄婆匹配得团圆,时刻无差口付传。”是黄婆实为丹房之副帅,断断不可少者。或有谓中央意土为黄婆。《了身经》曰:“中宫胎息号黄婆。”

[请问]:虚拟其名耶,实有此事,实有其人耶?黄婆侣伴同笃志,所笃何事?必不得摸棱答应。

九问侣伴

丹经多言侣伴。当知非独自一人所为。薛道光曰:“三人同志谨防危。”吕祖曰:“全凭侣伴调水火。”上阳子曰:“已得真师,当先求丹友。”正阳祖曰:“尘中难得修真侣。”吕祖曰:“方其性命以双修,先结同心为辅佐。”《敲爻歌》曰:“寻烈士,觅贤才,同安炉鼎化凡胎。”龙眉子曰:“辅弼同声不可无,三人一志互相扶。魁罡坐镇当先主,筹鼎铺模责次徒。”天来子曰:“要修丹,须结友,同志三人互相守。若无同志一般人,大药难成金汞走。”万卷丹经,都说要三人,今之羽流,及在俗习玄居士,总不见谈及三人,便是与丹经相左。

[请问]:必得三人何用?若是真师,必当知得。

十问有作

丹经皆言有作,不说无为,但曰始于有作,终于无为。《悟真》曰:“始于有作人难见,及至无为众始知。但知无为为奥妙,岂知有作是根基。”万卷丹经,少言清静,都是说工法效验。

[请问]:有为是为些甚么?有作可见,无为不可见。今乃说有作不可见,无为可见,此是何解?果系真师,必能道其原委。

十一问朝市

昔人云,大隐隐朝市。杏林翁授薛紫贤曰:“可往通都大邑,依有力者为之。”《悟真》曰:“须知大隐居朝市,何必深山守静孤。”朝非贵乎?市非富乎?宁有富贵神仙耶。然古人又云:“学道须教彻骨贫。”二者孰是。

[请问]:不居深山,而居朝市之理?果系真师,无妨直语。

十二问筑基

丹经皆言炼己筑基。又曰:“筑基炼己。”吕祖曰:“筑基炼己采后天。”又曰:“炼己筑基,固彼我一身邦国。”又曰:“修仙有程,炼己无限。”

[请问]:炼己筑基是两事耶,一事耶?先炼已而后筑基耶,筑基而后炼己耶,是一是二?果系真师,必不错谬。

十三问炉鼎

丹经重言炉鼎,曰乾炉,曰坤鼎。《中和集》曰:“上品丹法,以天地为炉鼎;中品丹法,以乾坤为炉鼎;下品丹法,以心肾为炉鼎。”《悟真》曰:“先法乾坤为鼎器。”吕祖曰:“鼎器本是乾坤体。”是有鼎矣。又曰:“鼎鼎原无鼎,炉炉非玉炉。”似无鼎矣。又曰:“此药无炉只有鼎,一鼎化为千万鼎。”

[请问]:有鼎炉耶,无鼎炉耶?前对脐轮后对肾,中间有个真金鼎。采战者以女人为鼎,运气者以两肾中间为鼎。似有似无,是虚是实。果系真师,必不妄语。此处妄语,则婴姹无托迹之区矣。

十四问铅汞

丹经重言铅汞。《悟真》曰:“其中简易无多语;只是教人炼汞铅。”又曰:“除却铅汞两昧药,其他都是证愚迷。”

[请问]:甚么是铅,甚么是汞?必曰:“铅者黑铅,汞者水银。”产于何处?必曰:“铅产西方汞产东。”铅之有汞,犹表之有影,此是比象,毕竟是什么?必曰:“铅中有银,虎向水中生也;砂中有汞,龙从火里出也。铅为北方水,玄武之象;砂为南方火,朱雀之象;银为西方金,白虎之象;汞为东方木,青龙之象。铅汞两物,实具四象,加以中央意土,运行其中,所谓大丹只是五行结就。”须知此是言理。

[请问]:到底是甚么东西?《破迷歌》曰:“铅汞跟着走,龙虎眼前有。”活的死的,人耶物耶?请无言理,而言其事。真铅真汞人不识,露出一钩清净月。

十五问火药

丹经皆火药合言。白玉赡云:“身心两个字,是火也是药。”彭鹤林曰:“火药原来一处居,看时似有觅时无。”王道曰:“火是药之父母,药是火之子孙。”上阳子曰:“火非药不产,药非火不生。”《还原篇》曰:“能知药与火,定里见丹成。”《仙佛合宗论语》曰:“至难明者真火真药也。”此万古圣真之秘机,天庭之所重禁者,学者当修德盟天,以寻仙师之度。

十六问呼吸

丹经重言呼吸。冲虚子曰:“达观往昔千千圣,呼吸分明了却仙。”《黄庭经》曰:“出日入月呼吸存。”又曰:“呼吸元气以求仙。”冲虚子曰:“用后天之真呼吸,寻真人呼吸处。”李真人云:“只就真人呼吸处,放教姹女往来飞。”《钟吕传道集》曰:“一呼一吸,天地人三才之真气,往来于十二楼前。”《唱道》曰:“一呼一吸,通乎气机;一动一静,同乎造化。”王重阳曰:“神不离气,气不离神。呼吸往来,通乎二源,世人不解,便猜为吐浊吸清,播弄口鼻,吞吸日精月华。运行气脉,后上前下,终夜不休,以致成疾。经不云乎:人人气血本通流,营卫倾行百刻周,岂在闭门学行气,正如头上又安头。”观此明明非运呼吸之气可知矣,前言成圣即此呼吸,后言不宜闭门行气。 .

[请问]:用呼吸耶,不用呼吸耶?果系真师,必有真诀。元和内运即成真,呼吸外求终未了。

十七问日月

丹经多言日月。萧紫虚曰:“北斗南辰前后市,两轮日月往来飞。”又曰:“几回日月滩头立,独把丝纶钓黑龟。”吕祖曰:“有人间我修行法,遥指天边日月轮。”

夫日月者,天地之二气;呼吸者,人身之日月。天上太阴、太阳;人间少阴、少阳,原是一样。月借日而生光,是对照也。当知日月运行于天地之内,人果能效天地之呼吸,亦运之于内,自然得结圣胎。

[请问]:入如何能运之于内,得非闭气耶?冲虚子已言其逼塞难容,恶在其得伏此气也。果系真师,必有定解。此火候之秘,请无问其详,愿闻其旨。

十八问法天

丹经曰:“只要专心效法天。”《阴符经》曰:“观天之道,执天之行,尽矣。天地所以无终极者,以其能运此大呼吸也。”朱子曰:“今年冬至,到明年冬至,只是一个呼吸。天施雨露,地发生机。天无地,无凝受之基;地无天,无施化之本。”广成子曰:“至阴肃肃,至阳赫赫。肃肃降于天,赫赫发乎地。”

[请问]:乾坤天地,如何效法?天之道不易观,天之行岂易执乎?果系真师,必知天人合一之理,同一呼吸之道。

十九问花月

丹经每言花月。吕祖曰:“花发拈花须仔细,月圆赏月莫延迟。”又曰:“月下花前拍手笑,花酒神仙古到今,花花结就长生药。”萨祖曰:“只在花里寻,莫去山中串。”张三丰曰:“神仙神仙,只在花里眠。”天来子曰:“烟花堆里隐神仙。”又曰:“采药要明天上月,修行须识水中金。”张三丰曰:“月之圆,存乎口诀;时之子,妙在心传。”白玉赡曰:“月圆口诀明明语,时子心传果不讹。《百句章》曰:“先看初三夜,蛾眉始见庚。”又曰:“明月堂玉蕊芳。”《脉望》曰:“梅稍新月,始可药生。”上阳于曰:“一年十二度月圆,月月有阳生之日。”《还原篇》曰:“万籁风初起,干山月乍圆,急须行政令,便可运周天。”冲虚子曰:“要夺人间真造化,不离天上月盈亏。”

[请问]:此花在何处用之?莫教留四壁,面面看英蓉。此月在何处见之?举头见明月,低头思故乡。

二十问活子时

丹经每言活子时。时而曰活,必非日中之十二辰矣。邵子曰:“冬至子之半,天心无改移。一阳初动处,万物末生时。”《规中指南》曰:“时节一至,妙理自彰。”朱元育曰:“时节一到,大药自产。”又曰:“时候末到,则虚以待之,时候即到,则动以应之。”《翠虚篇》曰:“精生有时,时至神知。”吕祖曰:“依时便见黄金佛,过后难逢碧玉仙。”又曰:“莫教时过枉劳心。”此是活子时,更有正子时。

[请问]:此子时在何处见之,何时见之?活子时如何,正子时又如何?此是真正天机,不得曰,天道半夜起子,一阳来复之时。人身一小天地,至亥末子初,亦一阳来复,谓之子时。这是纸上陈言,理如此,事实不如此,不知活子时者也。岂不闻陈希夷云“子午工,是火候,两时活取无昏昼。”果系真师,就在此活字上,定真子时,必不呆看丹经,自欺欺人,妄言误世。必竟如何?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二十一间潮信

丹经每言潮信。白玉蟾曰:“地下海潮天上月。”《入药镜》曰:“天应星,地应潮。”又曰:“如来见明星而悟道。”庄子曰:“有情有信。”《百句章》曰:“此中有真信,信至君必惊。”又曰:“信之一字,实干圣万真之总路。”

[请问]:潮生何地,信发何时?真正天机,果系真师,必然不谬。早知潮有情信,嫁与弄潮儿。

二十二问刑德

丹经皆言刑德临门,卯酉休浴。又曰:“进退须明卯酉门。”曹还阳曰:“子午卯酉定真机,颠倒阴阳三百息。”是真有卯酉矣。然彭鹤林又云:“卯酉乃其出入门。”《四百字》云:“及其林浴去,卯酉时虚比。”《契》曰:“卯酉界隔,主客二名。又曰:“龙西虎东,建纬卯酉。”是无卯酉矣。

[请问]:果有,果无?果系真师,必有真说。

二十三问沐浴

休浴者,洗心退藏之谓也。卯沐浴,乃益汞;酉沐浴,乃益铅。陈希夷曰:“卯时沐浴酉时同。”


 
 

[请问]:此海与水晶宫在那里?既有此名,必有此物。果系真师,必有真说。

二十四问顺逆

经曰:“顺则生凡,逆则成圣。”张三丰曰:”顺生人,逆生丹。只一句儿超了千千万,再休题清净无为,也得还丹。”《无根树》曰:“顺为凡,逆为仙,只在中间颠倒颠。”

[请问]:生人生丹,其顺逆如何?生人用交媾,生丹亦交媾耶。生人十月怀胎,三年乳哺。生丹亦十月怀胎,三年乳哺。须知理是一样,其事却不一样。其不同处在那里?这顺生逆生,便是真正天机。果能达此,则大地山河发育,万物亦从此起。知此便是知“道”,行此更可飞升,噫!不患不知,患不苦求;不患不行,患不积德。

用户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用户名: 匿名用户
E-mail:
评价等级:
评论内容:
验证码: captcha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站务处理  |   帮助中心 
电话: 0579-85451476 E-mail: tyllxy8@163.com
哲学圣坛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02320号
义乌网络公司东阳网络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