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系统分类 > 文章分类 > 文化哲学 > 老湾:[“家奴文化”批判之7]
民哲门派电子月报
2015年民哲大会几件事的公开讨...
年鉴频道
王有容君 2013年鉴:文明统一...
智者先生 2013年鉴:圆融哲学
鲁晨光君 2013年鉴:颠倒色觉...
逍遥子君 2013年鉴:核心思想...
贺君山君 2013年鉴:行进途中...
芳言先生 2013年鉴:思想短语...
何在先生 2013年鉴:我在20...
慈天元君 2013年鉴:以广义函...
天茂先生 2013年鉴:逻辑悖论...
俞明三君 2013年鉴:函学简介
高旷先生 2013年鉴:哲学 科...
王孝明君 2013年鉴:上帝是否...
闻苏先生 2013年鉴:辩证主义...
杨升山君 2013年鉴: 时间的...
古尔思君 2013年鉴:基于汉语...
杨成先生 2013年鉴:全息哲学...
小李扉刀 2013年鉴:空值逻辑
罗若翔君 2013年鉴:事物发生...
求索真相的两种殊途与同归
民间智库
中国道路新境界—— 外国政党政要...
逍遥子:强烈质疑越演越烈的强拆与...
论时间的本质
“福”字中隐藏的中国传统:高大上...
凌绝岭:给民间力量以更多空间
知风:“国考”盛景是晨曦还是暮色...
黄雪涛:《精神卫生法》的贡献和缺...
民哲优秀作品
反负定律
天茂:似与不似——“三”的哲学智...
林再兴:论虚实之存在
俞明三:从数学之函到函学之函
俞明三:函学是什么学问?
逍遥子:《超级大统一论》一
慈天元:函论简述
肖斌:《哲学必须从不可知论中复活...
逻辑学
伤脑筋:零逻辑
逍遥子:《逻辑大厦》
中国人自古不讲逻辑?
伦理学
《伦理学》
桑德尔:钱不该买什么
胥志义:公民没有站起来,国家何能...
哲学语言学
逍遥子:语词词性层次的哲学研究方...
美学
《美学》
熊平:极权主义美学的一片投影
鲁晨光:译码模型:一个对称的色觉...
鲁晨光:颠倒色觉逻辑可能性如何导...
儒学
关于中国未来政治发展的保守主义思...
中国文化中的儒教问题:起源、现状...
关于重建中国儒教的构想
陈明:即用见体再说
道教与道学
张无屮 《阴符经》是《道德经》的...
宫哲兵 当代道家
《道德经》的宇宙观:北极轴心说
钟祥 论庄子的自我价值取向
太素先生 悟道随笔
佛教与佛学
金刚经的40句名言
参禅的先决条件
莲池大师:沙弥律仪要略
慈仁:三十七道品與五戒十善八關齋...
南怀瑾:《释迦佛抬头悟道悟到了什...
基督教天主教
内地基督教发展公益事业的必备条件...
从基督教界、知识界、政界三个视角...
基督教中国化的难点及建议
“大时代”中的神学思考
伊斯兰教
给中国各教信徒的一封信
无神论的破产 真主存在的论断
伊斯兰的核心价值观
伊斯兰伦理道德的基本范畴
信仰是世界上最坚强的力量
自然哲学(自然科学 技术 工程)
自然哲学
信息论
心象论
鲁晨光:从自然科学的角度看快感和...
政治哲学
政治哲学
《官话实说》:县市工作为何总是行...
师刚:“地下”病》中国政治的歇斯...
资中筠:难言改革痛楚
邱成江:实践不是检验理论(真理)...
打造中国哲学社会科学学术话语体系...
从“根本成就”上把握中国特色社会...
逍遥子:国家目的论
刘松萝:官员财产公开已经刻不容缓
笑蜀:基于生活的抗争,才最有力
肖畅:决策民主化必须有实质性探索
逍遥子:论当代中国政治转型当中必...
合理按章纳督用税:用“科学发展观...
赵宗彪:我们距二次文革就一个小时
郑春浩:阻挡和谐发展的主要障碍到...
经济哲学
经济哲学
杜君立:腐败蔓延的腐败经济学
张维迎:改革进程开始逆转
李铁:“计划经济”政策正在借尸还...
任福君 谢小军:警惕实用主义的科...
文化哲学
文化哲学
老湾:[“家奴文化”批判之9]
老湾:[“家奴文化”批判之8]
老湾:[“家奴文化”批判之7]
老湾:[“家奴文化”批判之6]
林建刚:董时进与梁漱溟的分歧
老湾:[“家奴文化”批判之五]:...
老湾:[“家奴文化”批判之四]:...
老湾:[“家奴文化”批判之三]:...
老湾:[“家奴文化”批判之二]:...
老湾:“家奴文化”批判之一:“孔...
军事哲学
军事哲学
沈志华:毛泽东派兵入朝作战的决心
海权论
毛泽东军事思想
战争论
鬼谷子
尉缭子
三十六计
孙膑兵法
吴子兵法
司马兵法
诸葛亮兵法
孙子兵法
易学(风水 相 名 梦)
相学
梦学
《周易预测学》初探
周易研究的作用和意义?
风水常识
《姓名学》概念
气功
闵一得:还源篇阐微(三)
闵一得:还源篇阐微(二)
闵一得:还源篇阐微(一)
傅金铨:顶批试金石
马齐:陆地仙经(清)
大小周天的修炼机理与验证
哲学潜科学
哲学潜科学
哲学评论(书 史 人)
逍遥子评论:“有高远哲学思维的民...
转文》四大名著的内在关联:从青年...
老湾:[“家奴文化”批判之7]

出家之难,一个人抗争所有人

        想象一下一个人决定出家修行会遇到什么样的阻力。几乎可以肯定,他身边的每一个人特别是他的那些亲友都会极力反对。即使是佛门朋友也有可能反对,至少也会劝他再思考思考是否真的就断了尘缘,然后再决定是否真地要一生向佛了。
        在我们的内心深处,一个人决定走出家门就等于走向未知,如同一根断了线的风筝。只有身在各种利益之家、身份之家、意见之家中,你才有规则和信任可言,而外在于家的社会——对于个体而言——就是一个未知的深渊。既然每个家魔兽都以社会为食物,再坚硬的规则也早已形同虚设了。你在家中的知心好友当然会挽留你,你在家中的对手和敌人也会挽留你——借机表达他们对家的忠诚。只有仇家的那些异类(他们也视你为异类)才会因为你的出家行为而十分开心,他们会把你的出家行为演绎为你所在之家的耻辱。你所在之家的家长也会因为你的出家行为而有耻辱感,至少很有一种挫折感。于是,你便成了反面教材,维护家的团结的教育运动因你而开展起来。对于家而言,出家的你走失了,是家的不幸。但家中的人会化悲痛(和愤怒)为力量的,家有可能会空前团结起来——尤其是在还要面对仇家的羞辱时。
        走出家门走向社会的我们只会更糟,你的家人会误认为你背叛了这个家(走入佛门就难有这种可能),甚至会猜忌你是不是被别家收买了,最糟糕的情况就是将你直接视为仇家的卧底和自家的叛徒,并有可能让你永远从地球上消失。既不能用,则必杀之,家长们不会给仇家重用你的机会——除非你本来就是一个庸才。看看那些乱世中的英才,他们中有不少人就是这样给家魔兽毁灭掉的。
        体制中的大多数人都有可能遇到这样的情况,单位搞点创收,弄个小金库,有点违规但不犯法。如果你坚持说不行,政策不容许,那你的领导和同事都会认为你疯了,今后你也没有办法在单位呆下去了——单位之家会视你为叛徒而彻底抛弃你。同流必须合污,最终你必须依附单位这个家,才能继续生存下去。再假设领导想搞点腐败,碰巧非你参与不可,那你就必须参与其中——这是家长在照顾你发财呢。如果你的同学、战友、同事、乡亲中不幸有人犯法了,你会看到同学之家、战友之家、同事之家、乡亲之家都在为“家人”辩护甚至开脱责任。至于法律和常识,早已扔到一边了。倘若你试图和你的“家人”讲法律和常识,就会冒着被全家人抛弃的风险。药家鑫的那些大学同学们就是这样干的。
        类似的情况在任何形式任何层次上的家里都会出现。不幸的是,我们每个人且每时每刻都穿梭在不同形式不同层次的家中。你若尝试着走出任何形式的家门,都会遭遇全体兄弟姐妹和家长们的反对。最终的结果就是,你在任何形式任何层次的家中,都不再受到欢迎,你成了真正的无家可归的人——如同丧家之犬。这个时候,你的配偶、子女、父母和兄弟也开始反对你。社会都是这样,你又何苦来着?别人都心安理得,你为什么要逞能?谁没有看透吗?谁都看透了,只有你没有看透!最后一句也一定是:你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这个家想一想吧?于是,你不仅成了天然之家的罪人,还成为同事之家、同学之家、战友之家等各种身份之家、利益之家、意见之家的罪人。你害了他们,害了所有人,他们都是因为你而受到伤害!你难道就没有一点怜悯心吗?不怜悯你的家人吗?难道没有一点羞愧心吗?不为自己的一意孤行感觉到羞愧吗?你成了天底下多余的人。
        无家可归的你,此时开始回忆起家的温暖了。是啊,在战火纷飞的年代,你的战友兄弟们可以为你赴死;最困难艰苦的岁月里,是单位、组织和同事们伸出了援助之手;再想一想那些在文革中被当成右派而枪决的同事吧,如果不是领导在关键时刻冒险挽救了你,你哪里还有今天?就说你的顶头上司某局长的案子吧,如果不是他一个人顶了下来,你还能安稳地坐在办公室里?我们还有资金入股本地最大的一家煤矿?当然了,我们又怎能忘记他的家人呢?他的家人没有得到很好的照顾,你我能安全地干到退休吗?是啊,你我还有很多该关照的人没有关照好的,作为家庭成员的我没有尽到责任。于是,你挪动了回家的脚步。而你的不同身份的家人,也早已等候在各自的家门旁,呼唤你浪子回头。规则和法律,在你回家的路上已被你重新抛弃。
        这里省略了一个前提,你尚未成为家的异类。假设你是某贪腐窝案中的成员,已经向政府举报了你所知道的全部犯罪事实,那你就彻底毁灭了这个贪腐之家,同时成为贪腐之家的异类,再也回不去了。
        瞧,回到家里多好啊。家魔兽给你留着的利益回来了,家人们给你的温情回来了,至于规则和制度嘛,也不是我一个人能改变的,不是吗?这个社会是有很多问题,但那都是别人的问题,也是别家的问题。面对他人的腐败啊、环境污染啊、食品安全啊,只要和自家的人无关,就可以和家人一起围观了,偶尔还可以骂上几句。于是,日子又回到从前的样子。
        继续做好自家的家奴是幸福的,几千年来我们不都是这样过来了吗?至于社会底层民众的疾苦,我也帮不上什么忙啊;至于什么社会的不公和我们心中的正义与良知,全都是虚无的东西,能值多少钱啊?好在痛苦都是别人的,幸福才是我自己的。有能力的话,还是多挣点钱让家人过上好一点的日子吧。人生的意义,不就是希望自己和家人过得好一点吗?想那么多干什么?想和自己无关的事干什么?吃饱了撑得慌!你说过去为什么不是这样?年轻时为什么不是这样?那是年少无知啊,年少轻狂啊!你不是说要为后代着想?要为孩子们创造一个公平的社会吗?对了,我得赶紧给往上爬啊,好让孩子将来有爹可拼,只要孩子的孩子都有爹可拼,社会进不进步又有什么关系呢。
        笔者的朋友问:你这样批判“家奴文化”又有多大意义?离开了各种各样的家,我们又能改变多少?我坚定地回答说“那将是一个伟大的改变”!他紧跟着问:那你认为有多大可能呢?我茫然无语。因为我的内心很清楚:西方救人出上帝,只需要同唯一的神抗争;当下中国如果要救人出家,那是要同无数个家长抗争,而且这个家长有可能就是你自己。
         (作者寄语:希望能在本话题中读懂我们自己。未完待续。)

用户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用户名: 匿名用户
E-mail:
评价等级:
评论内容:
验证码: captcha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站务处理  |   帮助中心 
电话: 0579-85451476 E-mail: tyllxy8@163.com
哲学圣坛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02320号
义乌网络公司东阳网络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