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系统分类 > 文章分类 > 伊斯兰教 > 无神论的破产 真主存在的论断
民哲门派电子月报
2015年民哲大会几件事的公开讨...
年鉴频道
王有容君 2013年鉴:文明统一...
智者先生 2013年鉴:圆融哲学
鲁晨光君 2013年鉴:颠倒色觉...
逍遥子君 2013年鉴:核心思想...
贺君山君 2013年鉴:行进途中...
芳言先生 2013年鉴:思想短语...
何在先生 2013年鉴:我在20...
慈天元君 2013年鉴:以广义函...
天茂先生 2013年鉴:逻辑悖论...
俞明三君 2013年鉴:函学简介
高旷先生 2013年鉴:哲学 科...
王孝明君 2013年鉴:上帝是否...
闻苏先生 2013年鉴:辩证主义...
杨升山君 2013年鉴: 时间的...
古尔思君 2013年鉴:基于汉语...
杨成先生 2013年鉴:全息哲学...
小李扉刀 2013年鉴:空值逻辑
罗若翔君 2013年鉴:事物发生...
求索真相的两种殊途与同归
民间智库
中国道路新境界—— 外国政党政要...
逍遥子:强烈质疑越演越烈的强拆与...
论时间的本质
“福”字中隐藏的中国传统:高大上...
凌绝岭:给民间力量以更多空间
知风:“国考”盛景是晨曦还是暮色...
黄雪涛:《精神卫生法》的贡献和缺...
民哲优秀作品
反负定律
天茂:似与不似——“三”的哲学智...
林再兴:论虚实之存在
俞明三:从数学之函到函学之函
俞明三:函学是什么学问?
逍遥子:《超级大统一论》一
慈天元:函论简述
肖斌:《哲学必须从不可知论中复活...
逻辑学
伤脑筋:零逻辑
逍遥子:《逻辑大厦》
中国人自古不讲逻辑?
伦理学
《伦理学》
桑德尔:钱不该买什么
胥志义:公民没有站起来,国家何能...
哲学语言学
逍遥子:语词词性层次的哲学研究方...
美学
《美学》
熊平:极权主义美学的一片投影
鲁晨光:译码模型:一个对称的色觉...
鲁晨光:颠倒色觉逻辑可能性如何导...
儒学
关于中国未来政治发展的保守主义思...
中国文化中的儒教问题:起源、现状...
关于重建中国儒教的构想
陈明:即用见体再说
道教与道学
张无屮 《阴符经》是《道德经》的...
宫哲兵 当代道家
《道德经》的宇宙观:北极轴心说
钟祥 论庄子的自我价值取向
太素先生 悟道随笔
佛教与佛学
金刚经的40句名言
参禅的先决条件
莲池大师:沙弥律仪要略
慈仁:三十七道品與五戒十善八關齋...
南怀瑾:《释迦佛抬头悟道悟到了什...
基督教天主教
内地基督教发展公益事业的必备条件...
从基督教界、知识界、政界三个视角...
基督教中国化的难点及建议
“大时代”中的神学思考
伊斯兰教
给中国各教信徒的一封信
无神论的破产 真主存在的论断
伊斯兰的核心价值观
伊斯兰伦理道德的基本范畴
信仰是世界上最坚强的力量
自然哲学(自然科学 技术 工程)
自然哲学
信息论
心象论
鲁晨光:从自然科学的角度看快感和...
政治哲学
政治哲学
《官话实说》:县市工作为何总是行...
师刚:“地下”病》中国政治的歇斯...
资中筠:难言改革痛楚
邱成江:实践不是检验理论(真理)...
打造中国哲学社会科学学术话语体系...
从“根本成就”上把握中国特色社会...
逍遥子:国家目的论
刘松萝:官员财产公开已经刻不容缓
笑蜀:基于生活的抗争,才最有力
肖畅:决策民主化必须有实质性探索
逍遥子:论当代中国政治转型当中必...
合理按章纳督用税:用“科学发展观...
赵宗彪:我们距二次文革就一个小时
郑春浩:阻挡和谐发展的主要障碍到...
经济哲学
经济哲学
杜君立:腐败蔓延的腐败经济学
张维迎:改革进程开始逆转
李铁:“计划经济”政策正在借尸还...
任福君 谢小军:警惕实用主义的科...
文化哲学
文化哲学
老湾:[“家奴文化”批判之9]
老湾:[“家奴文化”批判之8]
老湾:[“家奴文化”批判之7]
老湾:[“家奴文化”批判之6]
林建刚:董时进与梁漱溟的分歧
老湾:[“家奴文化”批判之五]:...
老湾:[“家奴文化”批判之四]:...
老湾:[“家奴文化”批判之三]:...
老湾:[“家奴文化”批判之二]:...
老湾:“家奴文化”批判之一:“孔...
军事哲学
军事哲学
沈志华:毛泽东派兵入朝作战的决心
海权论
毛泽东军事思想
战争论
鬼谷子
尉缭子
三十六计
孙膑兵法
吴子兵法
司马兵法
诸葛亮兵法
孙子兵法
易学(风水 相 名 梦)
相学
梦学
《周易预测学》初探
周易研究的作用和意义?
风水常识
《姓名学》概念
气功
闵一得:还源篇阐微(三)
闵一得:还源篇阐微(二)
闵一得:还源篇阐微(一)
傅金铨:顶批试金石
马齐:陆地仙经(清)
大小周天的修炼机理与验证
哲学潜科学
哲学潜科学
哲学评论(书 史 人)
逍遥子评论:“有高远哲学思维的民...
转文》四大名著的内在关联:从青年...
无神论的破产 真主存在的论断

摆在大家面前的这篇资料摘自《宇宙真理》一书,作者:拉马丹•布退,叙利亚人,20世纪著名的伊斯兰思想家,大马士革伊斯兰大学法学院教授、持论公允,见解独到著称,是伊斯兰思想界为数不多的能与西方文明展开对话与探讨的人之一。
    本篇资料摘录《宇宙真理》第一种方法论述造物主的存在和简单的介绍第二种方法,这些资料在《宇宙真理》中只有18页,而全书达300多页。作者刚开始论述的是穆斯林和非穆斯林探索宇宙真理的方针,而本篇资料没有这些方针的介绍,所以,大家在细读时可能会有点吃力。
    归信真主的存在是所有信仰问题的基础,理性应主动参悟,然后其他信仰事情皆此而生。换之言,我们说:你所看到的整个宇宙事实,确实是伟大、独一实质的一种充分流露。只有先认识其首要的根源和源泉,才能知晓微小的、分化出的事实本质。因此,为了便于能够认识宇宙,必须首先认识宇宙的创造者,也许你会说:“我并不归信造物主”。我对你的回答是:“你不仅应该很好地研究真主存在的课题,而且还应该拷问自己不归信真主的思想,这是为了你在理解宇宙、理解你生存的意义上最终不致出错。
真主的存在,从科学的角度讲,联系着不受实验和见证支配的一个层面。因此,考证这种论断的途径只能择取两种方式之一:
第一种方法:针对非见证性的理论性论断,如果通过确凿的明证肯定真主的存在,那么真主的存在就为我们证明他并未徒然地创造宇宙中的任何事物。这也刚好为我们证明在奉命传达的各种责成中众先知的诚恳性,信仰众先知为我们证明信仰一切天经是真主的言辞,然后,信仰真主的言辞让我们信仰所包含的一切讯息、律例、命令、禁止……我们把这种方法称作:自上而下逐步推论法。(本篇介绍的正是这种方法论断造物主存在的过程)
第二种方法:开始观察摆在我们面前的,名为《古兰经》的经典实质传至我们的讯息,如果我们依据有关考证传述和讯息的确凿明证而知道:古兰经是由文盲先知穆罕默德的媒介传至我们的经典,他也说这部经典来自伟大真主的启示,如果肯定了启示是先知毫无选择权的事实,而非溯源于其实体的感情内含,那么,我们来研究形成这启示的源泉究竟为何物,如果确定了尊严的真主才能完成启示的降示者,那么就证明了真主的存在。我们把这种方法称之谓:自下而上逐步推论法。(这种方法的全部论断内容在著作中占60页,在本篇中只简单的介绍下这种方法的阶段步骤)
自上而下逐步推论法
每一种科学事实,无论多么精确,最终必须依据一个不需要明证的必然性事实,即直观性的事实;否则,研究者一定会在一个无穷无尽的循环链中寻找一个接一个的明证;因此,无知像阴影一样不会消散,知识却无应有的容身之地,那么,不需要任何明证,又能证明真主存在的证据所依靠的直观性事实是什么呢?在回答这一问题时,我们指出学者一致认同其必然性,认同它本身就是自己明证的事实和天然原则;通过在研究方针中已经阐明的明显因果律的证据,我们在此基础上建立直接的明证来证明真主的存在,这些事实正是:
一 两等量无故不相等
二 循环论的不成立
三 无穷论的不成立
四 因果律的法则。
第一  两等量无故不相等的明证:
两等量无故不相等的含义是:一件事物依据一种特定的程序,然后,在绝对没有任何改变者或转换者存在的情况下由自己的程序上改变和转换;所有的有理智者都知道:根本是久存不变的,原有的事物一定会保持原貌;必须有一位转换者和影响者强加给它这种新的布局,废除其旧有的状况,它才会改变自己先前的状况。
如果你认识到了这一切,就让我们实践这种明证去阐述真主存在的问题:
在脑海中所有成为既定模式的事情和形式只能具备三种属性之一:必然性,不可能性和或然性。
因此,具备必然性的事物是理性不可能认定其不存在的事物;具备不可能性的事物是理性绝不会认定其存在的事物;具备或然性的事物是理性既不能认定其存在,也不能认定其不存在的事物。
我们所看到的这一整体上的宇宙,属于可能的种类,即任何一种不可能的事物都不能肯定假设其不存在,理性还会认为完全有可能存在一些因素从根本上是它不复存在,而那一切又不必然导致一种理性不会接受的不可能性。所以,宇宙本来的存在就不是必然性的,也不是一种必然要发生的类别;这所有的一切正是其真正的本质,因此,宇宙必须有一位外部的影响者,来侧重其中可能存在的一方面,而排除另一方面;这就意味着:这个在根本上就要同等接受存在和不存在的宇宙必须有一种外部力量起着影响作用,而专门地把它指向存在的一方面;这种力量正是伟大、尊严真主的力量。
如果你说:“我假设宇宙是与生俱来的存在,而不需要任何来自外部的起影响作用的力量。”那么,你的这种假设就必然导致说两等量无故相等;如你所知,这是无效的,因此,你所提出的假设也就算作废了。
我们要使问题更有透明度,还会说:毫无疑问,宇宙确实经历一个时期,不是一件可纪念的事物;因为绝对的不存在曾弥漫着今天存在的地方,这些话的含义是:不存在的天平盘当时是偏重的,事情曾持续如此;此后,事情又朝着反面发展,于是,存在的天平盘又超重于绝对不存在的天平盘。如果你说:“世界通过本身的力量而存在,再不需要一位创造者。”那么,这些话的意思就是你说:存在的天平盘偏重于不存在的天平盘和曾保持原状的事情发生倒置,而这种偏重或突然的倒置无任何因素存在;这是一件人们仅凭天性就知道其无效的事情。
假若你再去妄言:你已掌握了天平精确的衡度,你又给两个天平盘放入同一种重量,而两者的某一个中都无附加重量的存在;此际,两个天平盘是相平衡的;如果其中的一个天平盘偏重,另一个轻浮,却无任何可以想象得到的外部影响者——你会让所有的人都觉得你的思维和理性有问题——因此,假若你已对他们说过了自己已在两个天平盘的一个中放置了重量,此际,你又把握着天平的衡度,重的天平盘因其载重的下垂而是偏重的;如果事情有所变化:沉重的以其重量而轻浮,轻量的尽管其轻浮却在下沉,你又怎样自圆其说呢?!
说持续的、绝对的不存在突然转换成一种相互产生作用、相互衍生的存在、而这种转换又不需要任何外部的创造者,这样说比这一天平主人的论断更令人不可思议。
然而,你已知道:这一切依照假设怀疑真主存在的人会像一般的有理智者相信的那样说世界是新生的,即不管这一宇宙存在的寿命有多么冗长,不存在总在它之前。
但是,既然有这明显的、直观的证据,他又对我们说:“那我就假设世界的这种存在是无始的,它没有开始,它之前也不会是一片不存在;因此,只有一个天平盘存在,你再不会有证据让我一定相信你所说的话了吧!”如果是这样,我们又该怎么办呢?
此处,我们过渡到第二个天性事实。
第二  循环论不成立的明证
这时,我们会对他说:“那么,你的意思是:这个世界根据起而无始的本体衍生是持续不断的;这种假设必然导致循环论的可能性。所有的理智健全者都通过直觉而认识到循环论是不可能的,因此,他会据此明白给自己提出的假设是不成立的。”
循环论的含义是:假设所有的被造物都是相互衍生的,直到无穷尽;因此,所有被造物中的每一个被造物都是自己之前事物的果,又是自己之后事物的因;这种循环最终也不溯源于必然存在的因,正是必然存在的因才能把相互衍生的影响添加给其它的那些环节。
因此,这种假设是理性必然判定其不可能的一种谬论;因为带有可能性质的被造物的循环,无论它再长,再长,不管怎样,其长度的持续性都不会超过它的形成是有可能性质的这一范围。犹如我们所言,可能性的事物必须有一位侧重者使其可能存在的一方面沉重;所以,正如我们所言,你所说的这种冗长的循环不是在那无尽的、辽远的深处消失的,是由一些环节所构成的,假若在它之前的环节没有被赋予生命和存在的话,其中的每一个环节都不会存在;那些被赋予生命的环节也是如此。因此,整个循环系统的环节在其中的任何一个环节中都无本体的影响,不管它有多么的冗长;那么,为了让我们相信这个循环系统是存在的,我们必须期待一位赋予循环系统以主动开始贯通各个环节生命的外部影响者的出现;但是,还要必须断定两件事情之一:或是这种循环系统整体上是不存在的,因为能赋予它生命的那种存在未得到确定;或者这种循环系统是存在的,但它最终溯源于在其中起影响作用,而不受其它事物影响的必然存在的本体。至于第一件事情,则是明显无效的,因为感觉和视觉都不承认它;世界是存在的,因果的相互衍生是可见的、可感的事物。第二件事情也就自然保留了下来,它坚信:自己必须具备一个赋予自己生命、活动能力、发展衍生能力的本体源泉;因此,上述的循环论也就宣告不成立。
就让我们给这一问题列举一些比世界的体积更微小的例子,以便事情更具直观性和透明度。
1——假若我站在你面前断言一个我所坚信的科学事实;当你询问我有关证据时,我给你提供一个明证,它本身也是取决于明证证实的未知论断;当你询问我这种明证的明证时,我又给你带来一个取决于另一个明证证明的类似它的明证;就这样,直到无穷无尽,即这所有的明证最终都不会找到直观上的众所周知、必然性的科学事实。因此,在坚信这一科学事实论断的过程中你会否定我的说法,更进一步说,在这一科学事实的根本存在方面你更不相信我的说法,因为尚未有任何明证为之证明。我们所假设的毫无终点的循环论的所有明证只不过是我们等待其原始根源的荫影而已;如果那一根源不存在,这种荫影本身也就是不存在的,因此,这种妄言的科学事实也就不复存在。
2——如果你看到带有一大串零的很长的账目,那么,你首先会很快地看零从左边开始排列的第一个原有的数字;只要你未看到那一数字,你就不能给那些零赋予任何计算方面的价值,这是为什么呢?
这是因为你知道只有零本来就不包含任何函数价值,它还要从自己左边的零中衍生价值,它也要从第三个,第四个,再是第五个零中衍生函数的价值……直到这些零在一个数字跟前中止,比如一,或别的数字;因此,这个数字本来就内含有本体的价值,是它赋予自己右边的一连串的零以生命和价值。如果我们假设一连串的零最终没有找到具备本体价值的数字,那么,它就是一些没有任何价值的零,甚至还可以说没有任何存在的意义。在这些零中无穷尽循环的假设既不能改变状况的本质,也不能给它带来任何价值。
3——你在朋友庭院中看到一株绽放着美丽花朵、散发着馨香的植物;当你询问他从哪里寻觅到这样美丽的花卉时,他说:这是自己从邻居的院中移植的;当你询问邻居时,他又告诉你自己在这里的花也只是从一个朋友家中获得的剪枝;然后,第三个人也用类似第二个人的答案来回答你,就这样,第四个,第五个,和第六个都作如是回答……我们假设循环链按这种形式持续下去,他们中的每个人都说自己这里的花只是从别人那里得来的剪枝,你再同这循环链一起去研究最初赋予它出现、构造、分枝相对性的这株植物的根源及其产地就未免太可笑了;因为已经有人对你说这种分枝和剪枝的循环是消失到无穷尽的。因此,按最低的思维限度,你的理性能给这种言论做出什么判决呢?
毫无疑问,理性会判决这种言论是虚假的,这是因为产生分枝不管怎样衍生和繁衍,它本身只能形成固定根源存在的结果,那些枝节才能获得生命和存在;因为有人说:自己没有一个根源,我们假设说话者是一个诚实的人,那就意味着他还没有出生;因此,这些被妄言的分化出的枝节也无任何存在。如果你曾亲眼看到植物的枝节,这就意味着它具备一个赋予这所有枝节以存在的本体根源,不管这一根源是多么地遥不可及,也不管你不曾记起它或未研究过它。
每一位理智健全者都知道:从自己之前的因中获得起到因果作用能力的因果性循环就像零的循环,植物枝节的循环和上述明证的循环一样。因此,每一位有理智者都不能妄言:整个世界的存在只是建立在由别处衍生而来的循环链之基础上,而此前又无一位脱离循环链实质的本体影响者,即必然的存在。否则,他就可以妄言:百万的价值只是由相互借用价值的一些零所构成的,而不用依据零之前的具有本质性的数字;或者他可以妄言:在花园和庭院中盛开的玫瑰,根本上只是相互裁剪的枝节,而不追溯到已赋予它存在根源的种子。
在这方面,我们引用阿俩买•吉丽犁•谢赫•穆斯塔法•撒布勒在其巨著《理性、科学、学者对众世界养主的立场》一书中的一段话:
如果你对一位不信主者说:“这种需要创造性因由的存在物存在的因由是什么?”他就会回答道:“它是另一个比自己更早的存在物的存在……”。然后,你问他:“更早的那个存在物存在的因由是什么呢?”他还会回答道:“它是存在时间更早的第三个存在物的存在,就像第二个一样需要创造性的因由。”不管你怎样穷追不舍的询问,他都未超脱这种模式的回答俗套。因此,你应知道:这位答辩者会在自己的答案中以答非所问的方式欺骗、蒙混、推诿你,犹如此前他也在自欺欺人、蒙混自己一样。我的意思是说他并不能为你昭示那种你首先询问他有关其存在因由的存在物存在的因由;因此,他在逃避回答你的问题,却感觉不到自己正在逃避。然后,他通过把事情推卸给无开始的茫茫黑暗来试图遮掩自己对问题的逃避。他让你产生的错觉是:这是一种因由之前的因由;然后,他继续制造这种错觉直到由此产生出没有开端的因果循环;因此,任何事物都不能算作那种因由的范围内,因为它既无根基,也无存在。
随后,循环论的假设被感觉和视觉所推翻,这是因为我们都知道有很多种类的被造物已销声匿迹,假若可以说存在之物会循环到无穷无尽,其中的每一个环节都是自己之前事物的果,是自己之后事物的因,那么,这些存在之物一定不会消亡了。因为它是自己之后事物的因,又怎能消亡呢?因此,当感觉和视觉都证明这些存在之物已消亡,而不能持续衍生时,我们就知道了其中的最后环节仅是果而已,并非是像其前者一样的因;这是对虚拟的循环制度及其本质的一种彻底破坏,并且证明除有序的循环制度之外还有一位外部的起影响作用者。
第三  无穷论不成立的明证
然后,我们假设持怀疑态度者思虑良久方说:“那么,犹如你首先所言,我就重新认为世界是新生的,它具备一种能影响其生存的因由,但这种因由至多不过表现为逐渐的、本体上的相互反应。所以说,宇宙在形成的初期无非大多是充满空间的空气;然后,星云存在,蒸气和各种特定的气体在其中凝聚;然后,生命的最重要元素从中得以完善,如化碳、氢气、氧气;于是,不可计数的有机体从中汇集弥合,这些有机体又经历了亿万斯年的演变,它在这期间也产生着相互作用,通过时间和持续的因素从一个阶段向另一个阶段过渡,直到最后有生命存在物的原素及其它的事物成为一个统一的整体,因此,世界是新生的。但是,它新生和存在的因素正是这种以最简单的存在之物开始,然后又逐渐向最复杂、最高级进化,相互间又产生作用。”
答案是:这种假设必然导致说“无穷论”,无穷论是一种有理智者一致认同其无法实现的虚伪假设。
虚伪的无穷论的含义是:一件事物在自己的绝对存在或特定的模式中取决于另一件事物;但是,这件事物在那种存在或模式中,在同一时间内又要取决于第一件事物。因此,这件事物或那件事物都能存在或形成模式也是无稽之谈;您不可能看到一位有理智者会说:“不然,它俩不仅可以相互协作,而且还可以相互创造。”
类似的例子有,如果我们假设你试图考入教育系,有人对你说:“那要取决于你是官方教育界的一位职员。”当你试图进入教育界时,有人又对你说:“那要取决于你是教育系的一位毕业生。”只要事情这样推下去,你就绝对不能为自己实现两个目标的任何一个。
类似的例子还有,假若我们说:“鸡蛋的存在取决于母鸡的存在。”然后我们又说:“母鸡本身的存在又取决于鸡蛋的存在。”我们又假设:鸡蛋和母鸡的存在只能通过这种方式作媒介。那么,从直观上讲,这两件事情都是子虚乌有的,直到有一位外部的影响者来打破这种怪圈。
如果你知道了这一切,我们就会对既确认世界的新生,又妄言它靠自身的影响而存在的人说:在从出现到存在的过程中,领先超群的第一粒种子或第一粒世界原子时什么呢?不管这种东西是什么,我们都要说:“那么,创造它,从一无所有的茫茫黑暗中复苏它,而后又让它处于存在最前端的因由是什么呢?”
你所持的本体相互产生作用的论调意味着,它就是能自我创造的起影响作用的因由,即当它处于绝对虚无的茫茫黑暗之际,它的存在就取决于自己要脱离这虚无的笼罩才能诞生;如果它诞生,并出现在宇宙的广阔空间内,它就具备了这一切,因为它将成为自己存在的一种因由;这就是已得出的结论。这颗微小的原子已首先从虚无的笼罩中诞生,而据此成为自我创造的一种因由!!这正是形式鲜明的无穷论。
那么,你的头脑中能否既保留一丁点理性,然后再相信这种言论呢?
这种谬论不会转变为真理,这种不可能也不会变成可能,而让你自己欺骗自己;于是,你就接受它所找出的一个有趣词语的表达,如相互产生作用,本体的衍生,不一而足……假若言辞和表达含有一种转换和改变含义的力量,那么,“自然”、“自然进化”和“适者生存”等诸多的词语都能废除一切必然性的真理,把知识变成无知,把无知变成知识了;世人也不再需要肩负科学和研究事物真相的重任了,因为他们在确定词语和随心所欲的自由创造中拥有了不再承担那种无必要努力的回旋余地。
但是,所有的理智健全者都知道:有了事实真相之后才谈得上言辞和词型,事实真相并不被动地受言辞的支配。
现在,你已经明白:说世界的有始是一蹴而就的,用不着任何起影响作用的因由,这种论述时荒谬的;因为它必然导致一种直观上不成立的假设,即两等量无故相等。
显而易见,说世界的存在是无始的,也是一种谬论;因为它必然导致无穷无尽的可能性事物的无限循环;循环论从直观上讲也是行不通的。
非常明显,说世界的存在是本身的因由,是能够自我创造的;这必然导致说无穷论,这也是必然虚假的一件事情。

那么,还留存了什么?只留下:世界必须有一位独立于它的、创造它的造物主;这位造物主本来就不需要一位创造自己者;他正是我们称之谓:必然存在的本体,也正是清高、伟大的真主。
伟大、尊严真主的存在通过建立在因果明证的基础上、依据完整归纳的方式而公诸于世。
第四  因果法则,抑或动因律
此后,让我们从因果明证转向最恰当的类比。
我们将在你前面展示另一个绝对直观上的事实,通过建立在完整归纳基础上的最恰当的、确凿的类比,我们根据这一事实树立另一种断然的明证证明伟大真主的存在。
我们完全可以把这一事实称之谓:“动力因素的证据”或哲理和宇宙秩序的证据。
先列举微小的例子,然后再列举更大的例子,然后再列举我们所指的这一世界的现象来给你阐明这种事实及其证据。
1——假设你看到了自己前面的一个器械,你发现其中散布着各种精密仪器;当你再仔细观察它时,你就知道了这些机械零件之间有丝丝相扣的联系,你还会明白每一个零件和另一个零件都有独具匠心的安排;于是,你就开始按照这基本上有次序的排列把这些零件组装起来。当你把最后一个零部件也恰到好处地安装完毕时,你就能从那有规律的晃动中听到有秩序的滴答声;你再观察,它正是计算时间的钟表;那么,你通过这些又知道了什么呢?
毫无疑问,你会知道每一个精密的机械部件都具备一种局部的、特定的目标,为实现这一目标这些部件已准备就绪;你还会知道这些部件整体上也只有一种目标,即计算时间。
与此同时,你也确切的认识到:还有一位设计者促使这些精密的部件去实现那种重要的目标。
2——假设你走进一个大型的国际机场,随身携带一只提包;当你紧闭的玻璃大门时,你突然发现两扇大门在你面前自动地敞开。
如果你走进大门,它就原原本本地再次关上;在你感谢这种自动的、奇特的偶然之极,又非常诧异地注视着大门;忽然,像你一样的另一位旅客走到跟前时它又再次敞开,这时,你放下自己的提包仔细观察;你又看到了:每当旅客走来需要进门时,大门机械地重复开启着!
当你通过自己的思想研究之动因弄清事情的实质时,你就会知道大门受安置在下面的仪器的指挥;有人在上面通过时,它敏感地起着程控作用,而促使两扇门启动和敞开。
你脑海中印象最深的直觉判断是:这种仪器及其运动具有一种动力因由,它就是让随身携带行李无法伸手开门的旅客容易地通行;当人们的这种目的是不能依靠既不会感觉,也不会理解的无生命器械时,那么,这种布局必须具备一些有思维能力者的策划。
你所明白的这两种例子的这重含义适用于一切类似的例子;因此,在实现一种目的的过程中,每一种符合考证连贯性的特定组合体都必然有一个出谋划策的理性;为此,你可以列举所有各种各样仪器的例子和所有称作被造物品的服饰、家私、铺褥、住宅等为例子……
因此,这是一种被称作动因证据或事物中哲理、秩序证据的直观真理;在证明真主存在的问题中,它是建立在通过完整归纳而稳定、起影响作用的因由基础上的根源。
然后,如果你再去观察这奇妙宇宙的构造,你就会在宇宙各部分的相互组合中,在各部分之部分的相互组合中,在其已不容分解的微小原子的相互组合中看到一种符合再也不能想象精密含义的最精确的事实;你会看到其中微小的部分通过同其它部分的联合而主动地去实现一些特定的目的;此后,你还会看到部分和部体的集合体主动地去实现具有崇高性质的目标;假如其中的一部分发生一丁点可以想象得到的参差,这些目标就一定无法实现,更有甚者,其整体都会遭到破坏!
假如你继续援引、描述自己所看到的各种被造物之间秩序和和谐的现象,那么,用尽整个一生都无法探究清楚,思维一定会从原子的电极中开始延伸到大地及其包括的各种被造物,延伸到苍穹及其包括的各种天体的造化之妙中,然后衰弱、疲倦地回复于你。这一切都围绕着一些精妙、奇特的目标而旋转,这些目标最终大都是造福于人类!
你仔细观察地球,你会发现它有一种特定的重量,这种重量赋予地球特定数量的吸引力;你再仔细观察这种吸引力,你就会发现它是人类能过上一种秩序井然的生活之定量而被预定的!
假如地球的重量增加,其引力也随之增加;再假如其引力增加,人类就一定不能在地球上活动自如,而会粘附在地球上;他举步维艰,寸步难行。假如地球的重量减少,吸引力也一定会减少,人类也就不能随意地安居乐业。这一切非常清楚地为你证明:地球也具备一种目的,成为人类的安居之所,平坦之地;人类能在地球上找到自己安全的栖身之地。
你再仔细观察自己一双明亮的眼睛,你会发现它无论具体上,还是细节上都建立在学者们一直迷惑不解的最精确的视觉规则基础上;然后,你再观察,你会发现宇宙中的光照规律早已为之铺平了坦途;因此,你毫不怀疑这两种事物去共同实现一种特定的目标,即:你可以通过双眼看到大千世界;例如当你倾听任何一位学者给你眼睛的细节、及其构造形式时,这种含义就在你面前具体地表现出来,你还会看到他每句话都不停地使用原因目的的“为了”一词;因此,你会看到他在论述由大脑延伸到眼前的神经系统时说:神经确是与眼睛相连的,为了给“晶状体”传送后来形象的讯息,而在眼睛中形成图像;“瞳孔”是在“角膜”下漆黑的黑核,为了在自己后面让已透映出的形体聚拢起来,因此,眼睛所获取的光亮便不会分散;“角膜”是凸面的,为了让形象在其中集中起来……就这样,研究者若舍弃原因目的的“为了”一词又怎能去分析和描绘呢?但是,什么使我们不得不采用这比意志和知识的程序还复杂的原因目的的解释呢?那怕是一瞬间,理性能否想象那些晶状体、玻璃体、视神经的组合体会有所意欲,然后再自动相连,再不偏不倚,再找出原因目的吗?!
你仔细观察自己的肺脏,你会发现它和空气中的含酸度相辅相成;假如这种含酸度增加或者减少,你就一定不会具备生命的完整条件。因此,你就不会怀疑这两种现象融合到一起为了实现一种有关你生命完整因素的目标。
你再仔细观察自己的本体及其蕴含的可感知事物的力量,如你所知,你只是宇宙的一个组成部分,你就会发现自己已获得了一种令人啧啧称奇,让所有学者的理智都无法研究出其实质的武器;你继续观察,你就会知道这种力量的存在还具备一种特定的目标,即你可以通过它制服周围一切存在之物的表面现象,你可以通过它掌握利用这些现象的权利,你还可以深究这些现象的内蕴,追寻其根底,获取其中主动性的力量。
按照我给你提到的你所看到或所想到的其它不同宇宙现象类推,你将会看到它全部朝着一些特定的目标前进;它赋予宇宙存在最精细的和谐、秩序的形式,它赋予人类仁慈和能力,让他能按自己的方式处理所遇到的一切不同的事务。
如果你知道了这一切,那么,你必然会坚信如下内容:
犹如我们所言,在各种人造仪器和制品中动因的出现是一种证明如此安排它的设计者存在的断然证据,因为无生命的仪器不能去思索,而让自己朝着一些特定的目标前进。因此,在这最伟大的仪器——宇宙中,动因以这种奇特的现象出现也是一种断然的证据,证明还有一位安排者推动它去实现这些目标;这是一些全人类的仪器都集中起来仍不能望其项背的大目标。
这种演化为证明真主存在的另一种确凿明证,以及西方人把它称作“动因”,教义学家把它称作“哲理、和谐的证据”的真理,正是古兰一直用各种奇妙的方式启迪理性让不同层次的人们都能理解的一种证据。
这是一种让不信主者哑口无言,让其他人心悦诚服的明证,然而真主意欲让之受永恒惩罚的人会让自己的理性对这一切直观、断然的明证置若罔闻,因为他未感谢自己的头脑所具备的理性恩惠,也未在自由的研究中很好地利用理性;因此,你看到他们中间有人这样说也就不足为奇了,他说:
“你所说的一切可能因纯粹的偶然而形成!”他再去举例说明那怎样是可能的,他会说:“假如我们在宽敞的平地上散布大量的铅字,等着组合成像荷马、雨果的诗篇,预计这种尝试会重复几百万年的时间;因此,也许在这些字母的每一次或数次散布中部分诗篇如期形成,然后,另一部分也如愿以偿;就这样,在那漫漫的岁月里诗篇终于凑成!”
如果你仔细思考这种言论,你会发现此人正在痴人说梦!更进一步说,你会不可思议他怎样呆痴到这种程度,却还在奢谈研究和思维!
为了揭露这种呓语的伪装,我再给你转述著名的教授穆斯塔法•撒布勒在其著《理性的立场》一书中对它的评论:
“对它的驳斥是,无秩序本身不会转变为有秩序,即便经历百万年也罢!更进一步说,长期下去只能徒增紊乱和茫然;想象诗篇的某一部分在每一段时期内构成的可能性对他们而言徒劳无益,因为他们无权假设能保护已形成的那部分和其它的字母在第二次中的散步,直到另一部分诗篇再度形成,就这样,整部诗篇的形式臻于完善。还可以说,每一次他都必须假设在已成形部分的字母第一次组合中已散布开的所有字母还会散落,在第二次中第一次里面排成秩序的诗篇又被打乱;如果另一部分有可能构成,那么,它在第二次组合中又将再次打乱;假若我们不这样假设,那么在每一次组合中保护业已形成的部分和限制字母在剩余诗篇中重复散布会成为一种目的非常明显的秩序;因此,可以假设的分歧必然是不想走向一种秩序。”
这还不是他们奇谈怪论的极致,不仅如此,而且他们还会极端到否认眼睛是我们身上为视觉而被创造的,耳朵是为听觉而被创造的,理性是为思维和理解而被创造的;因为假若我们不否认这一切,他们就必然要说:“它是因为一些动因而被创造的。”这时,具备这些功能的被造物一定会来自一位创造者有意志地加以创造;所以,他们就仓惶的逃离这种必然性。假若这一切使他们一定要承担理性无法想象的特大重任,你会看到他们说:“眼睛仅因纯粹的偶然才和视觉相连,耳朵也仅因纯粹的偶然才和听觉相连,头颅中的大脑也仅因纯粹的偶然才和思维密不可分。”  
我们说:“以我的一生起誓,以真理之生命起誓;这种奇谈怪论本身正是倾诉着真主存在的最有力的明证!因此,理性不应再度放弃寻找自己面前已是十分明朗的事物,即便理性理解事物的进程原来是根据纯粹机械的形式也罢。至于在有理智者倾向于否认真主的本体,拒绝公正的参悟之后,理性不管自己的存在和所有理解价值的存在而自暴自弃,它则仍是一种最有力的证据,证明这种力量来自明哲的造物主的安排;但是在这位骄傲自大者的头脑中造物主使之不再发挥作用,来回报其自大,让他在复生日接受审判。”
如果你仔细观察我们已展示的这些明证,你就会知道“不信主”一词只不过意味着同理性胡搅蛮缠,而不管这种不信主的性质及其源泉若何,也不管其哲学或动机若何。
这是证明宇宙中最明显、最重要真理的第一种方法,真的,即伟大真主存在的真理,我们提纲挈领地展示它符合此书的性质和读者的本性;假若不是有些理性受各种私欲、趋势桎梏的禁锢而一叶障目,那么,自由、公正的理性确实不需要那一切前提、明证和衡量尺度的排列;但因为那些理性一直在人为地制造疑惑和炮制难题,在同自明公理的辩论和对必然事物的争论中头头是道。因此,诸多派别通过被很多误解和难题困扰的深奥学术课题的形式来探讨真主的存在。   
犹如我们在前言中所说:让有些理性产生混淆的这种现象促使我们处理事情小心谨慎,让我们直接面对跳梁小丑的表演和做作者的造次,让我们把直观的事情假设成理论性的,把天性的事情假设成思想性的疑难问题;因此,我们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犹如他们所言,我们要把撒谎者逼的走投无路!
因此,在我们所得出的结论中我们绝不满足于这种方法的展示,我们还要进一步采用第二种方法,它正是以确凿讯息的阶段而开始的方式。我们把它称之谓:
自下而上逐步推论法
犹如我们所言,这第二种方式思考我们一视同仁的学术问题而开始;如果我们结束对这一问题的解释,我们就会看到另一个与之有关的问题;如果我们已思考这一问题,已结束对之的分析,它又给我们揭示出第三个问题,这些问题最终会把我们带向去确定刚才看到其稳定性的真理本身,即:伟大真主存在的问题。
现在,我们正面对一部名为《古兰经》的历经沧桑地特定的源泉传至我们的奇特经典;那么,我们就面对这部经典的形象所具体表现出来的传述性问题;在考证这些传述性问题的过程中,我们按照考证传述和讯息应遵循的科学方针而开始。在考证时,我们知道:这部经典由一位公元六世纪中叶在阿拉伯半岛出现的名为穆罕默德•本•阿卜杜拉(愿主福安之)的人依据在其传述中不容撒谎立足的正确、连传的线索传至我们;同样在考证那些我们也知道:正确的、连传的传述肯定他说过:这部经典并非来自文盲的编著,他对经典未作丝毫主观论断;他所接受的只是天使哲伯热伊利(愿主福安之)传达给自己的真主之启示!
如果我们结束了对这两种讯息的考证,我们就会发现自己面前又是一个学术问题,即: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所宣告的这一启示现象,其实质是什么呢?启示和心灵感悟之间的区别是什么呢?在这种论断中,理性撒谎的可能性程度是什么呢?因此,这是另一个学术问题,它不是经训传述,而其考证可以根据传述和线索的方式;它也非可触及的、物质性的事实,非其考证可以通过可感、可观的实验方式。他属于纯粹理性事务的范畴。考证其事务所采纳的方法只能建立在完整归纳基础上的明显因果律和最恰当的确凿类比。
当我们按照这种基础考证“启示现象”时,我们不得不断定:启示并非萦绕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心头的一种内在感情,他并未信口开河地欺骗世人;他开诚布公地向同时代的每个人宣告,以便让他知道:自己所说的这一切正是来自真主的启示,(在圣品章中,作者用60页阐明了这些明证,并展示了他的具体方法)这里,作者只规划研究的步骤和阶段。
如果结束了这个阶段,那么,按照这部古兰经本身所说的一切言论,按照援助先知的奇迹和反常现象,我们就会发现信仰真主存在的必要性正摆在我们面前;首屈一指的奇迹正是这部经典。
你应知道:研究者只要在已简明扼要地阐明的那些步骤中循序渐进,通过这第二种方式最终也必定会信仰伟大真主的存在;即使并未思考在第一种方式的任何明证也罢。这是因为认识具备公认的、科学的确凿前提迫使研究者一定要信仰其结论;因为在坚决地信仰前提的同时,就不能对结论有丝毫怀疑。假若可以想象结论是可疑的,那么,就意味着容许想象矛盾的两级集中在同一时间和地点,然而,研究者得出强制性地让自己信仰真主的论断结论时就会发现其他的一些理性明证在自己的脑海矗立着,这一切使他的信念更加坚定。
最后,如果你看到一位有理性的人,你给他展示这一切明证,尽管如此,他还一直对明证耿耿于怀,对明证的结论疑虑重重,却又没有任何辩驳的能力;然而,他又找不到明证所蕴含的真理,同时,他还有此思维和理性尚存;那么,你应知道自己从此人身上又看到了另一种证明伟大真主存在的证据。
至于理性也许会产生的这种不由自主的无能之感,正是真主在众仆中川流不息常道的一种标尺;自初,它就拥有理性者虚怀若谷地参悟真理和在思维阶段伊始就不曾追随私欲而随波逐流的理性照亮征程;它还给刚牙牙学语就骄傲自大的理性堵塞道路,因为这种理性迫不及待地发表言论宣称:自己并不准备追随阻碍他纵欲和限制他随心所欲的真理;此后,你看到他会理解诸种生活事实的每个细节,如果你让他处于最明显的真理之前,即尊严真主的存在,你会看到:他面对这一真理就像受到恶魔的蛊惑而癫狂的疯人一样!
你看,这种含义在真主的言辞中是多么地明显:“有人以主的迹象教诲他们,但他们鄙视它,并且忘记他们以前所犯的罪恶;有谁比他们还不义呢?我已将薄膜加在他们的心上,以免他们了解经义,并且在他们的耳里造重听。如果你召他们于正道,那么,他们将永不遵循正道。”(山洞:57)
是啊,我的读者兄弟!这种现象真的是证明真主存在的一种最光辉的证据。
-------------完

第二种方法的论断内容太多,网友如果有兴趣,可以自己购书阅读。目前没有网络版。网购:
http://www.islambook.net/shop/sort_book.asp?productno=4491
在证明造物主存在之后,下一个的问题就是造物主的属性,这部分直接可以认清一神教对神的注释分歧及分清真假。
《宇宙真理》一书,作者运用大量信而有证的论据,耐心地同西方学者展开对话,对比穆斯林和非穆斯林探索真理的科学方针,论述造物主的存在以及属性,伊斯兰的宇宙观、价值观,圣品,奇迹,幽玄,涉及达尔文主义、拉马克主义,是一部完整而翔实的伊斯兰教教义著作。
《宇宙真理》,造物主的存在,被造物的职责。人类亟需一种对宇宙、生命的正确信仰,理由是什么呢?
在我们最终得出信仰真主,信仰他是位安排者、明哲者的结论后。我们可否自问,我们在宇宙中存在的职责是什么呢?如果我们询问自己的职责,那么,我们能否想象自己即没有职责,也不承担任何责任呢? 能否相信在吃喝玩乐,传宗接代之间恣意纵情或长或短的一段时期.人类和其他存在物的本质区别正是理性,理性能否想象人类在现实生活中无所事事?难道理性仅是人类偶然优越于其他动物的一种现象吗?这种理性现象也没有太大的用途吗?难道人类的存在是一场游戏吗?

(本文来自伊光社区)

下一篇: Empty!
上一篇: 给中国各教信徒的一封信

用户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用户名: 匿名用户
E-mail:
评价等级:
评论内容:
验证码: captcha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站务处理  |   帮助中心 
电话: 0579-85451476 E-mail: tyllxy8@163.com
哲学圣坛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02320号
义乌网络公司东阳网络公司